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章赠画

作者:子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倒是在场的众人好些都瞪大了眼睛, 盯着这个男人。

    在他们看来, 能在这个地方、这么近距离的见到这个人,竟是比见到神仙还让人意外而惊喜。

    “这不是尹……画中仙吗?天啊,他竟然来了念坛行宫,还到了我们这边!”

    这人正是尹词。

    韩嫣也挺惊讶的, 还以为尹词这种神仙是不会来凡人玩闹的场合凑热闹的。然而尹词确实来了, 还携着一幅画卷而来。

    他今日的打扮与上次在孟府见时, 差不多是一致的。都是身着浅色的布衫, 衣服上没有半点纹饰, 平淡无奇。他还是那么不修边幅, 鬓边碎发随意搭着, 有个别碎发在他行走中晃动,挡了他的视线,他也无动于衷。

    这么一个人,和在座这些绫罗绸缎锦衣华服的人,形成强烈的对比。他之于他们, 格格不入。而他们却都无法把视线从尹词身上移开。

    “他手里拿了画,是霜天画卷吧, 好想看看。”

    “他是来和我们玩曲水流觞的吗?”

    “怎么可能!”

    “你说我要是求尹公子为我做一幅画, 尹公子会答应吗?”

    “别做梦了,尹公子连圣上的话都不一定听,还能听你的?”

    “你说得对啊, 这等丹青妙手, 也的确有随心而为的资本。”

    大家纷纷议论着, 看着尹词朝他们越走越近。

    韩茹已经站起身了,她也在看尹词。别人不明所以,她却是猜到尹词是来找孟庭的。当初孟庭去江平伯府下聘,那两幅霜天画卷令她颜面扫地,她至今也不会忘!

    曹元亮来到韩茹身边,歉意的伸出手要拉她:“茹儿,你没事吧?没摔疼吧?”

    韩茹想也不想的打开曹元亮的手,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尹词。

    曹元亮今日再三被韩茹落了面子,难过之余,心中那股厌倦的感觉更浓烈了。

    韩茹眼中已冒出红色的凶光,她猜得不错,尹词果然朝孟庭走去了!

    所有人都看着尹词,就见他走到孟庭身边,将手里的画卷往孟庭面前一递:

    “你要的画,画完了,给。”

    顿时,鸦雀无声。

    在场众人的眼睛瞪成了桃核,嘴巴张成了鸡蛋。

    连皇帝都要哄着的画中仙,竟然、亲自、给孟大人送他亲手作的霜天画卷?!

    这会儿,大抵大家的心情都是万般吃惊、震撼的,极度不明所以,再接着就发展为铺天盖地的艳羡和嫉妒。

    有些人怎么就这么得苍天眷顾?金榜题名,加官进爵,美妻在怀,还有当世卓绝的画师亲自来送画。

    这还要不要别人活了。

    韩嫣却是疑问的,孟庭什么时候又管尹词要画了?

    她接收到孟庭富有含义的眼神,立刻就明白过来,这幅画正是她求尹词给韩茵画的。而尹词大约是不想暴露韩茵,便把画交给孟庭。反正他和孟庭关系好这事迟早会人尽皆知。

    孟庭接过画,说道:“谢谢。”

    孟晶清和刘静娴很有眼色的往旁边挪了挪,让尹词坐在孟庭身侧。

    孟庭把画递给韩嫣,韩嫣拿到画,便想立刻给韩茵送去。她找了个借口道:“我想去我娘那儿看看,怕是要先失陪了。大家玩好!”

    众人回过神来,纷纷答好。

    韩嫣给紫巧使了个眼色,紫巧立刻过来,扶起韩嫣。

    主仆两个带着霜天画卷走远。

    孟庭目送了韩嫣片刻,便继续和众人一起投入到新一轮的游戏中。因着尹词坐在这里,众人的视线总是往尹词身上飞。尹词仿佛没看见,他也不参与游戏,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神游天外。似乎他的精神已经飘去了琼楼玉宇,留在这里的只是个皮囊空壳。

    没有人再去注意韩茹了。

    韩茹怄着气落泪而去,此刻她就像是一道黯然的影子,无人理会。

    ……

    韩嫣离席后,与紫巧一起,找了个离湖边不远又很幽深僻静之处。

    这种地方适合说悄悄话而不被人打扰,她打算把韩茵叫过来,将尹词的画给韩茵。

    刚刚孟晶清和刘静娴到的时候,韩嫣顺嘴问了孟晶清,可知道花容带着韩芳韩茵她们去了哪里。

    孟晶清告诉韩嫣,花容还在和世家的夫人们聊天,她领着韩芳和韩茵一一见过那些夫人。

    韩嫣听着,越发觉得花容就是在给两个庶女物色婆家的。

    派了紫巧去带韩茵过来,韩嫣在这里等着。

    等待的过程中,她顺便看了尹词画给韩茵的画。

    画作的内容,让韩嫣心中震动。

    不多会儿,韩茵带着她的贴身丫鬟青杏,随紫巧来了。

    花容那个人性子软,紫巧对花容据实以告,说韩嫣要找韩茵说话,花容就放人了。

    韩茵今日的衣着较之平日要精贵些,她穿着件碧湖青色的襦裙,头上只零星几点素净珠翠。身后远远的就是绮艳如流光的湖水,她像是自水湄畔蒹葭丛中走出的伊人,素淡却惊艳。

    “嫣姐姐。”看见韩嫣向她招手时,她露出一抹笑,眼中却发酸。

    对韩茵来说,韩嫣就像是明媚的太阳。在靠近韩嫣时,她心中的阴霾都能被暂时晒化。

    “茵妹妹,这儿来。”两人会合,韩嫣拉了韩茵一下,将韩茵拉到一处角落里。

    韩嫣关切问:“你和你姨娘这些日子怎么样?”

    韩茵感动的笑:“嫣姐姐,我挺好的,多亏了嫣姐姐留下的钱财,帮到了我和姨娘。还有二堂兄也会来看我们。”

    韩嫣道:“韩云阅那人是还不错,比大房要有情有义的多了。”接着又问:“大伯母带着你来参加接风宴,是想给你说亲吗?”

    说到这个,韩茵神情变得悲凉:“嫣姐姐……”她几欲落泪,不觉将韩嫣的手握得更紧:“祖母,想在我身上押宝……”

    韩嫣面色一凝。

    “祖母和爹他们还找人疏通了关系,想看看能不能把我送进哪位王爷的府中……”

    韩嫣面色骤变:“他们是疯了吗?连我都看得出来如今三王之间的局势有些敏感,祖母和大伯父就不怕上错了船?”

    韩茵微微哽咽道:“所以他们只是先打听着,静观其变,一边想要拿我去拉拢高门世家。”

    意思就是,若皇帝不日就立下太子,那么不管三王谁是太子,江平伯和董太君都打算想办法把韩茵塞进东宫去。

    若是立太子之事迟迟未决,那就看哪个有权有势的高门嫡子先看上韩茵了,就把韩茵嫁过去联姻。

    而以韩茵的出身,她进了高门根本做不成正妻,最多也只能是侧室。

    哪个女子想要给人做小?何况韩茵从小到大,是看着她姨娘的悲惨日子长大的。给人做小,便是色衰而爱驰,一辈子就那么了无生趣的消耗在后宅的某个角落了。

    “祖母和大伯父这般唯利是图,连骨肉都能无情利用,实在令人不齿!”

    韩嫣一时不知该怎么帮到韩茵,她这个三房的女儿,又是已出嫁的,根本管不了大房嫁女的事情。

    唯有先安抚韩茵的情绪,把尹词的画给她,让她能轻松点。

    “茵妹妹,这是尹词给你的画。”韩嫣说着将画卷递去。

    韩茵则愣住了,不敢相信她听见的“尹词”两个字。

    “嫣姐姐,你说什么……”

    韩嫣把画放进韩茵手里,拍拍她的手道:“我见到尹词了,他和孟庭关系很好,所以孟庭给我的聘礼里才有尹词塞得霜天画卷。前几天尹词来孟府,我和他说了你的事,他就又给你画了一幅画。”

    韩嫣俏丽的笑:“茵妹妹,这下你又有霜天画卷了。你放心,我会恐吓韩芳她们不许动你的画!”

    韩茵简直不敢相信,她手捧霜天画卷,就如捧着什么易碎的珍宝。她的手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她小心的想要打开霜天画卷。

    这时她忽然看见一个人,就从韩嫣身后的一段墙后悄然走出来。

    那个人正是尹词。

    韩茵呆了,她抬袖揉了揉眼睛,方知道自己没看错。

    呼唤声不禁溢出口:“尹公子……?”

    韩嫣一讶,意识到什么。她顺着韩茵的目光回头一瞧,也看见尹词。

    韩嫣有点奇怪尹词是怎么找到这么个偏僻角落的。她忽的就想,尹词该不会是为了见韩茵一面,跟踪她的吧?

    算了,跟不跟踪不重要,若是尹词能宽慰韩茵几句,让韩茵心里舒坦些,便是好的。

    韩嫣思及此,也没问尹词是怎么找过来的,只道:“茵妹妹,你想和尹词叙旧吗?”

    “……嗯。”

    “好,那我上那边去。”韩嫣这便走到不远处,和紫巧、青杏在一起,将那个隐蔽角落让给尹词和韩茵。

    韩嫣眼下站的这个位置极好,是在几丛蔷薇后。又能与尹词韩茵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又能替他们把风。

    韩嫣假装和紫巧、青杏一起赏蔷薇花,实则一边听着尹词和韩茵的对话,一边留意周遭。

    韩茵看着尹词来到她身前,不知怎的,看着这个素淡凌乱、有着高傲又颓靡厌世之气的人,她竟不能控制的红了眼眶。

    仿佛是回到初见时,那个狼狈而奄奄一息的人,无力的将身上仅剩下的一幅画送给她。而现在,她的怀里又重新抱着他的画。

    “我不知道救我的人,是江平伯府的小姐。”尹词开口了,他低声喃喃,“不知你生活多艰。”

    韩茵含泪摇摇头,笑了:“我还好的,嫣姐姐很照顾我。”

    尹词道:“看得出来。”

    韩茵抬袖拭了拭眼泪:“两年不见,尹公子能成为画中仙,就好像破茧成蝶,我很为公子高兴。”

    尹词喃喃:“那不过是凡人加之于我的虚名。”

    彼此沉默了一会儿,尹词道:“关于你的婚事……”他明知谈论这个话题是交浅言深,是不礼貌的,却还是说下去:“也许今日觉得穷途末路,明日却绝处逢生。这个庸俗的尘世,不乏这样的例子。”

    他又停了停,说:“打开我给你的画。”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