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第七十二章

作者:璃子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第七十二章

    萧慕寻听到了祝明霄的声音, 心里咯噔一声, 奈何身上根本没力气,软绵绵的朝他看了过去。

    “明霄?”

    而在祝明霄眼底,萧慕寻的唇被吻得泛起了殷红,眼神如搅乱的一池春水, 泛着靡靡春意, 好似被男人狠狠疼爱了一把。

    祝明霄看得灵气翻涌, 胡乱的在体内冲击, 搅动得他丹田生疼, 竟闷咳了好几声。

    在他心底, 萧慕寻是何等的高不可攀, 堂堂正派领袖,风骨傲然,到最后还和魔君谢辞同归于尽了。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

    因为那高伟的形象,祝明霄无论如何都生不出亵渎的想法, 便连午夜绮梦的对象是萧慕寻,他都痛骂自己禽兽, 觉得太不应该了。

    这一个瞬间, 所有的东西都骤然轰塌。

    祝明霄气压变低:“混蛋!”

    要让他觉得是萧慕寻主动,那祝明霄打死都不会信。定然是谢辞重生了,这个魔头早就对阿寻见色起意!

    祝明霄牙关紧咬, 凛然的杀意全都对准了谢辞一人。

    然而顾星河却拦住了他:“要打, 也别伤到阿寻。”

    祝明霄:“用不着你提醒!”

    他快被心里的嫉妒冲昏了头脑, 根本无法保持理智。看样子,顾星河比他早知道真相,可顾星河却没能早早阻止!

    乘着这时间,谢辞已经扶起了萧慕寻。

    萧慕寻喘着气,拉着谢辞的手:“别、别和他起冲突。”

    谢辞:“我不动手,不代表他不会。”

    萧慕寻哀叹一声,可恨现在都还没力气,是不是真的要收到那20的爱慕值,系统才会解除他现在这种状态?

    这边祝明霄已经同顾星河说完,一回眸便看到两个人手拉着小手。

    他眼睛瞬间就赤红一片,气血上涌:“放开你的手!”

    顾星河皱眉,原本想提醒祝明霄,阿寻和谢辞身上有生死契,可俨然已经来不及了。

    祝明霄已经出了招,一道火系法术朝着谢辞打了过去。

    谢辞握紧寒刃,逆转经脉,寒刃便覆满了冰霜,极快的在半空挥动。寒刃覆满的灵气,将烈火划得极碎,将其轻易化解。

    谢辞回头朝萧慕寻望去:“没事吧?”

    火星在空中飞舞,如振翅的蝴蝶。

    萧慕寻摇了摇头,软绵绵的朝祝明霄喊:“都是误会,你们别打了。”

    祝明霄和顾星河平日哪能听到萧慕寻这样的语气?

    软得好似没有骨头,嗓音中带了点甜,尾音微颤,好似要直冲人的魂魄,恰恰挠到了心里最痒的地方。

    祝明霄心跳极乱,顿时心悸得厉害:“阿寻,是不是他逼你的?”

    “逼我?”萧慕寻蒙圈,“逼我什么?”

    祝明霄问不出口,被个男人压在身下,还不是被逼的?

    他今日非要杀了谢辞:“总之,都是他不对!”

    该死的魔头,城府这么深,定是他知晓阿寻善良,便装可怜博取同情!

    “卑鄙!无耻之尤!”祝明霄又发动了第二次攻击,他有分寸,绝不会伤到萧慕寻半分。

    祝明霄恢复了些理智,不断的设下攻击,逼迫谢辞离开萧慕寻身边。

    而恰逢谢辞也有此意,便假装上当。

    两人打到了竹林深处,水火两种法术交织。他们两个一个筑基初期,一个筑基中期,纵然祝明霄的境界赢了一筹,却因无法使用青玄琴,而无法立刻赢过谢辞。

    两人势均力敌,谢辞一个扫击,刃锋所到之处,竹杆被削开一道浅浅的痕迹。

    祝明霄拿出阵盘,一个护印抵挡住了谢辞的攻击。

    谢辞眼神幽暗,还是刺得太浅,不然也不会轻易被抵挡住。

    他的余光瞥到了萧慕寻,他正担忧的望着这边,似乎并没有半点厌恶的意思。

    他不后悔强吻了他,压抑了那么久的感情,在一瞬间爆发,犹如滔天的江河之水,那一腔炙热快要溢出来。

    祝明霄脸色更难看,这种时候还想着和阿寻眉目传情?

    果然不能小看这魔头,他便是用这些手段诓骗了阿寻吧?

    祝明霄足尖御起灵气,一跃便至竹巅处,脚下踩着郁郁葱葱的竹叶,他双指合十,庞大的灵气让竹叶掉落枝头,围绕在周围。

    竹叶被灵气灌洗,以最尖锐的地方对准了下方的谢辞。

    这和之前招式的攻击范围完全不同,若是控制不好,很容易伤到萧慕寻。

    谢辞立马便察觉,不顾自己,在萧慕寻所在的地方下了个护印。

    在施放的那一霎那,顾星河也出了手,以雷霆之力将如细针般刺来的竹叶烧了个精光。

    萧慕寻吓了一跳:“师尊?”

    然而顾星河没说话,反而站在他面前。

    祝明霄所在的地方,竹子都变得光秃秃的,不剩一片竹叶,可见他是真的下了杀招,势要提前杀了谢辞,斩草除根。

    祝明霄不明白顾星河为何要出手:“你难道不知道谢辞的危险?他日后还会继续害阿寻!”

    顾星河冷漠的抬头:“你想怎么打无所谓,我说了,前提是不能伤到阿寻。”

    祝明霄:“我方才那招根本不会伤到阿寻,你当我是什么人?连这点控制力都没有?”

    顾星河:“这可不一定,你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在场之人,也唯有不谙世事的顾星河敢点出来。

    长久的沉默,令气氛快要凝滞。

    祝明霄捏白了手,克制着自己的怒火:“阿寻,你也觉得我会对你动手?”

    谢辞和顾星河只是关心则乱,才会这么做,萧慕寻知道。

    他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你不会。”

    祝明霄好似被这一句话给抚平了心湖,让他找回了几分理智。

    祝明霄御气站到了萧慕寻身边来,紧盯着他:“我之前在月淮城看到的人便是谢辞,你那个时候就瞒着我了,是不是?”

    萧慕寻眼神微闪:“……是。”

    虽然早已猜中,祝明霄还是被这个答案给刺痛。

    祝明霄深吸一口气:“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何要留谢辞在身边?”

    纵然谢辞就在身边,可萧慕寻还是想说出真话。

    “起初的时候,我的确有其他的想法,可后来碧岭秘境他多次救我,我便觉得那是不对的。”萧慕寻看向了他,“明霄,他不是生来为恶的,我在他母亲灵位前立过誓,互不离弃,互不背叛。”

    祝明霄倒退了一步,心犹如针扎那般。

    他和萧慕寻认识几十年了,他都不曾对自己许下这样的诺言。

    可谢辞……

    那分明是他的死对头,又作恶多端,他凭什么?

    祝明霄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竟愤愤然离去。

    萧慕寻站在原地,忽然有种极深的无力感。他就知道,祝明霄发现谢辞一直跟在他身边后,便会有这样的反应。

    所以,在月淮城的时候,他才会一直瞒着。

    萧慕寻还要朝谢辞解释,笑得格外难看:“你别误会,我说起初对你有别的想法,是……”

    而谢辞走了过来:“你忘了,碧岭秘境回来后,你便向我解释了。”

    萧慕寻:对哦!

    谢辞耳根微红,眼神飘忽:“你起初对我有别的想法也没事,但做人一定要坚持,不能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拒绝你的是鬼修,不是我。”

    萧慕寻:“……!!!”

    他还没找他算账,为什么接着那个鬼修亲他。

    艹!

    —

    自那之后,萧慕寻便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已经第二次了,为什么他不会对谢辞的吻产生厌恶?

    上次可以用混沌珠来当借口,可现在呢?

    萧慕寻惊恐的发现,难不成自己也是好男色的变态?

    他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不断的躲着谢辞,又因为系统一直没给他解除状态,卧病在床了好几日。

    祝明霄也听闻了此事,众人都传萧慕寻是练功太急,从而出了岔子。

    他这才万分羞愧,觉得那一日没有问清楚,便直接对谢辞动了手。

    原来是这样……

    祝明霄显得心事重重,莫钧青连忙把他手里的捣药罐夺了过来,心疼的说:“少城主,我知你心情不好,也不至于拿我的灵植发泄!”

    瞧瞧,都烂成什么样子了。

    莫钧青一阵肉疼。

    祝明霄回过了神来:“是你来找我,要给我探脉。”

    莫钧青急躁的喊:“那还不是小师叔……”

    祝明霄微怔:“阿寻?”

    莫钧青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便立刻噤声,不再说话了。

    祝明霄皱眉:“阿寻想让你做什么?别想瞒着,你不说我一样呢查出来。”

    莫钧青叹了口气,讲出了实情:“……还不是水莲子的事,小师叔一直觉得过意不去,这几日我为你探脉后,都要捎口信给他。”

    “他……”祝明霄睁大了眼。

    明明两人之间还一直僵着,萧慕寻这偷偷摸摸的关心,让祝明霄心绪涌动。

    更何况阿寻现在还病着,还这样惦念着自己。

    祝明霄眼眶都有些湿热,这几日他都没去见萧慕寻,两人的关系就这么一直僵着。

    此时此刻,祝明霄才觉得自己真是不应该,明明阿寻没有做错任何事,他却因为那份嫉妒,不断找理由。

    他只是不甘心,为何偏偏是谢辞得了阿寻的青睐?

    当祝明霄离开莫钧青的洞府后,他失魂落魄,整整的淋了一夜雨。

    等第二日,祝明霄单独约了情敌见面。

    风吹柳丝,小雨霏霏,凉意在不断漫漶。四月桃花尽数凋谢,柳树却层层堆绿,放眼望去一片美景。

    朦胧的细雨之中,祝明霄打着伞,等在池水旁边。

    分明是白天,可乌云压得极低,让天看上去是暗的。柳丝被风吹得摇曳,轻抚着水面,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等了许久,谢辞才缓缓而来。

    祝明霄:“这么晚?是不想见到我?”

    谢辞低声道:“我答应了顾星河不下临曲崖,来这里见你,自然要把此事告知于他。”

    祝明霄微怔,上一世只觉得这个魔头肆意散漫,手段狠毒,从不知道他竟然为了一个约定,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难怪顾星河上次没和他一起动手,看来是被谢辞蛊惑了吧。

    “你究竟有何事?”

    谢辞的声音拉回了祝明霄的思绪,冷静了几日,便已经明白眼前的谢辞没有重生。不然阿寻跟他仇深似海,怎会轻易放过他?

    祝明霄:“自然是为了阿寻的事,你到底怎么骗到了他?”

    谢辞脸色微沉:“我不欲同你争辩。”

    他转身便要离开,祝明霄便道:“你实力不强,势力弱小,一无所有,阿寻如今已经是天衍宗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你有什么资格留在他身边?又凭什么喜欢他?”

    谢辞脚步微顿:“我会一直护着他。”

    “光是嘴上说说,谁都会。”祝明霄嗤笑了一声。

    这句保护的话,竟然是从上辈子害死阿寻的人嘴里说出来的,真让人觉得讽刺。

    祝明霄捏白了手,丹田灵气乱窜,令他如锥心般的疼痛。

    谢辞不想让萧慕寻难做,事事都考虑着他。

    就算听到了这种话,他依旧克制住了自己。

    谢辞迈开了脚步,缓缓朝着远方走去。

    临走前,只留下了一句话:“我会证明,却不是对你。”

    —

    萧慕寻不通情爱之事,却不是个婆婆妈妈的性子。

    呜呼哀叹了几日,便打算和谢辞谈一谈。

    虽然是白天,外面却好似快要下雨,乌黑的云层压得极低。

    萧慕寻出了竹屋,想着反正谢辞都在临曲崖,应当很快便能找到。

    可绕了一大圈,包括那边的桃林都找了个遍,也未能看到谢辞的身影。

    萧慕寻有些失落,返回竹林的时候,却看到了谢辞站在竹屋前。

    他连忙迎了上去,喊了句:“谢辞。”

    对方没有回答,此刻天空闪过一道惊雷,借着闪电的光,萧慕寻才看到了他此刻的模样,身上多处染了鲜血。

    他怎会受这样重的伤!?

    萧慕寻心口发颤,连忙走了过去:“发生了什么事?”

    谢辞沙哑着声音:“左立安,他离开天衍宗后,便去了孟家,我重创了他。”

    谢辞没有讲述过多,可他流了这么多的血,便知他做这件事如何艰辛。

    萧慕寻心脏直跳:“他可是金丹期,你如何做到?”

    “我动用了混沌珠和碧岭秘境的力量,怕今后一年,都无法再催动了。”谢辞望向他,“他在天衍宗受辱,已经同你结仇,不该养虎为患。”

    这个道理萧慕寻都知道,日后左立安一定会报复。

    谢辞重创了他,左立安就得专心疗伤,便不能分心对付他。

    防范于未然,掐灭不该冒起的火苗,这点是理所应当。可他没有足够的实力,只得放任不管,等事情真的发生,再集中注意应对。

    谢辞竟察觉到了这一点,主动伏击左立安?

    萧慕寻一阵后怕:“这么危险的事,以后别去了!”

    “放心,我带着面具,又做得隐秘,绝不会让他们发现是我。况且那时还有一些人伏击他,应当是孟家。”

    孟家?

    萧慕寻继而明白了,大约是孟辛的缘故,孟家才对左立安动了手。

    孟家家主把孟辛的死怪在了左立安头上,都是因为他的原因,原本要拜入医修联盟的孟辛,才转而去了天衍宗。

    谢辞见他沉思,便道:“我不会拖累天衍宗,也不会拖累你。”

    谢辞考虑得十分充分,也极有耐心。在孟家的人动手之后,才出了手。左立安现在肯定怀疑不到天衍宗的头上。

    萧慕寻眸子里浮现几分懊恼:“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在担心你!”

    谢辞抿着唇,缓缓绽出一个笑容:“我知道。”

    只可惜,他实力不足,没法杀了左立安。

    祝明霄的话提醒了谢辞,他想清除萧慕寻周围的所有危险,一丁点儿都不能放过。

    鲜血顺着谢辞的指尖滴落,被雨水弄脏,很快便将泥土染红。

    轰隆——

    又是一道雷光闪过,现在分明是白天,却已经这么暗了。萧慕寻缓缓朝他走了过去,双手抱紧了他冰冷的身躯。

    萧慕寻忽然察觉,谢辞怎会突然这么做?

    再联想起之前,顾星河说谢辞和祝明霄见过一面,萧慕寻心沉了几分:“是明霄逼你的吗?”

    “不是。”

    萧慕寻叹了口气:“天那么冷,别总拿着刀。”

    谢辞仰着头,雨丝砸湿眼眸,从脸颊落下。

    他一无所有,连师尊的爱护都是骗他的。

    心中荒芜,寸草不生。

    唯有眼前的人,对他付出真心。

    他朝萧慕寻跪下,膝盖也陷在了泥土之中。

    雨水将他的发丝打湿,纵然是跪下的姿势,谢辞的背脊仍然笔直:“我于你而言,是无用之人么?”

    “自然不是。”

    谢辞勾起唇角,连笑时也只是微微勾起唇角,极小的弧度。

    “我愿受你驱使,从今往后,我来保护你。”

    这几个字,字字铿锵有力,重如千斤。

    没想到,当初萧月明的话,竟一语成谶。

    即使没有生死契,他此生亦会护着萧慕寻,成为他的刀,受他驱使。

    萧慕寻愣在了原地,天空的惊雷,几乎震耳欲聋。

    那样骄傲的谢辞,竟跪在他面前。

    又是一阵轰鸣的雷声,竹林挡住了大部分的光,现在分明是白天,却暗得像是黑夜。

    大雨瓢泼,将谢辞的双眸淋湿。

    萧慕寻发现,他的眼底全是自己。

    他面对其他事时,如行走在雪夜的孤狼,狠厉嗜血。而面对自己时,眼神里所有的黑暗尽数退却,徒留一片澄澈柔软。

    明明对别人,对自己,他都这么狠。

    “你不必如此……”

    谢辞却道:“这一次,是我心甘情愿接受生死契。”

    萧慕寻怔怔的望着他:“可你不是想解除……?”

    “以后不会了。”谢辞将手中的寒刃交在了他的手里,“我几度濒死,都不曾放下手里的武器,它已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而如今,我将它交给你了,从今往后,你来决定它是封存亦或出鞘。”

    祝明霄躲在暗处,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底。

    他不再停留,而是转身离开了此地。

    他方才看得清楚,阿寻已经对谢辞彻底敞开了心扉。

    这是他前世今生,都没能得到的东西。

    为此,谢辞献上了所有,包括他那条命。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