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6章第 66 章

作者:一半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一番采购, 回去之后已经到了申时,天色将暗,舒明立看着后面满载的吃食衣物心情异常满足。

    只可惜还没高兴多久, 他便见宁华面色沉重赶了来。

    见到楚修云, 宁华一作揖, 沉声道:“公子, 晨荀不见了!”

    楚修云摘下斗笠,眯了眯眼:“不见了?”

    “是, 不知何时不见的,外面的人看着只是一晃神的功夫,人就已经消失。”宁华道。

    他一话落,立马有不少的目光投在了舒明立身上, 舒明立愣了愣,看向楚修云。

    楚修云却没有看他,也没转过身来, 顿了一会儿, 声音淡道:“他的追魂术已毁, 人死了活着并无差别,算了。”

    宁华自不会反抗他的话, 闻言点头:“是。”

    可他这样, 旁人心中却有些非议, 有一人忿然出声道:“魔子大人, 你身边的这人一来了就阻我等行事, 现下他和晨荀接触之后那晨荀又突然消失, 你心中竟然没有一点怀疑吗?!”

    楚修云冷淡的看向出声之人。

    他不言语,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出,舒明立心里自然也不可能平静无波。

    晨荀他晚上会放走,所以他也早做好了到时候被楚修云惩治的准备,甚至连普渡众生、不忍杀生那一套白莲花的人设想好了。

    而这突然出一岔子,人不知道被谁救走,他还没做事情就背了个大锅。

    …楚修云会信他吗?

    还是怀疑他和旁人勾结,刚才出去这一遭是为了调虎离山?

    而就在舒明立惴惴不安之中,楚修云开了口:“你是谁?”

    “属下是刺琼大人麾下之徒,乔城!”那人硬气道,对楚修云似乎丝毫都没有畏惧。

    “阴雀族人?”楚修云突然笑了一声,他眼尾微抬,那双桃花眼中泛出的冷气却宛若实质的刀锋,饱具寒意:“看来你的主人,没教过你什么叫听命行事。”

    身畔的黑炎乍起,毫无预兆的冲向了那乔城,根本来不及旁人反应,眨眼的功夫乔城便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声痛苦的惨叫。

    舒明立一怔。

    有和乔城一起的人面色顿时大变,立马跪下道:“魔子大人,乔城...乔城他一时口不择言,无意冒犯,我阴雀一族修炼不易,难成人身,还请大人手下留情啊!!”

    “修炼不易,”楚修云讽笑:“食青姓一族夺之化形之能,的确不易。”

    “崇鬼能把那一族之人都迷惑操控,你们是觉得,我也像青姓那些蠢货一样被他操控,对你们这些不该有神智的畜生,心怀敬畏,听言行事?”

    分明是笑着,而他声音却冷若冰窖。

    地上打滚的乔城黑气四漫,挣扎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最后,黑炎磅礴而起,渐渐吞噬了魔气,消失不见。

    原本在地上的人,在黑炎消失之后,竟然变成了一只死去的阴狗雀!

    在场的人见这一幕,都立马跪到了地上:“魔子大人饶命,魔子大人饶命!”

    显然这一记杀鸡儆猴效果很好,那些刺琼麾下的人都不敢再多言,伏首畏惧。

    楚修云漠然收回视线,而往前走了几步后,他忽想起什么,转身看向舒明立。

    见他看过来,舒明立才从刚才得知‘夺青姓一族化形’的真相中将思维抽离出来,笑了笑,偏头:“怎么了?”

    楚修云眯了眯眼。

    舒明立脑海中突然想到什么,恍然,走到了他跟前,低声道:“原先有些不忍,不过这东西的确罪有应得,你不必在意我的想法,心里有数就好。”

    “...”

    空气一瞬间凝滞。

    楚修云目光霎时就冷了下来,“我没有在意你的想法。”

    留下这一句话,他径直便走了回去。

    晨荀被救走,之后便不用他再费心,楚修云得知以后也不怀疑他,舒明立心情自然很是愉悦,没忍住勾唇笑了笑。

    这样…明明就很好。

    不过,那救走晨荀之人既然能将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救出去且不被这重重防卫那发觉,那修为必然了得。

    …难不成晨荀原本就不会被楚修云捉回来?

    转念一想想到这一茬儿,他顿了顿。

    正在他沉思之际,宁华上前来道:“舒公子。”

    舒明立回过神:“何事?”

    宁华脸上挂着一丝不苟的笑容:“您买回来的这些东西,无法传送回去,我派人先行一步运走可好?”

    舒明立哦了一声,淡笑:“你随意。”

    宁华鞠了一礼,而后往别处走去,而刚走了几步,舒明立两个手指摩挲着,突想到什么开口:“华大人,我今天晚上在何处休息,可有安排?”

    “您的休息之处,公子尚未吩咐。”

    没吩咐啊。

    舒明立摆了摆手,宁华便从这里离开了。

    等他走后,舒明立踱步进了楚修云休息的居卧之中,只见他正摊开在案几之上写什么,便凑了上去。

    楚修云拿着笔的手一顿,偏头便见舒明立微微皱着眉头,正仔细打量着他所写之字。

    而动作虽看似亲昵熟稔,他的手指却紧抓着衣服,眼睛还时不时往他身上瞟,显然注意力根本不在那纸上写得什么上面,反倒是像在全身注意着他的反应。

    楚修云眉心跳了跳,眸中略有些阴郁之色。

    半晌之后,他冷声开口:“你若无事,就去睡觉,别在我面前晃。”

    “睡觉...”舒明立挑眉道:“说起这个来,我今天在哪里休息,你让他们给我安排一个睡觉的地方?”

    “就在这里。”

    回复声毫无起伏。

    他话罢,舒明立没忍住抬眸看过去。

    这小混蛋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分明一副冷淡到极致的面色和口气,而说出的话却半点都不容置喙。

    以前对楚修云会和他一起睡,他还会想成是他有些缺乏安全感,但现在...

    “那床就那么小,我们两个睡有些挤啊。”舒明立一本正经道。

    楚修云凉凉的看了他一眼:“那你站着睡。”

    舒明立:“...”

    不把他当‘爱慕者’也不太好,一点点漏出来的柔意都没有了。

    “目无尊长。”舒明立口中嘀咕了一声,而后伸展了一下身子,靠在窗口看向外面。

    被他随手丢在石墩子上的生灭已经不见了,估摸是被收了起来。

    百无聊赖,舒明立回头看楚修云还在那边继续写,目光扫过他肩处,在他白天受伤的地方停留了一会儿,开口:“已经有人知道晨荀被藏身在这里,你们的人不准备换个地方吗?”

    楚修云声音无端染上了些许杀意:“来一杀一,和你无关。”

    舒明立:“….”

    对他口中的杀意有些不满,他皱眉:“楚修云。”

    楚修云不再理。

    舒明立眯了眯眼,继续道:“修云?”

    “小云儿?”

    “...”

    楚修云猛地放下笔,面色不善的看了过来。

    舒明立也大概读懂了他此刻内心,大抵是又气又忍,毕竟前不久他才被他威胁重伤,此刻却又没心没肺撩拨,简直…

    有些闹心?

    可虽是读懂,他却毫不畏惧,温和笑道:“你过来,我帮你看看肩膀的伤。”

    “…”

    楚修云转回了身子,厌烦道:“不用。”

    舒明立努了努唇,叹气。

    他算是知道了,这小反派对感情的把控精准得简直不似常人。

    对你好的时候,他好像满眼都盛满了你,就像你是独一无二,但要是发现你要的不是这个,就立马收拾的干干净净。

    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些惆怅和小小的失落,舒明立托着腮帮子,手指微点桌子。

    这样...倒也正常。

    这才是正常的。

    目光看向外面,一会儿的功夫天色已经全暗了下来,月影稀疏,倒也有几分幽暗之美。

    舒明立不知觉有些出神,抬头看向月亮。

    算起时间来,他到这边的世界已经一年多了,原先那副身体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

    死了?

    还是正在医院里躺着?

    谁在照顾?

    …阿姐吗。

    之前的朋友同事的脸一个个在面前晃过,舒明立不觉有些恍惚。

    而就在他出神之际,突然一阵阵咳嗽声将他的思绪拉扯了回来,回头看去,就见楚修云扶着案几,面色在烛光之下惨白一片,立马起身走了过去:“楚修云?”

    楚修云面上微有些疲惫,目光游散,直直就倒在了他身上,声音干哑:“有些疼。”

    “疼?那里疼?”舒明立皱着眉,手放在他额头上感觉到一片冰凉,正待运灵力探看一些他的身体,便感觉楚修云靠着他的肩处湿了一片,低头一看全然是血色,反应了过来:“你的伤口渗血了!”

    将楚修云扶去了床上,舒明立把他肩处的衣服褪下。

    那原本已经被他运灵愈合的伤口果然裂了开,他皱了皱眉:“怪了,之前明明已经...”

    应声而来的是几道重重的咳嗽。

    舒明立顿时也顾不上想是怎么回事,连忙将手覆在了上面帮他愈合。

    楚修云抬了抬眼睑,身体作势就要往里面移动,但很快被舒明立一把按住。

    那道清冽如泉的声音便在耳畔响起:“不要动。”

    楚修云微顿,抬手搭在了按着他的那双手之上,以为他想要将自己的手拨开,舒明立皱了皱眉:“听话,很快就好。”

    手指顺着舒明立的骨节而上,楚修云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腕,声音很低:“舒明立。”

    “怎么?”

    他口中似乎有呢喃了什么,但着实声音太低,不太清楚,舒明立俯下身也只听到了一个含糊不清的尾巴是什么‘走’,想再问一声,只看到楚修云已经阖上了眸子。

    烛光本就偏橘,照在他的脸上投出了一些暖色。

    楚修云的模样本就很好,这是舒明立一直都知道的,而现在看来却是更甚,他睫毛纤长浓密,敛起那双含情的桃花眼,那种强撑起来的成熟和戾色褪去,就显出了几分和年纪相符的乖感。

    舒明立不由得恻隐之心又澎湃了起来。

    正是不谙世事、肆意玩闹的年纪,楚修云身上却背负了太多。

    正道的诬赖仇意、魔道叵测的算计,还有他本身那种亦正亦邪的徘徊,时时刻刻都可能会被拉入深渊。无论堕落与否,都化成了沉重的枷锁,要压着人喘不过气来。

    想着,舒明立叹了口气,心道:他也是没治了。

    无论这小王八蛋在人前有多么阴晴不定和恶劣,惹人发火,可一旦露出这种脆弱之色,他总是…

    手指在他眉心处点了点。

    楚修云微微皱眉,哑声道:“怎么?”

    “时间也不早了,我帮你治疗伤口,你直接睡吧。”舒明立道。

    楚修云偏了偏头,似乎是点了下脑袋,又像是没有,总之是又阖上了眼,沉默不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烛光摇曳,四处静谧。

    现在时间充裕,舒明立也不着急,耐心的一次次治疗他的伤口,直到最后渗血的创口再次愈合才松开了手,想要将楚修云平放到床上去。

    而手一牵动,便感觉到有些牵制,舒明立这才注意到他的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楚修云牢牢的握在了手里,不觉有些无奈。

    “好了,松开我睡觉。”舒明立低声道。

    楚修云毫无反应。

    已经睡着了吗?

    舒明立想了想便将楚修云往里挪了挪,自己侧身子坐到了床侧,准备就凑合一晚。

    然而脚刚上了床,便感觉到袖中有个小小的硬东西,反应过来了那是什么,他顿时嘶了一声,轻叹。

    糟了,忘记界石了。

    界石这种可以用来赶路的东西,保不定封逸飞什么时候就会用,他要是拿走了,那封逸飞找不到,剧情指不定又能偏出哪个幺蛾子。

    沉思了半晌,舒明立偏头看了看楚修云,而后抿唇,小心的将自己的手腕从他手里抽了出来,走到了案几旁边,握着笔杆想了半天,之后简单的写了一句话:

    先行一步游玩,昆仑山上再见。

    ——舒明立。

    写完之后,几乎能想到楚修云明天早上看到这张纸后的脸色,他苦思冥想,又添了一句:至多一日,很快就回。

    写完之后还感觉有些不太.安心,舒明立来回踱了几步,手上转着笔,忽想到什么,他摸出了自己身上的东西:

    一本医书、簪子、还有楚修云的两个荷包。

    脑袋转了转,舒明立将自己头上戴着的那个木簪取了下来,然后塞进了楚修云的手里。

    留信说了出去的目的、回来的时间、也留了信物。

    ...

    而提剑走到门口之后,舒明立抿了抿唇,又折了回去,提笔又在那纸上继续写道:回去以后给你带礼物,身体第一,不要强迫自己,昆仑山冷,多穿衣物。

    写完这些以后,他才放下了些心,推门走了出去。

    …

    而就在他走了没多久后,楚修云原本阖着的眼睛却睁了开,目光清明,没有一丝困意。

    “公子,要将他带回来吗?”宁华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楚修云刚才握着舒明立手腕的手动了一下,将那个木簪握在了手中,却不答话。

    半晌之后,他垂眸,将所有的焦灼、忍耐和克制都收了回去,声音干哑:

    “不用。”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