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章第 65 章

作者:一半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自从人间离开之后, 他便没再见过楚修云穿过白衣和绯衣。

    张扬含笑的少年不再,多时是板着脸,目色阴郁, 少见几些明朗, 即便是和他一起时那看似笑意的眼中也是深不见底, 叫人难以揣测。

    叫他重新变得开朗一些, 应该有些任重而道远…

    在原地惆怅了一会儿,舒明立起身走了过去, 似是不在意道:“附近应该有仙门驻守之地吧,我们去逛逛?”

    楚修云看了他一眼:“通缉令下,去众人目光之下只是自投罗网。”

    舒明立:“...”

    也是,这几天过的太过安逸, 他倒忘了还有那么个存在。

    “我会留晨荀一日的性命。”楚修云开口。

    舒明立一怔,立马看了过去。

    楚修云往前走去,避开了他的视线, 声音毫无起伏道:“但到最后他必死无疑。”

    “舒明立, 你刚才帮我除降魔锥, 这是作为交换的。”楚修云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

    显然刚才摘去降魔锥对他的身体还是有些影响, 楚修云唇色略微苍白。

    在那张脸上, 他的眼中黑白分明, 看不出来其中深藏的情绪, 而舒明立看着, 无端却有些想笑, 唇勾了勾:“这么知恩图报?”

    原本想过去揉一揉这分明是顾及他感受才网开一面的人的脑袋。

    但想到楚修云之前对他的误会,舒明立克制了一下自己的念想,问道:“那我现在可以去看看他吗?”

    楚修云面无表情:“随你。”

    舒明立转过身寻了个随从,那随从低眉,一言不发的就带着他去了关押晨荀的地下室中。

    临要进去的时候,后面匆匆跑来一个人,手中抱着一个白袍子,道:“舒公子,这是公子让您披上的,说是您非魔道之人,身份特殊,不管怎样都掩藏好自己的身份,莫要暴露。”

    舒明立微微挑了挑眉,而后将那袍子一抖披到身上,再戴上帽子,整个人就变得和那些白袍人没什么差别。

    “公子还说。”那人又出声道。

    舒明立看过去,便见他似乎有些犹豫,半晌才开口:“说您赶来时舟车劳顿,等做完想做的事后,可以去净身除一下身上的…”

    “…”

    他话未全说完,但舒明立也很快反应了过来,嘴抽了抽。

    倒是忘了,他现在身上还满是“异香”,也难为楚修云刚才和他那么近距离接触。

    点头当做回应,那人很快就离开了,链锁的声音响起,看守地下室的人将门大开,舒明立便在站定到了晨荀面前。

    之前在人间遇上之时意气风发的三长老此刻状态绝说不上好,那只断臂被粗鲁的用布子裹着止血,头发杂乱,嘴唇干裂,衣服上也多是伤破之处。

    见有人走了过来,他抬眼,那双眼睛却依旧是厉色十足,狠狠的瞪着他:“魔道的杂碎,叛徒!”

    原本正捉摸着怎么把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出去,舒明立听言这句话面色瞬间冷了下来,眯眼:“老头,你说谁?”

    “呵,之前挡了楚修云的人就是你吧,一身灵力,现在却披上那些白袍,连面都不敢露出来,”晨荀呵了一声:“怎么,被楚修云说动了,也要叛逃入魔道是不是?!”

    “您的脸,也真是大,”舒明立把玩着袍子上的束带,漫不经心道:“身修灵力,就是你们的人了?一旦和魔道有交际,就是叛变了...我叛的是谁?”

    “叛的是半月巅,还是叛的整个仙门?”

    “我半月巅,怎会有你这种心术不正之徒!”

    “自然,半月巅我是高攀不起的。”

    舒明立笑眯眯道:“有一个将自己嫡系弟子抛出去当做掩饰自己错误的虚伪巅主,一群是非不分,只知道闻着魔气咬人的疯狗下属,就算是放在我脚底下让我攀,我也迈不出去那脚啊。”

    晨荀闻言,面色顿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显然是被气的不轻,胡子都跟着颤抖:“竖子!你竟敢——”

    舒明立冷笑一声。

    之前他不知道,但既然和楚修云切实经历过那些剧情,明白他的确是被那些师兄师伯冤枉的,纵然理解,心里还是有些没发出去的火气。

    更何况他说的也不假。

    原著上曾说道,这时候简弘放下的通缉令之由是‘楚修云伪装欺上瞒下,身负鬼脉却早便和外人勾结隐瞒骗取亲近之人的信任,叛出巅上’,果决又武断,将自己的责任和过错都撇的干干净净,说是虚伪和疯狗,一点都不过分。

    “晨荀,我问你,你当真在人间的时候对楚修云所遭遇之事没有半点怀疑?”舒明立开口,温和散去,声音就显出一种直逼人心的冷然。

    他话一出,晨荀就面色微变:“什么意思?”

    “楚修云,他在半月巅上,被你们那么防范,每月都必须入第三层净水,身边跟着红莹和古岑两个金丹修士,他何有机会去勾结魔道,还在你们众目睽睽之下欺上瞒下...”

    他说着感觉有些可笑了:“简弘从小将楚修云一手带大,察觉不出来,他是鬼脉?”

    晨荀面上阴沉了下来,眯眼:“阁下到底是谁?!为何对我半月巅上之事如此了解!”

    “刚才骂我竖子,这就阁下了?”

    舒明立嘲了一声:“说你们虚伪,还真是玷污了这个词。”

    晨荀额头上青筋直跳,咬牙,才忍了下来:“楚修云天生鬼脉,防不胜防,难道因为他,要我们全巅上下遭受非议吗?!”

    “不想让你们全巅上下都遭受非议就不要把所有的脏水都往他身上泼!”

    舒明立有了几分压制不住的怒火:“你们都是死人吗?瞎?”

    “呵,”晨荀却是冷声道:“你说的倒是轻巧,鬼脉之害,令人闻风丧胆,就算那些事有的不是做的,楚修云也绝对在其中脱不了干系!”

    “是啊,鬼脉的确恐怖,如果鬼脉在我身上,可能在小时候,我就将你们都一锅端了,可能在现在,你们半月巅上都没一个活人了。”舒明立笑道。

    “你!”

    晨荀顿时瞪大了眼睛。

    “哦,三长老说的意思可能不是这样,是我夸大其词了,那这样看,你半月巅上安逸度过了那么久,鬼脉也应该不至于有那么恐怖才是,”舒明立端着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从他面前踱步走开:“也真是奇了.....”

    “难道是那简弘巅主,教育得当?”

    晨荀冷笑:“那是...”

    “恩...”舒明立忽然又发声,打断了他的话:“也不是啊,那看现在这局面,那简弘还是自不量力,嘶...你说你们巅主这到底是图什么呢,辛辛苦苦教育了一个早定了名的‘叛徒’,一面关切,一面又深深戒备,吃力不讨好,最后又在那里痛心疾首,满是不忍遗憾,你说这是...犯贱吗?”

    最后这两个词一出,晨荀顿时胸口上下剧烈起伏,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来。

    竟然是被他气吐血了!

    舒明立往后退了一步,摆了摆衣袖,面色却是淡定。

    这些修仙的人都很命硬,他自己也吐过几口血,只是感觉有些不太舒服罢了,调息几下就能恢复过来,自是不在意。

    晨荀强撑着,嘴唇都气的发抖:“和楚修云蛇鼠一窝的叛徒!邪魔外道!!”

    舒明立刚怼了那么久,心里淤积的血火气都发泄了出去,自然是心情大好。

    只可惜就那么被直白深刻的骂了一通,这人还是丝毫没有惭愧,仍然就死认为楚修云鬼脉心术不正,他心思也淡了下来。

    所谓‘正派角色’就是‘正派角色’,大抵是和楚修云这辈子都无法共存的。

    只可惜啊,就算是这样,以防止剧情崩坏,他还是得想办法在今天之前将这个横竖看都不顺眼的人救出去。

    略叹了口气,舒明立往前走了几步,而后抬手。

    不一阵后,他松了松手上的筋骨:“当做先收的报酬了。”

    舒明立走之后,晨荀昏昏沉沉,眼睛两处顶着两个硕大的黑青。

    “宿主,何必如此动怒。”系统在一旁不解道。

    “光做任务有什么意思,这些正派的人做事我看不舒服很久了,教训一下又没什么影响,”舒明立道:“....难道你觉得他们做的对吗?”

    系统很老实回复:“我不知道。”

    “.....”

    “算了,左右楚修云又不在这儿,不影响他黑化值就——”而一出门,舒明立就看到了靠在墙侧的黑衣少年,顿时住了嘴,压低了声音:“他在外面?那我刚才说的话岂不是...”

    系统很淡定道:“您放心,您与我们的一切交流都会自动设置屏障,书中角色不会听到。”

    舒明立松了口气。

    如果因为这个使得作者之心被发觉,他任务判断失败,那还真是一大败笔了。

    见他出来,楚修云抬眸看过去,只是人在阴暗之处,舒明立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能看到在光下的下颚紧紧绷着,嘴唇泛白,没有一丝弧度。

    “怎么了?”舒明立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出声道。

    楚修云动了动,从倚靠着的墙上起身,抬脚走了过来,薄唇微启:“你想去仙家驻守之地干什么?”

    “我...”想给你买几件衣服。

    而话到嘴边,舒明立却感觉有些底气不足,之前楚修云的钱包还在他怀里揣着,里面的银子已经不剩多少,虽然说本来就是他的剑灵,花主人的钱花的天经地义,但几次三番也稍微有些不好意思。

    那些钱怕是不够给他买些好布料。

    舒明立陷入了一个无解的谜题,半晌后,遗憾道:“也没什么事。”

    楚修云看他捏了捏胸口的衣服,面露纠结之色,又满是遗憾,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路过走了出去。

    舒明立连忙跟上。

    白天把晨荀放走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就得等晚上。

    正规划着晚上做坏事,猝不及防前面的人突然停了,舒明立紧急刹车才没撞上去,有些意外:“怎么了?”

    “你刚才说,不是我想的那种喜欢,是什么意思?”楚修云声音从前面传来。

    舒明立一愣,启唇:“是...”

    “我大你许多,你可以叫我一声兄长。”他笑道。

    “宿主,兄长的身份,不如情...”系统道。

    舒明立立马低道:“闭嘴。”

    “...”系统微有些郁闷。

    刚才宿主色.诱失败了吗?

    那屏障的确有用,就这么近的距离,楚修云都丝毫没有察觉。

    他沉默了半晌,又往前走去,声音不含任何情绪:“你大我多少。”

    “我大你...”舒明立想了想,年纪自然是越大越好,便道:“可能有几百岁吧,之前浑浑噩噩,时间太久了。”

    楚修云:“...”

    他转身,从上至下将舒明立看了一次,冷嗤了一声。

    舒明立接收到他的打量:“不信吗,我们这种天生之物,外表看起来自然和实际不相符。”

    “天生之物...”楚修云看着他,笑了:“所有的剑都像你这样吗?”

    第一次和他正面交谈他的身份问题,舒明立抿了抿唇,也稍微有些紧张,声音越来越低:“不知道,可能,我天资聪慧,早在你之前,我就已经有意识了,后来吃了玉髓,才...”

    端详着楚修云的面色,却见他脸上没什么变化,他稍微松了口气。

    以折雪的身份在他面前坦白,实际而言的确像系统说得那般有些暴露的危险,无怪乎别的,在《灭魔》世界中并没有过对剑灵可以化形的描写。

    即便是主角封逸飞与绝命,在他坠入血阳妖泉时,也只是隐约能感觉到一些绝命之灵的存在。

    之后以秘境之主的残魂给予他的闯关奖励,借妖泉深处之物,才修复了绝命,达到了人剑合一,但纵然如此,心意相通,人剑合一,也只是绝命可以将自己心中所想传递给封逸飞,全文从头到尾,他都未化过形。

    那妖泉深处之物和莲华叶有没有关系他不知道,但就效果看来,是没有他干涉剧情所用的莲华叶效果好。

    折雪化形,的确是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BUG。

    这样想,舒明立倒是可以理解之前楚修云为什么要把黑炎种在自己的体内了。

    一个不在常理又刻意接近的人,就算是有契约关系的本命剑灵,也终究是未知的...

    手不由自主按了按那处被下咒的腰侧,舒明立抿唇。

    余光看到他的动作,楚修云一顿,移开视线,往前走去,声音毫无起伏:“我要去镇上买一些东西带回昆仑山里,如果你也想去,就同我一道。”

    “恩?你不是说有通缉令...”

    楚修云一言不发,舒明立见几次搭话他都不理了,便也住了口。

    很快,舒明立去清理了自己身上沾了的味道后,两人伪装了一下,就到了附近一个名叫琼中的镇上。

    虽说通缉令下,有仙门各地都在严加排查异动,但十几日已过,许是查无音讯,又或许是这地方偏僻,门口把手竟然很是松懈,楚修云带了一批人进来,也全无阻拦。

    带进来的人看似是去采办东西了,很快就四散去,楚修云和舒明立就慢悠悠的踱步在大街上。

    走了许久,都见他漫无目的,舒明立有些想买布料的意思,没忍住道:“我们要不去衣店逛逛?”

    隐藏在斗笠之下的人似乎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吱声。

    是他的错觉吗?

    总感觉这人突然话少了许多。

    舒明立皱了皱眉:“楚...”

    而话刚出,一个东西就从斗笠之下飞了出来,他接住,定眼一看,是个沉甸甸的荷包。

    “想买什么就去,这次回去之后很久不会下来。”楚修云冷淡道。

    舒明立:“...”

    他唇微勾起一个弧度,又很快平复下来,咳嗽了一声:“好。”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