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你失业了

作者:桑飞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提到一百万, 元宵又想点根烟抽了。

    遗憾的是,他在路边小超市买的烟随手被他抛弃在了石头上, 他无烟可抽。

    “我跟张哥说, 一百万是我借来的,也许在他看来, 一旦我失去工作, 又扛上了巨额外债, 迫不得已之下, 只能向家里妥协, 嗤。”元宵说着, 自己反倒自嘲嗤笑起来。

    步天眸中闪过冷意,“我可以替你把钱拿回来。”

    “别……”元宵下意识否决这个提议, 对上步天略显不愉的目光,他苦涩的笑了下,道:“就当他和吴阿姨这两年对我的照顾吧, 一百万……说没就没,心疼归心疼,但到底我其实也没费多大心力, 最不济也不过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步天并不赞同他的看法。

    元宵倒是豁达地接着说:“其实还不至于回到解放前,起码我现在有地方住, 你还给我买了那么多衣服穿, 吃喝也不愁, 又给我办了卡, 卡里现在还有两万块余额, 可比我当初到京城时条件好太多。”

    步天依旧不悦。

    元宵往步天身边凑了凑,抱住步天的手臂,一只手和步天十指相扣,半个身体都压了过去,他又笑吟吟道:“最最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还有个男朋友,我可以身无一物,但不能没有你。”

    步天:“……”

    小怪兽真是……见缝插针地撩他。

    元宵枕着步天的肩膀蹭了两下,望向天花板,略有感慨说:“早知道我会那么喜欢你,两年前我刚到京城那会儿一定蹲在小区大门口等你,赖上你。”

    步天嘴角一抽,忍不住回了一句:“你也不怕被我打。”

    “打是亲骂是爱,说不定你打着打着就喜欢上我了呢?”元宵这脸皮的厚度在每天的磨练中越发厚了起来。

    步天着实想问他是不是抖M,话到嘴边又意识到——元宵在转移话题。

    倒是打得好主意。步天轻哼。

    “你手怎么了?”步天不经意看到元宵的手,拳面两根手指上有不明显的青紫,食指指关节还擦破了些皮。

    “没事……”元宵条件反射抽手,然而毫无疑问,他速度不如步天,力量也差了些,一下没能抽走。

    “打架?”步天接受过专业训练,元宵这伤,他一眼看出是由于出拳不规范导致的受伤。

    元宵倒想糊弄过去,可转念一想,他都跟步天说了那么多过去的事迹,就差没把自己的马甲给脱掉亮明身份,家里人找来被他揍一顿,也没什么难以启齿。

    其实他今天去工地西门口,见到的不是张平安,而是罗剧,他曾经的边缘管家之一,先前一手策划吴阿姨借高利贷的主谋,元宵跟他见过两面,其中一次在医院门口,步天可能也看到过。

    元宵见到罗剧后,对张平安的最后一丝期待也落了空,愤怒之下,他将罗剧和他带来的两个人都打了一顿,可惜他不是专业人士,揍人的时候连带自己也伤了些许。

    “天哥,什么时候有空了,教我两招么?”元宵云淡风轻的讲述完见面揍人的过程,又一次采取了转移话题法,显然不欲在“家里来人”身上多谈。

    步天想到之前从邵玉容口中听来的“封建帝王元氏家族”一些内部情况,结合元宵透露的元家人对他的重重“照顾”,万一哪天那位“三爷”一时脑热,不愿再放任元宵这继承人在外逍遥,强行把人弄回海市也是有可能。

    他要不要,找根绳把元宵系裤腰带上呢?

    元宵倏地打了个冷颤,怎么好像有人在背后算计他呢?

    “张平安躲着你,你以后还去工地搬砖吗?”步天忽然问。

    “嗯?”元宵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大脑接收并分析完步天这句话,他不禁睁大了眼睛,直接爆了粗口:“我靠,我失业了!!!”

    步天平静点头:“嗯,你失业了。”

    元宵:“……为什么我觉得你在幸灾乐祸?”

    步天:“你看错了。”

    元宵:“……”他发誓,我绝对没看错!

    步天表情管理课程满分,自然不会叫元宵看出丝毫端倪,他在元宵怀疑的目光中不疾不徐道:“来给我当助理吧。”

    =v=

    “步总,步太太又来了,还是指名要见您。”步天刚下车,宋英韶就顶着骄阳走了来,“她在前台等着,要不我先把她引开,您再上楼?”

    步天闻言颇觉好笑,避着严曼珠走,好像他怕她似的。

    他淡淡道:“不必。”

    严曼珠一身红色偏职业套装,戴着顶同色宽檐遮阳帽和棕色墨镜,与唐氏接待大厅低调内敛的装修格格不入。她身后还站着两个一身黑衣的保镖,气势是非常足的。

    看到步天进来,严曼珠立刻拿起手边的包,而在她靠近之前,她身后其中一名保镖已经先一步上前,想要将步天拦住。

    宋英韶也不是吃素的,一看对方来者不善的样子当即站了出去,护在步天面前挡住保镖。

    “步天!”严曼珠已经走了过来,墨镜遮住了她半张脸,却遮不住她下垂的两边嘴角。

    步天神情淡漠,语气冷淡:“井水不犯河水。”他厌恶这个女人,主要来自于当年她在唐绘面前的挑衅,而除此之外,他们之间并无交集,严曼珠以及她的宝贝儿子步忻没事不找茬,他不会主动挑事。可若严曼珠闲着无事来找茬,他也不会无动于衷。

    严曼珠听出他这句话后的威胁,身体僵了僵很快又恢复自然,她摘下墨镜,也露出了墨镜下粉底都遮不住的略显憔悴的脸。

    她压低声音道:“我有事跟你谈,正事。”

    步天不为所动,嗓音冷淡:“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正事可谈。”说罢,他往电梯走去。

    “等等……”严曼珠面色微变,身体已经先一步挡到他面前,等她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挑衅意味后,眼中闪过一抹惶恐,脚步不自觉退后了半步。

    步天眼神一冷,严曼珠又情不自禁往后退了半步。

    虽然步天不苟言笑,但并不至于说一个眼神就能把严曼珠吓到连连后退的地步,可严曼珠从她的哥哥严正祥口中得知了步天的“与众不同”,至现在为止,严正祥还在医院接受治疗一天一天的憔悴,器官一天一天的衰竭,医生们却查不出病因。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步天。

    即使严正祥所说一切都是真,但没有证据,报警也无用,严曼珠自然害怕她会成为第二个严正祥。

    她咬了咬唇,像是拿出了所有的勇气,道:“步天,你能不能……回步氏?”

    闻言步天一愣,有那么一瞬,他怀疑自己听岔了,严曼珠找他,不为她那这会儿恐怕已经半身不遂的哥哥,竟然让他回步氏?

    “步太太,您说什么?”宋英韶也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不敢置信地问道。

    严曼珠恨恨地瞪了宋英韶一眼,视线落回步天脸上,她咬了咬下唇,说:“回步氏,你是步家人,日后步氏才是你们兄弟的。”她在“兄弟”二字上加重了音,像是在承诺给他的好处。

    宋英韶登时警铃大作,这是要跟唐总抢人啊?

    步天在他开口前道:“我以为,在步太太心里,步氏只属于步忻。”

    纵然心里这么想,严曼珠也不可能承认。

    她正欲解释,步天却又说:“我现在已有新工作,步太太请回。”

    严曼珠为什么会来?没和她交流前步天还只以为是为严正祥而来,但她的目的明显不是严正祥,而是让她回步氏,作为一个一心一意想要占有步氏所有财产的女人,她真愿意让她丈夫的其他儿子分走财产?用脚趾头想也不可能。

    能够让她放下身段亲自来找步天,并让步天回去的,只有一个人——步锦程。

    唐绘说过,步氏能源公司那边因为离了他中途又放上一个严正祥乱了套,这年月能源行业欣欣向荣,任何一个合作一个项目都有无数人竞争,乱一天损失就多一天,哪怕这份损失再小,但在步锦程眼中,是不可饶恕的罪。

    严曼珠是他妻子,但也正因为严曼珠的枕头风,让他将严正祥放了出去,从而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简单来说,步锦程不会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只会从别人身上找错处,心有不顺,自然也拿旁人开刀。

    这个被他拿来开刀的人,无疑是严曼珠。

    “步天,你站住!”严曼珠见步天连面子也不给她就要走,两三步追上再次拦在他身前。

    “步太太,您再这么无礼我就叫保安‘请’您离开了。”宋英韶沉声威胁,并给不远处的保安使了个眼色。

    严曼珠余光看到过来的保安也急了,略带气急败坏道:“步天,我知道你亲生母亲的在哪里!”

    步天眉头微微一蹙,脚步也略停顿。

    严曼珠以为他是在意,心中闪过一抹得意和嘲讽,嘴上又飞快补充:“只要你去跟你爸爸认错,再回步氏,我会告诉你她在哪里。”

    步天不语,只平静的看着她。

    明明他的眼睛里没有讽刺,没有杀意,没有冷漠,一丝情绪都没,严曼珠却无端生出了一股恐惧,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死人。

    若步天知道严曼珠所想,恐怕会评价一句“想太多”,他家那小怪兽都不会想那么多。

    良久,在严曼珠额头都开始冒冷汗之际,步天缓缓扯起唇角,虽在笑,笑意却没入眼中,他用带着些许疑惑的语气问:“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答应你的条件?”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