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6章团体赛:冰舞.1

作者:静舟小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第一百五十六章

    并不意外, 当刻着冰舞的牌子被主裁判高高举起的时候,似乎在那一瞬间, 全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夏凯凯和周悦珊的身上。

    或者说是集中在了华国代表队的整个团队上。

    不管是冰舞, 还是男单,华国代表队都是当下绕不过的两座大山。

    不过好在, 华国的水平并不平均, 女单拖后腿太严重, 目前看来, 他们想要争夺一枚团体赛的奖牌应该不难, 但是要争夺金牌嘛……可能性还是太低了。

    E国最短板的双人滑已经比完了, 还排在第三名,剩下的两项都是他们的强项, 想要让他们掉队绝不可能。

    还不要提成绩都很平均的米国队,看着不温不火的,两轮结束了都在第二名, 但很有可能就这样不温不火地夺下第一名的金牌。

    至于F国队目前虽然排在第一名,但他们男单没人,倒是不足为惧。

    可以预见的, 最后的冠军必然在E国和米国队之间产生。

    华国队纵然有两名/组现象级的运动员又如何,最短板已经决定了他们的未来。

    不过, 虽然华国队没希望夺冠, 但是能够看见他们的现象级运动员上场也是一件值得回票的事。就像E国的女单名将普罗科娃在全世界有无数的粉丝一样, 华国那两位独领风骚的运动员也是风头无二, 被全世界的冰迷疯狂的喜欢。

    夏凯凯和周悦珊热身, 无数热切的目光汇聚在他们身上,中场休息的时间,所有人都在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距离近的观众已经忍不住在看台上为他们加油。

    “KK、周,加油!”

    “期待你们的新节目!”

    还有人忍不住调侃:“我看见维克多了!”

    “周!我爱你!”

    夏凯凯和周悦珊不受打扰。

    第三场比赛确定后,夏凯凯和周悦珊留下继续热身,苏宇回到了座位上坐下。

    张妮走了过来,她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这两个队员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他们不是国家队员,却肩负起国家队员的工作。她很尊敬他们,也很喜欢他们,但依旧有着无法改变的距离。

    “夏凯……小珊……”张妮欲言又止。

    夏凯凯笑:“张总,我们会好好滑的。”

    张妮点头:“好。”

    张妮围在他们身边力所能及地帮点儿小忙,并不过多地指点他们赛场上的问题,甚至不提希望他们发挥什么程度的表现,只是努力地笑着,释放她的温暖和信任。

    这样就很好了。

    体系不同,项目不同,本就不应该干涉太多,夏凯凯和周悦珊只觉得很舒心,恰到好处的关怀和足够的距离,足以让他们按照自己的习惯调整自己的状态。

    中场休息的时间很短,夏凯凯和周悦珊的热身才渐入佳境,第三轮的第一组选手就上场了。

    是加国。

    因为抽到第一组上场,所以每次加国的准备时间都不太长,这看似不公平,但签是他们自己抽的,而且安排中场休息的目的也是为了给抽到前面的选手准备时间。

    这对儿选手甚至有更多上冰热身的时间。

    冰面的维护一结束,就让他们先上了冰,更长时间地熟悉冰面和环境,这也是一种优势。

    等着赛场里广播再次响起的时候,赛场里渐渐安静了下来,加国的那对儿运动员也重新会合,手牵着手进入状态,还没开始滑,就已经目露笑容,蜜意对视,最后停在了赛场的正中间的logo上,静待音乐响起。

    看过了女单和双人滑选手身上利落的短裙,冰舞选手的考斯滕明显不一样,很长,过膝,飘逸,而且在不影响发挥的情况下,女选手甚至可以披散着头发,在冰上翩翩起舞的时候发丝飞扬,更有意境。

    冰舞是与其他三项单项运动完全不同的花滑项目,少技术多艺术,可能没有那么惊心动魄热血沸腾,但绝对唯美飘逸,让人心醉沉迷。

    两人在冰上凝固着,摆出相互依靠的姿态,嘴角含笑,等待音乐地响起。

    一黑一红的两套服装,对比分明。

    《乌巴尔格的夜》的音乐在三秒钟后回荡在赛场上空。

    来自古巴的音乐,伦巴的一种,名气较大,属于慢伦巴,就像滑探戈绕不开的《红磨坊》一样,这首曲子也是滑伦巴时候较为热门的曲目。

    节拍比较慢,适合在冰上滑。

    节奏有起伏,比较容易制造**效果。

    关键这首曲子非常地契合冰舞短节目伦巴舞的图案部分,很适合一些实力不是很强的选手滑。

    毕竟已经琢磨透的曲子,裁判又能够看懂的舞蹈,天生比较讨巧,只要滑好了,分数不会太低。

    加国的冰舞也不强,这对儿选手在世界排名十名左右,为了团体滑应该也是下过一番苦工,滑的还不错。

    夏凯凯和周悦珊并没有去看他们的比赛,团体赛的赛制到底搞得人很不痛快,不如专心致志地热身准备,把自己的部分好好比完了再说。

    两人甚至都戴着耳机,配着音乐又走了一趟,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暇他顾。

    等着加国的选手滑完下场后,Y国队阿拉贝拉组合就上了场。

    阿拉贝拉是Y国现在冰舞的一线运动员,目前来看,大部分实力比较强的选手都上场滑了团体滑,先按有野心的国家不少,大家都奔着团体滑的奖牌来的。

    也对,要是国内的二线的选手实力差距一线选手太大,又确实有争夺奖牌的实力,肯定也会咬牙拼一拼。

    就像华国一样。

    四年一届的奥运会,不仅仅是教练团队不想放弃,就连运动员的灵魂也在叫嚣着要比上一场,无论输赢,拼尽全力了,才能甘心。

    阿拉贝拉这对组合,年轻,实力很强,双双年龄都只有23岁,以冰舞选手的黄金年龄,两人年轻的简直过分,就像两颗最璀璨的星星一样,一出现就挂在天空上,仿佛夜空上的启明星。

    绝对是年青一代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

    也早晚会登顶世界冠军,甚至是奥运冠军。

    不过夏凯凯穿过来,打破了世界冰舞即将形成的局面,带着训练狂小姐姐周悦珊一番恐怖地厮杀,短短时间就登顶了冰舞的最高领奖台,一时间风光无二。

    抢走了这对本该备受瞩目的年轻选手所有的风头。

    但即便如此,两人的成长也很快。

    夏凯凯和周悦珊前年才开始滑世界大赛的时候,这两人还在争夺铜牌上奋斗,但就在今年才结束的世锦赛上,却获得了银牌。

    要是没有夏凯凯和周悦珊,他们就能拿下第一名了。

    而且还是历史上最年轻的冰舞世界冠军。

    既生瑜何生亮。

    阿拉贝拉这对小姐弟是非常痛恨夏凯凯和周悦珊的,简直视为此生的大敌,定下的未来人生目标就是要超越他们。

    两人的团体滑节目,《破碎的爱》虽然是新节目,但是一看就和前两年的冰舞有了很大的变化,就像他们的单项节目一样,在舞蹈部分下了很多的苦功,将性感浪漫的伦巴滑成了一对压抑却深爱彼此的苦命鸳鸯,少了些**,却多了很多成熟性感。

    夏凯凯在他们上场的时候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就收回了目光不再看了。

    还算不错的一套节目,但是水平也就那样儿了。

    他们这套节目赢不了他们,夏凯凯有这个自信。他对拉丁舞的每个舞种太熟悉了,熟悉到可以深入核心的程度,甚至只需要看两三个动作,就知道对方有没有跳到点儿上。

    显而易见的,阿拉贝拉这对组合滑的不错,技术动作不错,但是在伦巴舞的展示上还缺少一个关键性的要素。而且是天生,短时间内没办法弥补的弱点。

    周悦珊也分神看了一眼,然后对夏凯凯说:“可以吗?”

    夏凯凯含糊地回答:“一般吧。”

    周悦珊点头:“是没你跳的好。”

    夏凯凯睨着她笑,那眼神很不一样,不是夏凯凯平时的模样,周悦珊看一眼就知道夏凯凯这是进入了伦巴舞的状态里,迷人的不得了。看来嘴上说着一般,那对儿年轻的选手还是激起了夏凯凯的胜负心,让他生出了战意。

    周悦珊向来很克制自己对夏凯凯的感情变化,但跳伦巴的夏凯凯真的不一样,夏凯凯说他擅长恰恰……确实跳恰恰的夏凯凯很阳光很活泼和亲切,但要说到迷人,说到性感,跳着伦巴的夏凯凯能把人鼻血刺激出来。

    有时候,周悦珊复盘的时候,根本看不见自己,眼睛都落在夏凯凯身上,就没见过比他更迷人的存在,就连她自己也不行。

    不是周悦珊想太多,每次夏凯凯他男人过来看过他跳伦巴后,眼神都特别的不一样,深邃的眸子里都是藏不住的饥·渴,火烧火燎的,周悦珊毫不怀疑夏凯凯这一年的幸福生活指数完全超标。

    这样分神地想了想,周悦珊突然就特别地期待一会他们上场比赛,不能只有她被迷住了,一定要全世界都为夏凯凯着迷她心里才平衡。

    一转眼,就连R国的选手也比完了。

    R国的冰舞比加国还差,水平也就比沈中和江从南他们强一点。在冰舞这一块,亚洲的选手向来不太有优势,这和国家文化有关系。

    连续三场比赛结束,基本可以确认R国没希望进入自由滑了。

    各国有哪些出色的选手,其他国家都心里有数。

    周悦珊在E国的伊万组合上场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积分榜。

    第三轮比赛进行到一半,积分榜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第一名:Y国。

    (女单:7分.双人滑:6分.冰舞:10分·总分:23分)

    第二名:加国。

    (女单:4分.双人滑:9分.冰舞:9分·总分:22分)

    第三名:R国。

    (女单:5分.双人滑:4分.冰舞:8分·总分:17分)

    第四名:F国。

    (女单:8分.双人滑:10分.总分:18分)

    第五名:米国。

    (女单:9分.双人滑:8分.总分:17分)

    第六名:E国。

    (女单:10分.双人滑:5分.总分:15分)

    第七名:华国。

    (女单:3分·双人滑:7分·总分:10分)

    第八名:D国。

    (女单:6分·双人滑:1分·总分:9分)

    第九名:思密达国。

    (女单:2分·双人滑:3分·总分:5分)

    第十名:以列国。

    (女单:1分·双人滑:4分·总分:5分)

    前三个国家虽然因为多比了一项的原因冲在了前面,但是最强的几个国家还没有上场,因此这些分数并不作准,必然随着比赛进行,会一点点降低。

    随着E国的伊万组合上场,真正的龙争虎斗才真正展开。

    伊万组合上场时候的场面很大,东道主的优势显现出来,两人又本身实力强劲,一曲《雪岭》的短节目,滑的力量感十足,虽然不是太贴切伦巴这个主题,但他们的图案舞滑的非常完美,整个节目也完成的很棒,再加上主场优势,裁判组最终还是给了他们一个略微偏高的分数。

    伊万组合的分数比阿拉贝拉组合高。

    分数一出来,全场欢呼。

    但是Y国的代表团和观众却不乐意了。

    “这不公平!他们滑的几乎没有伦巴舞的元素。”

    “是的!分数有问题!我要抗议!”

    米国队的选手都已经上场热身了,但Y国代表团的成员却联名申诉,抗议分数不公平。

    比赛暂停,奥委会受理了申诉,九大裁判和助理裁判团当场复盘比赛,重新打分。

    小分在屏幕上一个个地累加,杜克裁判嘴角抿紧,仔细了看,他的深褐色的眼底还有怒气。

    他虽然是Y国人,但是Y国团队的质疑依旧让他不悦,这种申诉会向外界传递出一种他不够公平的假象,哪怕最后申诉不成功,对他的名望也有一些影响。

    但这就是裁判的工作,公平公正也是裁判的责任。Y国代表团的抗议有些依据,他不能置之不理,更想告诉大家,东道主选手的好成绩并不是裁判给的,而是他们在自己国家比赛获得的优势。

    技术分的小分累加成功。

    然后是艺术分的打分。

    这里就比较考验裁判的喜好和艺术素养了,也有可能第一次的分数和第二次的分数有些浮动。

    杜克再看一遍伊万组合的节目,之前没有发现的小细节现在更加清楚了,两人虽然没有特别加大伦巴舞的风格,但也中规中矩,符合比赛标准。而且两人本身舞蹈的展示并不差,各种技术动作完成的也都很出色,情感的代入很深,每一次的回首,每一次的抬脚,每一次的仰望,都能够感受到他们对冰雪和大山的崇拜热爱,对自己国家的孺慕之情。

    这些情感上的传递,之前自己倒是有些疏忽了。

    第二次打分,杜克比原本的分数给的还稍微高了一点点。

    最后分数统计出来,伊万组合复盘后的分数比之前高了0.16分。

    这些误差是被允许的。

    反正伊万组合的最后得分确实比阿拉贝拉组合高。

    Y国队的申诉没有成功,反倒拉开了两队之间的距离。

    纵然心里还是不服,但也只能偃旗息鼓,不敢再闹。

    这一耽搁,就是十分钟。

    米国的爱丽丝组合上冰热身了好一会儿,为了保留体力又下了冰,没坐上几分钟,又被通知上冰,比赛继续。

    最折腾的就是他们。

    米国今年的冰舞只有两个名额,著名的三大冰舞选手在出国前不得不竞争了一番,最后还是爱丽丝组合和鲍勃组合略胜一筹,获得名额。

    米国今年在花样滑冰上四面楚歌,每个单项的选手都有获得奖牌的实力,偏偏又拿不到金牌,进而就把目光瞄上了团体赛。

    这一次也是难得用了力气。

    毕竟比起其他国家有拖后腿的单项,米国的实力是最平均的,在这样的团体赛上,也是最容易获得金牌的。

    强大了那么多年的花滑大佬,虽然这两年落寞了,但还是野心勃勃,想要夺得一枚金牌。

    目前看来局势很好,现在就看冰舞上的表现了。

    爱丽丝组合年纪大了,但心里素质好,从冠军的宝座上下来后,一年比一年退步,也没有打倒他们坚持滑到退役的信心,而且最让人无奈的是,即便他们都退步了,在国内竟然也排名第一。

    这证明,米国的冰舞要渐渐成为短板了。

    果然,爱丽丝组合滑的稳归稳,却怎么看怎么缺少激情,缺少该有的韵味,让人昏昏欲睡。

    就好像原本的美味佳肴,不知道是自己口味变了,还是他们在悄无声息的改变,总之渐渐变得食之无味又弃之可惜。

    最后分数出来。

    这对米国选手虽然在技术分上发挥的很稳定,该拿下的分都拿下了,但是在艺术分上却难以突破,8.3的平均分数,在世界一流选手的队伍里,已经排在了最后。

    暂时排在第三位,在E国和Y国队伍的后面。

    两位老将下冰后表情苦涩,面对队友的拥抱鼓励笑容浅淡。从夏凯凯的角度可以看见坐在替补席上的贝利亚斜眼看着爱丽丝组合下冰、归队,然后翻了一个很大的白眼,对身边的鲍勃说了两句什么,最后笑的花枝乱颤。

    夏凯凯敛目,不再去看,弯腰慢条斯理地穿上了冰刀鞋。

    米国可以算是冰舞的发源地,早些年甚至一国包揽了金银铜三枚奖牌,谁知道这两年却衰落的那么快,那么的触目惊心。

    冰刀鞋穿好,夏凯凯站了起来,与周悦珊会合,前往入口。

    沿途队友们为他们加油:“夏凯,加油!小珊加油!”

    “凯哥珊姐加油拿下第一名!”

    “你们没问题的,等你们凯旋归来!”

    “加油!加油!加油!”最活泼最热情的始终都是伍弋,站起身挥着拳头为他们鼓劲,还送了他们一程,知道前面他走不进去了,这才停下来。

    夏凯凯和周悦珊朝着队友笑着摆手,然后转身离开。

    他们站在进出口的位置上,默默地等待着F国选手比完赛。

    F国的冰舞冠军组合安和安德鲁拆了之后,这个国家的冰舞项目一时间有些青黄不接,顶替安和安德鲁出场比赛的冰舞选手,反而是年纪更大的一对组合,表现的也只是中规中矩,没大问题,但也没有亮点,依旧看得人想睡觉。

    夏凯凯等着上场,也没让自己闲下来,一直在保持运动,保证身体的温度。

    在一次下蹲再起来后,他抬头往观众席的VIP席上看,即便隔了很远,人那么多,他还是一眼看见了穆渊,也知道穆渊正看着他。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缠绵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夏凯凯将穆渊送来的缱绻浓情安置在心脏里,再抬头的时候,眸色变得明亮坚定,刹那间就好像漫天的星光都灌进了他的眼里,格外地璀璨。

    然后勾着嘴角,抿嘴一笑。

    可算上场了。

    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伦巴。

    这一笑,被周悦珊近距离看见,继而扬眉。

    果然这是进入状态了吧?

    啧!骚死了!

    周悦珊对夏凯凯服的是五体投地,滑不同的舞蹈有不同的人设和状态,滑华尔兹的时候是王子是贵族,滑斗牛舞的时候就变成了英武帅气的西班牙斗牛士,滑恰恰的时候是个阳光灿烂的大男孩,等到了伦巴……呵呵……简直就像是夜场的牛郎,浑身都是又浪又骚的男性荷尔蒙。

    真想让全世界人看看,夏凯凯骚起来还有她什么事,自己就能撑起整个舞,就是一场戏!

    大约是太过迫不及待地想要让全世界的冰迷看见夏凯凯的伦巴,都快上场了,周悦珊却一点都不紧张,甚至还因为太兴奋,不得不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冷静。

    要冷静下来。

    等着F国的那对儿“老将”组合滑完下场后,周悦珊和夏凯凯脱下外衣递给了张妮,然后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待得通知响起,两人手牵着手,深呼吸一口气,展颜露出笑容,滑上了冰。

    “啪啪啪啪!”掌声响起。

    是真的很热烈。

    这种犹如雷鸣般的响声也就只有东道主选手才能享受,而夏凯凯和周悦珊上场,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两年的时间。

    夏凯凯和周悦珊垄断了大赛的金牌,再无敌手。

    这种强悍的姿态最得体育迷的喜欢,夏凯凯和周悦珊在全世界都收割了无数的粉丝,哪怕像E国和米国这样的冰舞强国,也有大量的粉丝在追捧夏凯凯和周悦珊。

    强就是强。

    美就是美。

    被打动,喜欢了,自然就关注,去追逐,甚至去比赛的现场为他们献上掌声。

    地动山摇般的掌声迟迟没有消失,持续的时间比东道主选手上场长多了,一直到两人滑了一圈,准备开始比赛的时候,现场这才安静下来。

    夏凯凯和周悦珊对视一眼,深呼吸一口气,调整身体的姿势,准备比赛。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