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一章 独一份 情愁

作者:雪雨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最快更新独一无二的风最新章节!

    说过莫风的三种性格,最初的天不怕地不怕,尔后的敏感内向。

    而这最后要说的性格,莫风自己也觉得无奈而好笑。

    那是要强,破罐子破摔,歇斯底里。

    任谁也想不出莫风,那个舞姿灵动,安静内向的孩子有一天会这样。

    极度的不安全感,极度的偏执,有时候做的事说出来的话,粗陋得可怕,疯狂得可怕。

    莫风知道的道理有很多,只是总有人能够让你卸下平静,歇斯底里一回。

    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接二连三,和家暴差不多。

    若人要自信自己的控制力,扬言能够掌握自己的生活和命运,经常性会被打脸。

    莫风被打脸的,只是不是命运,是被那个温柔的阿妈。

    阿妈曾算个乐天派,也很爱生活爱动物,好心地。

    可惜了,阿妈的心里承受能力或许不算好,以后的许多次例子里,神经大条如莫风也发现了。阿妈不愿意曾任自己的错误,哪怕是很微不足道的,阿妈也没有面对,和笑对错误的智慧。

    那分明是个很美且很聪明有学问的女子。

    看见过阿妈成长的人说过,“你阿公以前是农民,以为女孩子读书好聪明就可以,偏偏没有和她讲面对挫折。”

    至于阿妈的过去,莫风有套想法,这是后话。

    先将阿妈和莫风日常的互相伤害。

    自从长辈感情破裂,莫风的世界里只有阿妈,这个女人太可怜,没心机,偏偏要面对的外人都很“坏”。

    阿妈说莫风的阿爸丑陋,阿妈说隔壁的邻居是贱人,阿妈说街坊都不好,阿妈也开始数落莫风。

    一个安静的小孩,原本只是因为父母吵架而被看不起的小孩。

    莫风慢慢体会着阿妈的反常,莫风夜里经常会哭湿了枕头斤,有时候半夜,那个女人会来捏莫风的嘴巴,莫风尖叫着醒了,大哭。

    莫风不知道怎么反抗,莫风说她要离家出走,莫风冲出家门口大哭,可是落大的天地,不知道能去哪。

    夜里莫风不要回家,在草坪里,转,阿妈果然来了,这个女人骨子里还是爱莫风的。

    心中的不干委屈愤怒,莫风还是回家了,可家里也不平静,那是第一次,她拿起了晾衣服的架子狠狠的在莫风身上抽,莫风大叫,大喊。

    莫风以前只会哭,如今学会声嘶力竭,她慢慢学会了疯狂。

    这在她以后的日子里,别人若是真敢惹莫风,莫风纵然骨子里有理智,脑袋里学了很多道理,莫风气急了会吼,会歇斯底里,不顾一切,这是阿妈教会莫风的疯狂。

    莫风看过很多的故事,比如绝地反击,各种各样的动漫。

    动漫里的那个人也有灰色的童年,最后强大到不可一世,也狠心到不可一世。

    可总归莫风会偶尔狠心,终狠心不到底子。为何?可能更多的日子里,莫风看到的是阿妈对自己的爱。

    那天被抽是唯一一次莫风被打得厉害的一次,两败俱伤很适合形容这对母女,就像莫风扔钥匙扣过去,莫风没想过会砸中。

    看到阿妈气,莫风也不认输,虽然如果再来一次,知道会砸中,就不会如此过了。

    每次暴风雨后收获的宁静,说过不曾想以后好好一起过日子。

    看到天地偌大,偏偏看到眼前朝夕相处的亲人,莫风执拗着,生气着,后悔着,傻着。

    阿妈后来再没打过莫风,这当然算是莫风争取来的,她但凡进一寸,莫风就发疯,真的不顾一切的炸裂,扔东西,砸东西。搅混了这个家,在一切的破败中,收获心中那略感凄凉的宁静。

    “安静”二字,至于莫风是难得的珍贵,她为此可以付出很多代价。

    莫风怕是要疯,每次和舞团的伙伴相处,莫风都觉得自己很丑恶。

    她们看起来好干净,她们的烦恼好像很简单,她们有父母撑腰,莫风模糊了,也不懂了。

    争斗的势力从来都是此消彼长,莫风一天天长大,有自己的一技之长,家里爱斗嘴的两口子也老了。

    两个老人一辈子活得好像都很浅显,莫风很喜欢跳舞,喜欢一切能够表达自己的行为艺术。

    可是,莫风已经摆脱不了歇斯底里。

    很多时候面对阿妈,莫风想改变那个女人,然后看着她依旧无能为力。

    无能感,真的比很多情感更伤害一个人的自尊。

    一场超乎寻常的爆发后,莫风常常觉得好笑,为得啥?

    莫风看《大宅门》陷害白家的王爷是个孝子,就为了出口气,害了白家。

    王爷也是个见过风雨的人,他赢了,可是却问自己“为得啥?”

    很多人很多事一开始的争斗,人的全身心便也陷入争斗,都得不亦乐乎。

    莫风一开始生气为得不就是阿妈一句对不起。

    莫风硬声硬气,为得不过是一句暖语。

    阿妈的一生不大爱承认错误,或者说她就不会。

    打破了东西,阿妈神色闪避,顾左而言她。唯一一次阿妈觉得过了,是那次打莫风,看到莫风身上的乌青,阿妈说“过了。”

    莫风热爱曼妙的舞姿,平静恬然,高雅的生活。

    偏偏,如此一人,活得百般张狂,莫风常觉好笑,莫风也自认为自己的是个个例。

    虽然人,千奇百怪的人,什么奇葩都有。

    莫风奇葩成的样子也算独到了,她也会善良,也会单纯,也会痴迷,也会开心到忘乎所以的大笑。

    可是莫风更会,会与人恶语相向,会恨到睡不着,会偷,会贪心。会信任朋友也爱怀疑朋友。

    莫风后来见到了一个让她笑了三个月的奇女子。

    那女子说:“你有一点很好,就是简单。”

    莫风很喜欢她,所以说了实话:“其实我也很容易不开心。”

    那女子说:“你的开心和不开心都比别人简单。”

    莫风没有再多说,于心底,莫风希望这厉害的女子说的是真的,她既然能活得这般出色,她的眼光该比莫风犀利。

    莫风希望她说得对。

    可这个女子也说过:“你应该是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里,就很没有勾心斗角那种。”

    莫风怅然,她不够以前闭塞于自己的小空间,宥于吵架的父母,没有人给她指点人性罢了。

    后来的莫风接触的许多,倒真像打开了新世界篇章,原来人有这么多种多样,斗可以这般斗。

    所以慢慢看大宅门里分明好吗看到伤悲和离去,只看到有人说“我这究竟在做什么”“为得什么”“两败俱伤”等这些词,莫风也能感到凄凉和感慨了。

    有人说饱经世事的少年不一定比幸福平顺走过一生的老者不懂世界。

    有多苦,多疯,有过怎样的快乐伤悲,莫风的故事,算得上独一无二了…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