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3章生病照顾

作者:漫无踪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齐乐磊一家人吃完晚饭,齐乐磊自告奋勇, 主动承担了洗碗任务。

    然而其实说是洗碗, 也就是把碗放进洗碗机。

    齐家夫妻本来是让傅明坤休息, 可他还是勤快地帮着齐乐磊一起动手。

    虽说把碗放进洗碗机就好,但在放进去之前, 要处理一下碗碟里的残渣,加上之前还有做菜用的锅瓢盆都需要处理,所以齐乐磊和傅明坤在厨房里一边干活, 一边聊了起来。

    “听叔叔说你这次期末考考得不错?”

    “是啊,不过, 嘿嘿……”齐乐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就是刚好四百名而已,跟坤哥你比, 还是比不过的。”

    傅明坤笑道:“你也不用谦虚, 成绩有进步就是好的,咱乐磊也长大了,知道好好学习了啊。”

    “也不是。”齐乐磊摸了摸鼻子,“就是被黎嘉按着补了一个月的课,每天学到好晚,成绩才提升的。”

    “那么辛苦?”

    “可不是嘛, 黎嘉特别严格。”齐乐磊想想都觉得有些犯怵, 在补课时, 他可以耍赖, 黎嘉也不会说他, 但有时一个眼神,他就怂了。

    傅明坤道:“如果真那么累的话,你也不用太勉强自己,你现在还在长身体,学习重要,身体更重要,知道吗?”

    齐乐磊点点头:“知道。”

    傅明坤观察了一下齐乐磊的表情,又道:“虽然说现在是读书的阶段,但有机会你可以多享受下青春嘛,如果以后回忆起来上学期间全是考试和习题多没意思。再说,以你家这个条件,也没必要拼到自己吃不消的地步。”

    “坤哥说得对,这次我去欧洲要好好玩玩,弥补回来。”齐乐磊振奋起来,他把碗整齐摆在洗碗机里,“对了,坤哥,你要我帮带什么东西吗?吃的用的都行。”

    傅明坤微微一笑,镜片下的眼底却没有笑意,道:“不用了,你的心意就是最好的礼物。”

    “心意”两字一语双关,比起齐乐磊带礼物,他更希望齐乐磊“好好玩”。

    傅明坤把锅也放进洗碗机:“你现在和黎嘉关系不错了?”

    如果是以前,齐乐磊肯定直接说“没有”,可现在他似乎说不出这个词了,就勉强道:“还好吧。”

    “黎嘉那人聪明,你跟他多玩玩也是好的,说不定还能受几分感染。”

    齐乐磊不爽道:“我也很聪明,又不是只有他聪明。”

    “是是是,我们乐磊也很聪明。”

    整理完厨房,齐乐磊出去扔垃圾,正好遇到黎嘉在院子里喂狗,他想着刚才傅明坤的话,就朝黎嘉“嘁”了一声。

    黎嘉:“?”

    等齐乐磊扔完垃圾回来时,黎嘉还在院子里,看上去像是在等齐乐磊。

    “你过来。”

    “干吗?”齐乐磊这下确定他的确是在等自己了,该不会是因为自己“嘁”了那一声,这家伙就要找麻烦吧?

    齐乐磊心怀忐忑,但还是走了过去,刚走到黎嘉面前,隔着篱笆的黎嘉就往他嘴里塞了东西。

    齐乐磊大惊失色:“你喂我吃了什么?!”

    “狗粮。”

    “什么??”齐乐磊并没有觉得得到多少安慰,而是用脑袋去顶黎嘉,“王八蛋。”

    黎嘉身手敏捷,往后一闪,轻松躲开了。

    很快,齐乐磊也意识到嘴里的不是狗粮:“是糖吧?”

    “对。”

    “酸酸的。”

    “对,让你下次可以嘁的更大声点。”

    齐乐磊:“……”

    黎嘉看看他气呼呼的,便摸了摸他的头。

    “你摸我头干吗?”

    “看看你有没有长羊角,老喜欢撞人。”

    闻言,齐乐磊气得又撞了他一下,这次他是撞到了,不过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被黎嘉结实的胸口反弹得往后退了一步。

    齐乐磊震惊地看着黎嘉,这么有劲?

    黎嘉则充满闲情逸致地看着他。

    齐乐磊撇撇嘴,从他手里抢过剩下的糖,然后大摇大摆回了屋。

    黎嘉看着他背影,眼底全是笑意。

    第二天,齐乐磊想去买些日用品,到时去欧洲玩时可以用的上,他便约上傅明坤一起去。

    高月见他俩要出门,便道:“磊磊,你要出门的话顺便买副春联回来。”

    齐乐磊:“爸爸不是说今年春联他来写吗?”

    高月:“得了吧,你爸写的春联能挂门口吗?他不害臊我还害臊呢。”

    齐乐磊:“哈哈哈!妈,我挺你!”

    在客厅的齐关山听到他们母子俩挤兑自己,便哼了一声,道:“我写的春联怎么啦?我那几个兄弟都还问我要字回去挂着呢,还有咱母校五中,不也请我题字了吗?”

    高月不理会齐关山的自吹自擂,嘱咐儿子道:“磊磊,早去早回。”

    “好嘞。”齐乐磊路过客厅时,看到他爸坐在客厅里,露出特别委屈的表情,他便笑嘻嘻过去抱了一下他爸,安慰道,“爸,那你写的字挂我房门口好了。”

    齐关山摸了摸齐乐磊的脑袋,颇为欣慰,儿子还是知道心疼爸爸的。

    傅明坤笑道:“叔叔也给我写一幅字,让我挂门口吧。”

    “好啊!”齐关山眼睛亮了亮,委屈的表情早已飞走。

    齐乐磊一听有人接盘,便改口道:“那你就给坤哥挂在家门口吧!”

    说完,他就脚底抹油溜走了,仿佛生怕他爸真把春联挂他房门口。

    “你这臭小子,我就知道你虚情假意!”齐关山在后面举着卷起的杂志,做出要打齐乐磊的模样。

    齐乐磊朝齐关山做了一个鬼脸,开门就冲出去,谁知正好撞上他刚回家的姐姐齐悦珊。

    齐悦珊被齐乐磊撞了撞,疼得“哎哟”一声,她推了推自家弟弟,道:“你怎么跟黎嘉养的鸭蛋一样啊,毛毛躁躁的。”

    “姐,你回来啦。”齐乐磊更加高兴了,忙扑上去抱了抱。

    齐悦珊好笑又无奈道:“越来越像了。”

    她刚才刚回来,遇上要出门遛狗的黎嘉,黎嘉的狗也认识齐悦珊,看到她,便兴奋地摇尾巴,要抱抱,所以她才有这么一个感慨。

    齐乐磊不解:“像什么?”

    齐悦珊笑了笑,岔开话题道:“你怎么穿那么少出门,不冷吗?”

    齐乐磊骄傲地炫耀了一下自己的打扮,道:“越少越爷们!”

    “……”齐悦珊觉得以齐乐磊的性格,很可能是因为黎嘉穿得少了,所以齐乐磊不服气,要和他比比。

    傅明坤在后面看这姐弟俩说得差不多了,便打了声招呼:“悦珊。”

    “坤哥。”齐悦珊惊喜道,“想不到今年你比我还先到家,你越来越帅了嘛!”

    齐悦珊用力拍拍他,她性格爽朗大方,跟异性来往都比较直接。

    傅明坤斯文温和地笑了笑:“你也越来越漂亮了。”

    齐乐磊虽然亲近傅明坤,但两人年纪毕竟相差太大,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不像齐悦珊和傅明坤,他俩就差了两岁,之前在一个高中,现在又在一个城市读大学,来往反而多些。

    齐悦珊夸道:“我听说你拿了几个大公司的实习机会,好厉害啊。”

    傅明坤不卑不亢地笑道:“都是运气好,而且现在也还没彻底定下来,不过经过这么多面试我倒是攒了些经验,到时你要找工作面试的话,我可以分享一些经验给你。”

    “行啊!不过……”齐悦珊吐了吐舌头,笑道,“我很大概率是毕业后进我爸的公司。”

    傅明坤眼底有微光闪过:“那挺好的。”

    “我先进去了,你们男孩子出去逛街吧。”齐悦珊笑眯眯地往里屋走去。

    二十岁的女生,正是含苞待放,袅袅窈窕的时候,她进屋的背影就如同一道靓丽的风景,傅明坤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齐乐磊侧催促道:“坤哥,我们走吧。”

    傅明坤回过神:“好”

    但他刚走了一步,就摸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有些抱歉地对齐乐磊说:“乐磊,我学校有点事,要马上处理一下,可能没法陪你去买鞋了。”

    齐乐磊知道傅明坤是校学生会主席,又面临大四实习期,的确有很多事要忙,所以即使被临时放鸽子,他也很理解地说:“好吧,那我自己去好了。”

    傅明坤充满歉意地拍了拍齐乐磊的胳膊,转身回了齐家,进了齐家的门,他将并没有任何信息的手机收回口袋里,然后笑着向齐悦珊、齐关山夫妇他们走去。

    另一边,齐乐磊出了门,虽然他理解傅明坤,但是突然被放鸽子,他还是有些心塞的,主要是一个人逛商场实在有些无聊,他一边出门一边给朋友们发信息,巧得是,那些朋友要么是陪女朋友逛街,要么是陪家人出去拜访去了。

    齐乐磊唉声叹气,觉得这些朋友到关键时候一点也靠不住,这么想着,他抬头就正好看到了在院子里的黎嘉。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黎嘉也看到了他。

    两人对视一眼,时间都似乎停滞了半秒。

    齐乐磊搓了搓衣角,认命般发出邀请:“你有空吗?”

    黎嘉定定看着他,静静等待他下文。

    齐乐磊有些难以启齿,想来想去,他忽然眼睛一亮,道:“年后我们不是要去欧洲吗,你要不要准备些什么?一起去买啊。”

    “不需要。”

    “……”齐乐磊逼道,“需要的吧,去那么远的地方呢。”

    黎嘉宛如一尊请不动的大佛,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齐乐磊小小声道:“你不需要,我需要……就陪我去逛逛呗。”

    黎嘉故意沉默了一下,才“勉强”道:“行吧,不过我现在还有事要做,要不你陪我做完,我们再去?”

    齐乐磊警惕地看着他,怕他趁机出难题:“什么?”

    “遛狗。”

    闻言,齐乐磊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遛狗。

    但很快齐乐磊就发现黎嘉这人根本是满肚子坏水!什么遛狗啊,黎嘉就是使唤他出来捡狗屎的!

    出发前,黎嘉给了他几张裁切好的报纸和一张写着狗屎的袋子,并且指导齐乐磊,捡狗屎就是在狗要拉便便的时候,迅速把报纸垫在狗屁股下面,然后把报纸扔进袋子里,如果不及时,就只能用手隔着报纸去捡了。

    齐乐磊:“……”

    黎嘉:“明白了吗?”

    齐乐磊撇撇嘴:“知道了。”为了找个人逛街,他要不容易啊。

    黎嘉作为狗主人,是最了解狗习性的,所以每次他见狗屁股一蹲,就道:“它要拉了。”

    齐乐磊为了不手动铲屎,迅速把报纸垫上去,但是等了半天,也不见狗拉屎。

    黎嘉:“哦,它好像不拉了。”

    齐乐磊:“……”

    如此反复几次后,齐乐磊沉不住气了,黎嘉却装模作样地甩锅:“不知道是不是便秘了。”

    齐乐磊:“……”

    齐乐磊阴沉,在第四次听到黎嘉说“快放”时,他赶紧蹲下身把报纸垫了上去,并打定主意,如果这次还不是真的,他就糊黎嘉一脸报纸。

    好在这次鸭蛋终于不是在虚晃一枪,而是真的开始了日常解放。

    黎嘉的脸算是保住了。

    齐乐磊蹲在地上,欣喜若狂:“它拉了!它终于拉了!”

    他开心的表情就像守在产房门口的年轻父亲,高兴得眉开眼笑。

    齐乐磊抬头跟黎嘉分享这份喜悦,却看到他逆着光站着,让人有些看不真切他脸上的表情,可隐约觉得他是在笑,颀长的身影在光线里显得格外英俊。

    齐乐磊忽然有点怀疑是不是黎嘉和鸭蛋配合在耍他,可惜他没有证据,于是只能把狗屎塞进袋子里,嫌弃地递给黎嘉:“你拿着,现在可以去陪我去商场了吧。”

    黎嘉忍住笑:“嗯。”

    遛完狗,两人回去的路上,齐乐磊在心里嘀咕,今天全程都是黎嘉负责牵狗,他负责给狗铲屎,这家伙真是坏透了。

    黎嘉回家把狗拴好,跟着齐乐磊再次出门,临出发前,黎嘉看齐乐磊冷得耳朵都红了,便问:“你要不要加一件外套?”

    齐乐磊吸吸鼻子,强硬道:“不用了,我觉得我这样挺好。”

    黎嘉挺怀疑他撑不撑得住。

    去商场的路上还好,回来时,齐乐磊从开着暖气的商场里出来,一番冷热交替,齐乐磊熬不住了,他连着打了几个喷嚏,眼眶也泛起一圈红。

    “你还好吧?”黎嘉递了纸巾给他。

    “好、好……阿嚏……好得很。”齐乐磊用纸巾擦了擦鼻子,然后又朝冻得通红的手哈了几口热气,他现在其实很后悔了,干嘛要跟着黎嘉学,最后遭罪的是自己。

    就在齐乐磊觉得快受不了时,带着黎嘉体温的围巾罩在了齐乐磊脖子上。

    黎嘉的围巾十分大,蓬松又柔软,拉一拉,正好可以裹到耳下。

    齐乐磊怔了怔,讶异地望着黎嘉。

    “不要?”黎嘉做出要把围巾取下来的动作。

    齐乐磊忙按住了,可死要面子的他又说不出“要啊要啊”,于是只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黎嘉,他心里的想法总是在脸上展露无遗,每次都能被黎嘉轻而易举的读取。

    黎嘉笑了笑,松开了手。

    齐乐磊松了一口气,连眉眼都舒展开了。

    然后两人提着大包小包,伴着渐暗的天色,并肩回了家。

    虽然有黎嘉的围巾温暖,但齐乐磊回家后,还是毫不意外的感冒了。

    因为现在是过年,齐家夫妻和齐悦珊要去世交家拜访,他们就拜托隔壁的黎嘉帮忙照顾一下生病的齐乐磊。

    黎嘉答应了,并拿到了齐家的钥匙。

    这天他带着早点来看齐乐磊。

    齐乐磊躺在床上,浑身难受得要升天了,昨晚他吃了药,昏昏沉沉就睡了过去,早上醒来时,脑袋还是很晕,身上也提不起力气,并且饿得胃一直在抽疼,可是他又不想下去找吃的,就这么要死不活的躺在床上。

    就在这时,他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然后那人推开门进来了,他睁开了眼,睫毛虚虚地垂着,然后弱弱地咳了两声,软绵绵地说:“你来了啊。”

    齐乐磊病了之后,总觉忽冷忽热,昨晚他还穿着睡衣睡觉,可后来又觉得热了,他便脱了,半夜迷迷糊糊觉得冷,就伸手摸啊摸,想要找自己的睡衣,但是睡衣没有摸到,就摸到一团暖乎乎的“毛毯子”。

    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过来抱在怀里继续睡。

    别说,这“毛毯子”的效果比睡衣好,不仅暖和,味道还莫名熟悉让人安心,所以齐乐磊很快又睡了过去。

    但那哪是什么“毛毯子”,其实它是黎嘉的羊毛围巾。

    估计是昨晚齐乐磊一回家就不舒服了,迷迷糊糊脱了衣服就睡觉,围巾搁在床上也没注意。

    反正不管具体过程是怎么样,现在展现在黎嘉眼前的就是齐乐磊肩膀半露,白皙的胳膊搭在被子外面,怀里抱着毛绒绒的围巾,而他脸蛋红扑扑,虚弱又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

    没有穿衣服,抱着围巾。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让人血脉贲张。

    黎嘉:“…………”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