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章第 68 章

作者:一半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白驹过隙, 时间匆然而过。

    半年之后。

    昆仑山上依旧寒冷,四周之景雪衣素裹。

    落雪阁中, 静谧一片。

    一银发之人阖眸静睡, 眼睛忽动了动,渐渐醒了过来。

    睁眼看到外面刺眼的日光, 舒明立微微皱眉, 欲想将床畔的帘子拉住, 而一抬手, 感觉到手被桎梏, 顿时一愣, 垂头看去。

    原本一个人睡的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许是早已习惯,他叹了口气, 将被子给这不速之客盖上了一些,而后靠在了一边,任由其紧紧将自己的手腕把着。

    这么久了, 还是没有把楚修云要和他一起睡的这个毛病改过来。就算是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跑来一旁的客卧休息,但时限一到他强制进入休息状态后第二天醒过来,身边准躺着一个人。

    舒明立低头看着楚修云, 有些好笑:和他一起,这人也不为别的, 只是一只手握着他的手腕, 不多触碰, 甚至脑袋还惯性别向他处, 没有半点亲密的意味, 就是单纯的睡觉。

    也是奇了,难道他身边是有安神作用?

    看了楚修云一会儿,见人睡得很沉,舒明立顿了顿,悄然伸手靠近。

    而刚近了一点,原本静然阖眸的人就睁开了眼,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舒明立伸到他面前的手,微有些淡漠。

    舒明立手指头僵动了一下,默默的收了回来,干笑:“你醒了?”

    啧,每次想给他看一下身体都是这样,一靠近便醒了过来,根本不给人半点机会。

    楚修云初醒的淡漠渐渐褪去,皱了皱眉,松了开他的手腕起身。

    墨发散开,在他胳膊上一划而过,带来了些些痒意,舒明立眉头一跳,默不作声的收了自己胳膊,问道:“今天你不早早去修炼?”

    楚修云不答话,一言不发的将外衣披上。

    他不说话,舒明立倒也不在意,这些时候和他朝暮相处,对楚修云的习惯脾性他是越来越清楚了。

    早晨初醒他向来少言寡语,一般而言问三句他才可能答一句。

    也从床上磨蹭了下来,舒展了下身体,舒明立打量着人。

    少年人一旦发育起来个头就蹿得很快,楚修云原本和他相近的身高短短半年就已经超出一节。

    青涩和稚嫩不知觉中已悄然褪去,露出一种初熟的青年俊气。

    他脸上轮廓变得分明,之前眉宇间的那种柔色就散了去,不经意间会显出几分冷戾,所幸那一双桃花眼还是起了些近人的作用,让整张脸看起来不至于拒人于千里之外。

    长得是越来越不愧对于书上形容的‘妖孽’一词,舒明立不由自主就生出了几分孩子长大的欣慰之色。

    察觉到后面的人脸上一抹莫名的笑容盯看着自己,楚修云垂下眼睑扫了他一眼,抬脚便走向了衣橱。

    眼看着楚修云拿了一件衣服,舒明立有些无奈:“有那么多颜色的,怎么又拿黑色。”

    斜扫了他一眼,楚修云启唇:“话真多。”

    声音带着些早晨初起的沙哑,开了口后,他便有所发觉,皱了皱眉,没再说话。

    舒明立笑了笑,从桌上倒来了一杯水在手中用灵力温了一会儿,递了过去:“喝点润喉。”

    楚修云接过后饮尽,抬脚往外走去。

    舒明立在他走出去后也伸手拿了一件暗绯掺白的袍子抱在怀里,而后过去将剑架上的折雪摘了下来,亦步亦趋,看起来很是体贴。

    但等到了地方,等人下泉之后,他便原形毕露。

    眯了眯眼,舒明立很淡定的把楚修云取出来的黑衣服换成了手上的,而后将折雪随手扔进了水里任由泉流冲刷,扭头就走。

    动作行云流水,熟练的不像话。

    楚修云自然也看到了,斜了他一眼,眉尖微皱,只觉得碍眼一般移开了目光。

    “舒......舒大人。”

    出了外面,几个侍女匆匆赶来,为首的那个一看到他,一愣,便赶忙低头作礼。

    舒明立看到她,挑了挑眉:“恩,你们这是?”

    那侍女看起来有些忐忑,拘谨的将手中捧着的东西托了起来,上面有草叶、花木之类的物事。

    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些是什么,舒明立笑了笑,出声道,“今天他不练功,来得早,就不用布置泉池了,这些东西...…”他拈起一片叶子,闻了闻味道,确定了这就是楚修云身上沾得那种味道,哼声,“倒是会享受。”

    那侍女不清楚他这是什么意思,只能直愣愣的同一起来的人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们回去吧,今日不必操劳。”舒明立道。

    他话落,便没再停留,拿着楚修云的衣服便从这里走了出去。

    人影在这处消失不见后,那站在后面的侍女没忍住道:“也只有舒大人能无所顾忌的接近魔子大人了。”

    “毕竟两位大人关系不同寻常,”又一人低低接话道,“也多亏舒大人,魔子大人性情现在才稳定了许多,以前…”

    “的确,舒大人就像是天生降魔子大人的,”有人轻笑:“魔子大人定是对他欢喜得紧,才如此纵容。”

    “嘘,魔子大人就在里面,你们不要命了?”

    “放心啦,舒大人不喜杀生,以前有一次魔子大人因事迁怒侍仆重罚,舒大人同他闹了许久的别扭,到最后还是魔子大人将那侍仆救回来这事儿才翻过篇儿去,有舒大人在,魔子大人不会轻易动怒的。”

    “可话虽如此,在这魔窟里,我们区区凡人,还是要谨言慎行,你不知道伺候那几位的侍人过的有多苦……”

    “……”

    她们说话的声音渐小,慢慢在这里消失不见。

    清晨的泉潭云雾缭绕,又回归了之前的安静,仿若无人。

    舒明立在回去的路上,脑中想着:这半年来,楚修云的黑化值都没再动过,情况很是不错。

    这么久的试探中,他也差不多摸清楚了他的处人脾性。

    总之来说,对于视己之人楚修云的纵容度向来很高,只要你不做一些不太出格的事情,他的反应也只是不痛不痒的凉凉看你一眼,眼神是有些凉,却无伤大雅,不会追究。

    不过,对外人来说,便没这么温和,即便当时不表现出来,事后也要想办法报复回去。

    就臂如...

    对那个几次来这里碰壁的崇尸。

    在昆仑山上待了些时候,舒明立对山上的这些魔道势力,靠着平时的旁敲侧击也有了些了解。

    除去奚以给楚修云身边分派的宁华、幽鬼、边乌三个人外,最多在他面前晃荡的就是这个长的奇奇怪怪,手长脚大,脖子也比旁人要长一指的崇尸了。

    崇尸的本事,听言是擅蛊,而他这个人,应该是对楚修云极为不喜。每每过来,其言语和神色中都透露着一种排斥和厌恶,而且在厌恶之下,甚至难以掩盖的还有一些杀意。

    杀意的来由他自然是留心打探了,打探出来的原由,是因为楚修云杀了他的至亲。

    至于他至亲是那个…

    虽未有人提过,但舒明立也推测出了差不多。

    除去这崇尸以外,这山上有名号的大头有三个人。

    奚以自不用说,从始至终他就是个‘主上’背景板,存在感的确十足,也颇为神秘,他从未见过。

    另一个乃是阴雀一族的刺琼。

    那刺琼舒明立见过一次,长得着实不太漂亮,脸上的五官就像被扇了一巴掌都陷了回去,言语行动诡谲,来到落雪阁中话未说过多少,就已经将青依吓到快要晕厥。

    而他们两个之外,却还有一个不曾露面的。

    那人,名为崇鬼。

    以楚修云曾今所言,就是这个崇鬼,将整个青姓一族都蒙蔽了为奚以东奔西走。

    从姓,还有本事上看。

    这崇鬼和崇尸一个善惑,一个善蛊,都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甚至还有些相通之处,因而他们两个人之间必有关联。

    那很有可能,这个一直不露面的崇鬼,就是那个被楚修云下了手的崇尸至亲。

    他这个想法也并非无根无据。

    纵然楚修云现在黑化,但做事依旧是极有分寸,不可能会无端杀人。

    以前在罪恶城时,就出现过一个手脚奇长、险些将楚修云控制引诱出去的白袍人,若那崇鬼就是那个在罪恶城的白袍人,那楚修云便有对其下手的动机。

    也正因为这样,崇鬼被杀,楚修云才得罪了崇尸。

    回了居室中,舒明立将楚修云取出来的黑衣塞进了衣橱之中,脑袋中想着剧情。

    正道势力半月巅、九爪一族、天医谷和地狱之沃,主要出场人物他大都见过了,魔道势力这半年也摸的差不多,而脑袋中却有些疑惑,他一直不太明白:

    正道势力忌惮楚修云之由可以想通,但魔道这么对他的包容和追捧,无论怎么想都感觉有些蹊跷。

    正想书中所写那般,奚以将楚修云地位捧的极高,就算是楚修云一到了地方就杀了他的心腹大将崇鬼,他也未对他怎样。

    魔子的地位就那么高,在魔道之人的心中来讲就是那么高大和不可玷污…就算是邪魔这等级别的,也甘愿臣服?

    但如果真是这样,那崇尸又是什么回事?他的厌恶和杀欲也表现的着实太过于明显。

    还有奚以的目的…

    《灭魔》里写过,他是从地狱之沃中逃窜出的一个邪魔,这个逃窜的时间似乎和小说表现出来的不太一样,书中所描写的他是近些时候才逃了出来为非作歹,而实际上就李天舒那一事,舒明立却得知其早在十二年前魔纹之乱前就已经盘踞在了半月岛上。

    早有预谋,目的极为明确,就是要掀起动荡,重蹈十二年前的覆辙。

    就是像小说中写的那样,为了魔道重生,找到地狱之沃将之再次摧毁,让邪魔重临?

    可能是人间祭祀那一处现实和小说上的描写相差甚大,舒明立也有些犯疑心病,时不时会想到这一方面,可转而又想着大多数小说中反派都是为了什么魔界重临、以雪前耻,奚以的目的简直是纯粹到毫无疑处。

    这个疑惑,更像是他多心了。

    叹了口气,舒明立转身往外走。

    然而走了一步,他就见楚修云身上带着水汽、一身绯色衣袍走了进来,除去没有表情以外,从姿态上看,端的是一副玉树临风、潇洒飘逸之风。

    没忍住,他眯了眯眼,唇边挂起了一些笑意。

    而低头一看,看到楚修云空荡荡的手,舒明立微愣:“剑呢?”

    “自己去拿。”

    楚修云开口,看了他一眼,声音毫无起伏。

    舒明立:“......”

    行吧,虽然这人是不会计较一些小事,但恶劣的本性自从知道他并非‘爱慕的人’之后就不再掩盖了。

    舒明立也只能出去找剑,而到了泉潭发现什么都没有后,顿时嘴抽了抽,又转了回去。

    回去之后,便看到那个已经收拾妥当的人烹了茶在那里品着,腰间正别着一柄通体白色的剑。

    “你耍我吗?”舒明立瞪了他一眼。

    而楚修云却是丝毫没有整人之后的惭愧之色,扫了他一眼,冷淡道:“蠢。”

    舒明立:“......”

    无缘无故又整人,他这是哪儿又招惹这小混蛋了?

    想了半天没想出来,他不悦道:“你现在是越来越目无尊长了。”

    楚修云眼睛看着舒明立,看了半晌,面无表情的移开了视线。

    他又是这一副不露半点情绪的样子,舒明立看着,羞恼渐渐褪去,忽然感觉有些挫败了。

    叹了口气坐到了桌前,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去拨弄那桌上羽扇的流穗,他托着腮帮子想:

    虽说楚修云的黑化值终于是稳定了,但他表现出来的却也越来越高深莫测,不叫人窥探半分情绪。

    如果不是每天晚上都要过来蹭他床睡觉,舒明立几乎都觉得他已经楚修云产生了一座山的隔阂感。

    而就在他郁闷之中,便见一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将一小盏茶推了过来。

    舒明立一愣,抬眼看去。

    楚修云一只手背托着下颚,墨发披肩,整个人就在光下而不太真切,面上虽然冷淡,却因为本来皎好的面庞添了些颜色,无端生出了几分惹眼。

    这一形象就这么揉在了逆光之中,正挠在人痒处。

    心跳毫无征兆的快了一拍。

    反应过来自己失神,舒明立立马移开了目光,有些窘迫:楚修云这小子,现在长的是越来越......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