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4章第 64 章

作者:一半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若是一个人在恨念之下被所谓定义支配,任由自己向别人肤浅言论中的轨道靠拢, 在最后, 只会是独自一人, 除了憎恶和血腥再无他物...”

    舒明立声音低哑,说到最后也说不清楚自己想表达些什么,抿了抿唇,感觉到灵力触及到那冰冷的降魔锥, 他住了口收敛心神。

    要将那降魔锥之中蔓延出的黑线根根从骨肉中剥离, 其中痛苦可想而知,刚刚牵动了一下,楚修云呼吸便明显重了一些。

    没有麻痹知觉之物, 舒明立也只能尽力不去牵动他的神经, 一边将之剥离,一边极力去修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额间的细汗凝聚成珠,顺着脸庞流入衣领中消失不见,有一滴直落在了趴着的人耳边, 楚修云有所察觉,微微侧眸。

    舒明立正专心替他疗弄伤口, 自然没有发觉这个伤患没有疼晕过去就算了还有心思看他, 只以为是楚修云疼得想要挣扎,手轻抚了抚他的后脑勺, 无声安慰。

    楚修云眼中划过什么, 抿唇, 一声未吭。

    将近一个小时,那些黑线才渐渐变淡,虽有残留但已然松动。

    舒明立向来觉得长痛不如短痛,便悄然将灵力裹在了那降魔锥之上,手指插进楚修云的发间:“楚修云?”

    楚修云眼睛看向舒明立。

    舒明立笑了笑,道:“你知道如果有一个鸡蛋无家可归,它怎么样?”

    显然楚修云对他在这种时候所说之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皱了皱眉,启唇:“鸡…”

    而就在他刚吐言之时,舒明立忽然发力,楚修云原本松垂在一边的手蓦地收紧,嘴张开之际没有忍住溢出了一声闷哼。

    降魔锥‘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舒明立同时也感受到了从腰处传来的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顿时眼冒泪花,但还是忍了下去,极力无视了继续替楚修云修复创口。

    等到血不再往出流,舒明立才稍微松了口气。

    而低头看去,他便看到了一张阴郁的脸。

    “...”舒明立眨了眨眼:“好了,你感觉如何?”

    楚修云起身,将衣服套回身上,看着他,声音毫无起伏:“无家可归?”

    着实没想到他还惦记着自己随口说出来的冷笑话,舒明立顿时哭笑不得:“...你现在感觉伤口如何了?那降魔锥虽然被拔了出来,但伤口极为难愈,要好好养几天才行...”

    而他那边喋喋不休,楚修云却是面无表情:“舒明立。”

    听他声音低沉,舒明立也不由收了脸上的笑意。

    “我并不是你所想的那般脆弱,这点疼,不过尔尔,以后没必要再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

    楚修云直勾勾的看着他,那双桃花眼微眯,透露出一些难以预测的感情:“我已经不会再像之前。”

    听言,舒明立的心慢慢冷了下来,他动了动唇,却没吐出半句话。

    他说了那么多,还是不行吗?

    “你可以忍受得了我现在,是因为你想的太天真。”

    楚修云整理好衣物之后,靠近,抬手勾住了他的下巴,声音中蕴含的情绪不明:“自然,我也不需要你改变什么,你在我身边待着,想让我是什么样子都可以,我会配合你,也不在意。”

    “现在我不讨厌你,”他面上的阴郁渐渐褪去,笑了:“但刚才你所说的话,你所想的东西,可能我要让你失望了。”

    “我,已经是这样,不可回头,你以后不必再费心机。”

    楚修云的声音凉薄,极淡,宛若浮风掠过耳畔。

    他话落后,空气中一片沉寂。

    良久,舒明立突然发出了一道笑声:“我想让你是什么样,你就会是什么样,你这是在玩角色扮演吗?”

    楚修云从未听说过这样的词,看向他,眯眼:“什么意思。”

    “没什么,”舒明立摇头,避开他的手,从床上起身,目光从衣服上沾上的血痕一扫而过,开口:“刚救了你,就违逆我…如果是装的话,也应该乖一些,指不定服服软我就信了,不再深究呢?”

    “只是让你认清而已。”

    楚修云目光一点不移的就在他身上,冷面道:“不过你就算知道了,也别想着离开。”

    舒明立闻言,仿若想清楚了什么,脸上带了一些笑意:“这是在撒娇吗。”

    楚修云听言,面上的表情立马就变了:“你说什么?”

    “之前在外面,你故意那样说,现在也是,就是看我会不会信你,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不可回头...”想到他刚才所说的词,舒明立看着楚修云,笑眯眯道:“还不让我走,不是撒娇是什么?”

    “你想的倒是...”

    “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听。”

    楚修云话未吐出半截,舒明立就截了茬儿,走了几步,舒气道:“我一直看着你,除了有几天被你扔下以外,一直都在,我自己选的人,我还能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吗?”

    楚修云着实没有想到自己的形象在他心里居然是这样,额上青筋跳了跳,冷笑了一声:“你爱信不信。”

    他果然是已经知道他和折雪的关系了。

    舒明立看楚修云听到他这句话后一点都没有意外的神色,心想。

    也是,他一来了就操控折雪,早该暴露了,刚才听到的那几声折雪应不是错听。

    既不担心楚修云怀疑他别有所图,索性舒明立也放开了说,笑了笑道:“为什么爱信不信,我信你,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楚修云:“...”

    现在除了信,也别无他路。

    既不舍现在放手,又不愿像简弘之流那般强行洗去他的邪念和重重惩罚。

    从决定干涉楚修云发展的那一刻起,他便不能再退步了。

    就算心有顾忌也罢,数据显示得再清楚也罢。

    不信他,若时刻怀疑,又拿着关切当做借口去指责,最终他和那些书上之人也别无两样。

    若信他,不以所见所听虚物为凭,单就看着这一人来说,楚修云于他心里依旧还是个隐忍颇多,稍有些恶劣的少年。

    书上表现出楚修云之所以黑化,除去鬼脉本身,主要原由是所有人都对他心怀忌惮、满载不信任和怀疑,若不论他所表现出的恶劣多少,始终信他心里残存的一片真挚。

    …到最后呢?

    舒明立想清楚了这些,不被一叶障目,心便也定了许多。

    定下心后,想到楚修云刚才的话,他反应过来有些奇怪,疑惑开口:“不过,你刚才说,我想让你是什么样子...难道我之前有想让你是什么样子了吗?”

    虽然知道这人装模作样已经成了习惯,但他还真没发觉楚修云之前有顺着自己的心思去迎合。

    “...”闻言,楚修云呼吸声忽重了几分,皱眉道:“舒明立,你不要装疯卖傻。”

    舒明立:“...”

    他若有所思,而后突然想到刚才楚修云对他亲密举动的不反抗,脸色一变:“你不会....”

    再联想到之前他几次三番的故作亲密,一种古怪感立马窜了上来,舒明立睁大了眼睛:

    这小反派,不会是真的还以为自己是对他心怀爱慕,所以才故意...

    装的?!

    舒明立突然想笑,然而笑声还未出,他便看到了楚修云现下又阴沉下来的小脸,顿时住了声。

    “是误会,我没有...”

    他开口解释,而话未说完,脑袋中【叮——】的响了一声,系统好死不死在这种时候开机了。

    “误会?”

    楚修云走近,就在他咫尺之处,目光从他的唇移到那双无辜的眼上,眯眼道:“舒明立,你的意思是,你一直在耍我吗?”

    系统:“...”

    它声音有些忐忑,出声试探道:“宿主,你们才刚刚开始吗?”

    舒明立:“...”

    一句话卡在喉咙中不上不下,他嘴抽了抽,抬手将楚修云往后推了一些,有些无奈了。

    终于是明白了他这些暧昧的举动的意味,他心里升起来的感觉极为奇妙:被一个小自己十几岁的臭小子装作喜欢之人撩了那么久,他居然还迟钝到一点都未发觉,也是他之过。

    而且究其根本,也是他为了掩盖而传递出去错误的信息导致了他的误解——

    不能怪楚修云。

    他这个年纪,估计还分不清楚对他的感情到底是依赖还是喜欢。

    楚修云在他推了之后面上蓦地阴沉了下来,猛地将那只放在他肩上的手腕握住:“你敢...”

    舒明立挣扎了一下挣扎不开,眼见这小同志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危险,当机立断道:“没有,我的确挺喜欢你,只是——”

    楚修云声音冷然:“只是什么?”

    “不是你理解的那种喜欢啊!”

    舒明立眨了眨眼,手指微屈,而后弹到了楚修云的脑袋上,趁他松懈的时候立马扭身从他的钳制下逃了开。

    现下不能在系统面前细说这些,得再寻机会,他笑了笑,转移话题道:“好了,你衣服上全都是血,快去换一身。”

    楚修云:“...…”

    “舒明立!”他脸上忽泛起了些被戏弄的薄怒,那种阴沉、冷漠褪去,显露出一些符合年纪的少年脾性。

    “我也去清理一下衣服,很快回来。”

    舒明立打着哈哈,边说着,边从楚修云面前走到了门边,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那一瞥一笑,却是眉眼清澈、仿若整个人身边有着淡淡的涟漪。

    衣袍轻动,人很快在眼前消失不见。

    楚修云面上变幻莫测,耳畔不易察觉之时升腾起了点点绯色,又很快被他强制压了下去。

    抬脚走向刚才掉落到地上的降魔锥,他弯身拾起,目中划过了一丝戾色。

    “公子,除晨荀以外的那些半月巅弟子,已经无用,要杀了他们吗?”宁华的声音在窗外响起。

    “直接杀...”楚修云声音忽然一顿,半晌之后,声音极冷,还带着些咬牙:“废了经脉,扔到附近,让他们自生自灭。”

    “是。”宁华低首,很快退了下去。

    …

    此时在外的舒明立,正对着生灭死气沉沉的脸大眼瞪小眼。

    生灭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横竖看都是大写的几个字——

    以色侍人的废物!

    “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关系,无怪乎他对你特别。”他声音毫无起伏。

    舒明立到了院中的井口舀了桶水出来,闻言有些尴尬。

    他本想是套路一下系统,没料到让生灭当了个观摩全程的观众,这下倒是有口也难辨。

    “你是从哪里出来的剑灵,如此不择手段,勾引剑主?”见他不答,生灭眯眼,继续问道。

    舒明立只能当做没有听到,撩起了一些水很快将衣服上的血迹清理了干净。

    说来也有趣,外物作用在折雪剑本体上的东西,就会直接反应到灵体身上,而他灵体如果是用了东西,那些东西就会转化成和灵体同质的物品,不会表现在折雪剑上。

    他灵体无论是换了发簪还是衣服上脏了,折雪剑上也不会受任何影响,而反倒是灵体若脏了,一旦将折雪剑本体擦拭一遍,衣物又会变得焕然一新。

    很是方便。

    耳朵自动将生灭的声音过滤出去,舒明立想到刚才,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楚修云对他产生那种误解,应该和他态度不清有很大关系。

    低头照了照水面上的水,舒明立戳了戳自己的脸,对这一副少年感十足的皮囊也有些无奈:

    也是,不比他自己的身体,折雪剑灵化成的实体就像是个刚刚及冠的纤细少年,虽眉目上和他极其相似,但一头银发,气质空灵出尘,又多有些柔和之气。

    就算是换做自己,在楚修云这么大的年纪遇上这么个人不清不楚的撩拨,也会难免会生出些....

    不能披着这骗人的行头再倚老卖老了,虽然说这种方法的确简单好用,既能保持糊弄系统,又可以心安理得待在楚修云身边,但现在看来这小反派明显是有点分不清楚感情。

    少年人最容易受影响,好在现在还没出什么岔子,为时不晚...之后得和楚修云保持一些距离。

    舒明立心中暗想。

    生灭见他不理,住了嘴,冷眼看着他孤芳自赏,极其嫌恶。

    而就在舒明立‘孤芳自赏’之时,楚修云已然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

    听到动静,舒明立抬眼便看到一身黑衣的人,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冷眼看着自己。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