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章 第 50 章

作者:青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霍刃平日端的很稳, 有时候连姜叔都能骗过去, 总让人觉得他是个二十多岁的成熟艺人。

    难得露出几分少年情态,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裴如也不多劝解, 拎着车钥匙就往外走:“外套穿上, 外面风大。”

    “老师, 去哪儿?”

    “体育馆。”

    霍刃抓起外套追过去,觉得不好意思:“也不用特意去一趟,明天……”

    “过两天你们要一块上高空。”裴如也停下来等他过来:“你今天提前过一趟,到时候在他们面前心里就有底。”

    少年怔了一下, 心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绝对不能在队友面前露怯, 还是得提前去脱个敏。

    上完课就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再开车过去就到了十点。

    时都体育馆仍旧是灯火通明,货车载着脚手架和其他钢材进进出出,工人们在大声吆喝着扛器材往前走。

    裴如也下车时把工作证挂好, 领着霍刃不疾不徐往里走。

    一路有大小工作人员停下来向他们问好。

    他们未必认识刚刚出道的霍刃,但见到演唱会常客时无一不恭恭敬敬地唤一声裴总好。

    裴如也随意点了点头,带着少年熟悉里面不同区域的分布。

    “你们之后会在这个舞台上唱歌。”

    雪花状的三层旋转舞台还没有搭建好, 现在像公园树杈上全是杂草的鸟窝。

    “升降台一共有六个点位,ace黄标区域供嘉宾上下台,主持人由你们团里自己选人cue流程。”

    他明明只用负责演唱会编舞, 对数百人的调度分布却同样心里清晰透亮。

    霍刃像小助理一样跟随在裴老板的身后, 突然心就定了下来。

    主舞台和侧舞台还在搭建中,出于安全考虑,他们只是远远绕着看了一圈, 转头就去了体育馆西侧的升降机登入口。

    “这台机器会被装饰成一朵玫瑰云,举着你们环场唱歌。”裴如也立在高台中央,俯身把手递给他:“上来看看?”

    霍刃用力点头,伸出手借力而上。

    男人的手筋骨分明,干燥而带着些薄茧。

    在他们站稳的那一刻,台下工作人员举起对讲机调度操控台,机械台摇臂发出轰鸣声,举着他们不断向上抬升。

    夜风忽然就加速着吹拂而过,拍打在脸上仿佛无形的幕布。

    霍刃双手紧握栏杆,再次控制自己去面对所有恐惧紧张。

    他深呼吸着平视前方,根本不敢往下看。

    男人立在旁边给下属回了两条消息,衣摆上的系带在长风中飘飞不定。

    “多站一会儿。”裴如也淡淡道:“高处风急。”

    少年不敢松开手,更不敢想象自己如何坐在云端向台下挥手唱歌。

    他不得不找些话题转移注意力,努力无视掉莫名的心慌感。

    “其他艺人,也经常这样高空表演?”

    “嗯,不过他们基本上是单人,难度会大很多。”

    裴如也仿佛只是在街头闲逛,靠着栏杆姿态很放松。

    “封今当时是只给自己留了个双脚踏板,单手搂着支撑杆环场飞了三圈。”他把手机视频调出来给他看:“国外也有人坐在高空秋千上弹吉他唱歌。”

    视频中有数万人在仰头瞻仰高喊,夜空中有歌者如明星般摇晃而过,飘带长袍犹如登仙。

    “封今以前有恐高症,最后自己逼着自己过了那一关。”

    “彩排的时候她的心理医生和保健医生都在底下待命,大伙儿紧张的不行。”

    霍刃回过神,指节再度握紧。

    他莫名不愿服输,哪怕是前辈也不可以。

    “往下看。”裴如也平静道:“所有人都会仰望你。”

    少年闭上眼停顿数秒,终于低头睁开眼睛。

    他们站在三十米的高空中,体育馆中的一切都渺小而又清晰。

    近处是灯光交错晕染如迷幻的雾,远处城市夜景似黑暗中的星轨,都在兀自奔流向前。

    狂风再度呼啸而过,霍刃缓缓松开了手,离开支撑物退了一步。

    裴如也虚虚抬起一只手供他随时稳定重心,眸中含笑:“怕不怕?”

    “不怕了。”少年眼中灼灼生光:“这里很好。”

    “在高处呆久了是会上瘾。”裴如也颔首道:“以后常来。”

    “老师,”霍刃转身看他,终于找到如履平地的感觉:“你到时候也会在台下看我唱歌?”

    “会。”裴如也看向内场嘉宾席的位置,背靠栏杆自在吹风。

    “我就在那里,会一直看到一切落幕结束。”

    霍刃再回去的时候,心里踏实很多。

    他把升降台环场机全都过了一遍,顺带把应急通道也记的清清楚楚。

    睡梦中浮现出满城灯火璀璨,而他就在浮空的最高处,伸手可摘星辰。

    少年们把九支舞都粗略过完一遍,终于从天天喂动物做饭被粉丝围观的状态里回过神来。

    演唱会预计有一个小时四十分钟,除了专辑里十二首歌之外,还有四位嘉宾和六个成员的solo秀。

    corona目前只出了一张专辑,今后作品会累积的越来越多,两个半小时都未必能唱完。

    临出发时霍刃把目前版本的流程表发到他们每个人手里,坐在副驾驶位置解释情况:“姜叔还在和厂商谈烟花,裴老板去国外出差了,等会是王哥陪我们过流程。”

    等他们把场地熟悉的差不多了,封闭式集训也要开始不断加强度,前半个月是六人排刀群舞和solo节目,后半个月要去更大的练舞室带着舞团一起训练。

    “今天就要上天了?”谢敛昀心情很好:“薄玦还紧张呢?”

    薄玦窝在角落里不吭声。

    “等会小薄老师站中间吧,”霍刃安慰道:“掉下去也是我们先跳。”

    “有安全带么?”

    “有,会把腰固定住。”

    “只固定腰不够吧?”薄玦抱着膝盖小声道:“搞不好命都得搭在上面……”

    他们再度站上高台时,所有人都把薄玦包围在最中心,示意工作人员升空的时候慢一点再慢一点。

    梅笙遥全程扒在栏杆旁边好奇地左望右望,池霁也有点心慌,白着脸不敢往下看。

    高台不断往上抬升,紧接着就延展开顺时针转圈。

    “啊啊啊啊——”

    “慢点慢点!!”

    好几人下意识惊叫出声,后知后觉地抱紧扶手不敢动。

    “太高了草!”谢敛昀往下看的时候突然觉得腿软:“这还唱个鬼的歌,唱出来全是波浪线了……”

    龙笳顺手帮薄玦把长发揽住:“站稳,越晃你就越怕。”

    薄玦把栏杆搂的死紧,一手卡在霍刃左手手腕上惊魂未定:“队长?队长你不怕的吗?你不用扶??”

    “还好。”霍刃诚恳道:“其实天上风景挺好的。”

    “队长好沉得住气啊。”梅笙遥升到最高点时也开始慌了,索性一手抓栏杆一手搂紧霍刃右臂:“让我再靠一下!!”

    紧接着一阵狂风吹来,高台跟着微微摇晃。

    众人:“啊啊啊别晃!!!”

    工作人员从对讲机里打招呼:“下降了哈,可能会稍微有点快。”

    众人紧紧抱成一团:“救命啊啊啊慢点行不行——”

    再下来的时候,薄玦和池霁相互搀扶着在旁边长椅上坐了十分钟,满脸惊魂未定。

    “太难了。”薄玦喃喃道:“我太难了。”

    这别说唱歌了,想管理表情都完全不可能。

    霍刃坐在旁边给他们递热水:“先缓缓。”

    “得亏还有你们几个在旁边站着,”薄玦小声道:“叫我一个人上去逛一圈,我得表演个原地昏厥。”

    “现在场地还没有完全装好,等云和王冠装好了再试试。”龙笳随手给他递了把牛角梳:“慢慢来。”

    池霁低着头叹气:“前辈们太厉害了……到底怎么做到的。”

    梅笙遥这会儿已经缓过来了,眼睛亮晶晶的:“我还想再试一次!”

    他们熟悉完场地调度,再度折返回十七楼。

    日子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做练习生的那一年,早上练舞晚上练歌,还得准备各自的solo节目。

    时间开始过得飞快。

    corona今年大爆,演唱会嘉宾选择既要有前辈帮衬也得提携后辈。

    spf综合考虑之后,选定封今和戚麟作为前辈过来捧场,挑了一个女团一个摇滚乐队穿插演出。

    一方面确实是引流互助,另一方面也是给他们六个充足时间休息喝水换衣服。

    大批团队前往g座十六楼集合,临时借用裴老板的场地和他们沟通事务。

    霍刃领完行程表准备上楼,瞧见四五个服装师推着试衣架往电梯里进。

    货梯被塞满了还在搬东西,他们只能借艺人用的客梯。

    戚麟就站在电梯门口,看见他时挥了挥手:“好久不见。”

    “你长高了。”霍刃笑道:“抱歉,估计要等一会儿。”

    戚麟抱着保温盒歪头看他:“霍哥吃肘子么,我妈刚炖的。”

    霍刃后知后觉自己把这个味道习惯性屏蔽了,这会儿突然回过神,肘子的浓香一股脑地开始往他脑子里蹿。

    他强咽了一口口水:“不用了,谢谢。”

    他已经有一年半没碰过油腥了。

    戚麟很可惜的应了一声:“演唱会之前是要控油控盐,是我忘了。”

    霍刃忽然觉得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等电梯的这个空隙里,他甚至开始分辨这炖肘子里放了什么料。

    冰糖,丁香,八角,桂皮……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又有三个服装师推着满车的靴子冲了过来:“等等!!”

    戚麟抱着炖肘子让开,友好地挥挥手道:“你们先上,我不赶时间。”

    霍刃刚好走了个神,没跟着挤进去。

    这意味着他需要在这继续罚站五分钟。

    肘子还是热的,香到能让人失去理智。

    “哎,我经纪人总是盯着我不让吃,”戚麟像摸宠物一样抚摸着饭盒:“你说控糖也就算了,盐是能随便控的东西么……”

    霍刃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去爬楼梯。

    爬楼梯好啊,锻炼身体还清心寡欲。

    十六楼也没有多高。

    这肘子里到底放了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香??

    第三班电梯下楼,又有三个设计师推着首饰箱子过来,满脸抱歉的跟他们鞠躬:“能不能……”

    “可以可以。”戚麟笑眯眯道:“你们先上。”

    等电梯门关上,男孩才想起来肘子快凉了,揭开盖子闻了一下。

    霍刃感觉脑子被芝麻油香炸了一大片,转身就往安全通道走:“我先上去了。”

    姜叔刚好赶过来,对门电梯也应声打开:“往哪儿去呢,怎么还没上楼?”

    霍刃闭着气跟他们两进了电梯间。

    戚麟挥手打招呼:“姜叔!”

    “哎,你妈妈又给你送肘子呢?”姜叔把盖子掀开看里头:“还卤了半只鸡?”

    “下半年没什么事,可以多吃点。”戚麟给他递方便筷子:“姜叔来尝一块?”

    “那我就不客气了——就尝一块。”

    霍刃闭眼等着上十六楼,开始测试自己能闭气多久。

    控盐半个多月了,就没这么难熬过。

    十六楼一众人在热热闹闹的换衣服,瞧见队长面无表情的走进来了,笑着跟他打招呼:“队长怎么下去这么久?”

    服装师们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个小帅哥是自己客户,慌慌张张跟他赔不是。

    “没事。”霍刃笑的很勉强:“我有点低血糖,跟刚才那件事没关系。”

    这会儿满场子都是移动衣架,服装师们卷着皮尺给他们试外套换衣服,姜叔叼着烟在旁边看,俨然大型换装游戏现场。

    “这皮草好看,来一套。”

    “大衣挺闪阿,也来一套。”

    “叔,八月中旬有多热您又不是不知道……”

    “也是。”姜叔扭头叮嘱道:“皮草换套薄点的,还是要白狐皮。”

    霍刃一向公司发什么就穿什么,这会儿量完尺寸就去隔壁舞室练舞,并不打算跟着挑一下午顺便摸鱼。

    舞室刚好有新艺人在收拾东西,见到他时恭恭敬敬地唤了一声前辈好。

    霍刃动作一顿,好奇道:“你们胳膊和腿上绑的什么?”

    “沙袋。”小艺人挠头笑道:“跳舞的时候动作不够轻盈,绑这个加重以后会感觉好很多。”

    “沙袋?”

    霍刃从前没听说过有这种训练方法,接过他们递的道具以后试探着给自己也绑了几个。

    四肢突然就有了坠重感,再跳舞时动作都会变得迟缓许多。

    “习惯就好啦。”小艺人笑道:“现在习惯重量,解下来跳舞以后就可以很好控制肌肉。”

    “这套就送霍哥啦,我们先走了~”

    霍刃下意识道:“我自己去买吧,不用送的。”

    “没事没事,前辈加油!”

    霍刃试着绑沙袋跳了半个小时的舞,完事解开了再跳一遍时身体有种说不出的轻快灵活。

    确实很好用。

    他隐约觉得自己找到窍门,给四肢重新绑好以后继续训练。

    早知道去年就开始负重了,跑步的时候要不要也绑两个……刚好算附加的力量训练?

    bgm放了一半,裴如也和卫戒相继推开门走进来。

    “所以amv那个团就——”

    卫戒说到一半突然顿住,在看见霍刃身上沙袋的时候飞快地咳了一声。

    霍刃以为他是示意自己和他们打招呼,停下来鞠躬道:“老师好。”

    裴如也进门前脸上还带着笑意,目光落在他身上时抿着唇没说话。

    卫戒立刻退出门外:“我还有个快递没拿!您先上课!”

    完事跟生怕被台风尾卷掉一样撒丫子就跑了。

    霍刃茫然的眨了眨眼,又看向裴如也:“我继续了?”

    男人一言不发地走了过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自己买的?”

    “不是,朋友送的。”

    “哪个朋友?”

    “……这不重要吧?”

    裴如也忽然冷笑了一声。

    他没有跟他废话,伸手就开始拆他胳膊上的沙袋,力道很重。

    霍刃下意识地想躲,却被他钳住肩膀根本动弹不了。

    他肩膀被按得很疼,但是不敢躲,也不敢嘶出声。

    少年后知后觉意识到对方在生气。

    “……老师?”

    “戴多久了?”男人淡漠道:“做决定之前不问我一句?”

    他扬手就把四个沙袋扔进垃圾桶里,这一刻整个人都变得冷漠疏离。

    “今天下午才开始,”霍刃无奈道:“扔东西做什么。”

    听见是今天下午,裴如也的眉头才舒展开少许,不放心地继续确认他手臂和小腿的肌肉状况。

    “笨。”他起身时叹了口气:“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

    “怎么会?”霍刃以为他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用处,解释道:“我试过了,习惯重量以后解开再跳舞,身体会变得很好控制——”

    裴如也本来火气都上来了,见他在认认真真帮别人数钱,反而没法板着脸训他。

    他在练舞室踱步好几圈,深呼吸一口气道:“霍刃。”

    霍刃小声道:“在。”

    “你最好说的是实话。”裴如也转身看他,平直道:“膝伤和腰伤都是不可逆的。”

    “膝伤?”霍刃意识到哪儿不对劲:“他们给我的时候,没有说……”

    “你勤奋好学,在公司里根本不是什么秘密。”裴如也冷冷道:“有些人也是胆子大了,敢在我这撒野。”

    “沙袋是速成的捷径,”他蹲下身靠墙坐下,看着霍刃道:“可以绑小腿,可以绑踝关节,效果确实很好。”

    “你的小腿会被迫承受额外重量,膝盖和腰部全都会加速劳损。”

    膝关节必须花更大力气才能控制这样的小腿,腰部暂时会变得灵活自然,但等沙袋摘掉以后就会开始反噬。

    “哪怕只是这样练几个月,以后下雨天和炎症反复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你分担痛苦。”

    轻则闷痛,重则钻心,比寻常上班族的腰椎问题要严重数倍——而且时间会不受控制的不断加长。

    “你现在就怕疼成这样,真落下伤病想受苦忍着一辈子?”

    霍刃下意识否认:“我不怕疼。”

    裴如也皱着眉看他:“你再说一遍?”

    霍刃感觉这人是不是x光扫描机成了精,怎么什么都看得出来。

    “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他不多反驳:“你到底怎么看出来的?”

    “很简单。”裴如也淡淡道:“我用正常力道抽竹刀,其他人会缩着身体躲。”

    “只有你会咬着牙硬接。”

    确实疼,但都是疼一瞬,虽然躲不过去但很快就会消失。

    霍刃对任何疼痛的感受都极其敏感而长久。

    哪怕是无心撞到桌子角,他也得忍着二三十秒才能完全没感觉。

    少年静立数秒,低着头道:“老师,你别生气了。”

    “我以后都信你。”

    他本能地不想再谈论自己的这个弱点,也不希望对方因为这一点给自己任何不同于其他人的优待。

    裴如也全程压着火气和他说话,起身时踹了一脚垃圾桶。

    “哪几个人给你的?”

    “他们不一定是有意害我,”霍刃皱眉道:“我是自己随便找了一间练舞房,本来应该和其他人一起换衣服……”

    男人抬眸凝视他几秒,抬腿又准又狠地把垃圾桶踹到墙角。

    后者咕噜着转了大半圈,哐叽碎成两半。

    沙袋沾着污渍滚落散开,落在木地板上好似暗色的伤疤。

    “听着。”裴如也再度转过身,面对他时语气全程保持冷静平缓:“这两天十楼到二十楼线路检修,摄像头暂停工作,而且电梯上下人都有货物帮忙挡脸。”

    “这几天g座往来的杂人太多,而且都知道十六楼出借给corona挑演唱会衣服,也清楚你习惯让其他人挑款式,自己在附近找地方练舞。”

    “除了卫戒和其他几个老师,高层以下的工作人员只知道我是个普通老师,也并不能掌握我的任何行踪。”

    但凡碰到个糊涂些的老师,或者多利用些他们急功近利的心思,可能就会对这几条沙袋视而不见,甚至鼓励其他人和霍刃一样加压训练。

    公司不会在意艺人中后期的身体情况,何况腰伤腿伤都是业内常事,没人会为这件事多想。

    “霍刃,姜叔提醒过你们的那十条,你一句都别忘。”

    裴如也说出这句话时,语气里有微不可察的悔意。

    “有太多人想把你们从神坛里拉下来,哪怕你们才刚出道半年。”

    “……而且不计任何代价。”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