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63 章

作者:柔桡轻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第163章

    傅潋之看得出姝姝隐忍着的有些激动的心虚,他看了眼案几上的锦盒, 倒也知道姝姝的想法。

    姝姝瞧见太子, 立刻过去挽住他的手臂坐在贵妃榻上, “殿下, 我想试试能不能用蛊虫引出您体内的噬心虫,殿下能否让臣妾试试。”

    “可。”傅潋之随姝姝坐在贵妃榻之上。

    姝姝打开锦盒取出里面的胖虫,那白胖如同拳头大小的蛊虫却僵住不动,似乎很怕太子殿下。

    姝姝心中闪过忧虑,方才这白团子还蠕动着胖胖的身躯蹭了她的, 现在遇见殿下,它却缩着不动了。

    只是姝姝到底还是要尝试下。

    她取了把锋利的匕首, 轻轻在殿下手腕上划过一刀, 暗红色血迹顺着骨骼分明的腕骨滑落,这血的颜色都比常人血液颜色暗了许多。

    姝姝取来胖虫,将它置于殿下手腕处,喃喃道:“小胖虫你帮帮我。”

    然而胖虫只是僵在傅潋之的手腕上,纹丝不动。

    姝姝面上挂着的浅浅笑意也终于慢慢淡去,她低低的说了声, “还是不能。”

    最后白胖的蛊虫被姝姝捧回锦盒中,她沉默不语,取来止血的粉末洒在太子手腕的伤口, 血迹止住,她又取来干净的帕子替殿下清理手腕上的血迹,等把血迹慢慢擦拭干净, 她眼眶通红,低着头沉闷闷的跟太子说话,“殿下,臣妾一定会找到法子的。”

    只是这话连她自己都带着茫然之意。

    傅潋之未多言,只握住姝姝的手腕,淡声道:“去梳洗歇下吧。”

    随后的日子,姝姝不再奢求胖虫可以引出殿下,体内的蛊虫。

    她开始继续鼓捣那些虫子。

    过了正月十五,姝姝突然听说了件事儿,她听闻秦宴堂被外放去了兖州,那地方在西北,有些荒凉。

    秦宴堂是外放去兖州做了州同知。

    不过六品官员。

    但姝姝记得,上辈子,秦宴堂并没有被调去兖州,他从翰林院出来后直接进了吏部的。

    兖州那地方很是荒芜,就算外放,秦宴堂去的也不该是这样的地儿,他其实很得顺和帝看中的,现在却……

    姝姝想起年前秦宴堂给他送来的那本孤本,然后殿下就问了医书来处,她如实告知。

    莫不是……

    姝姝有些难过,她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她与秦大哥的确没什么,可秦大哥却因她被迁怒,甚至被外放到这种地方。

    姝姝想忍着,可等到晚上太子回来时,她还是没忍住,那会儿她刚帮着太子把身上的朝服脱下去,忍不住抬头,却不想他也正低头望着她,两人四目相对,傅潋之道:“怎么了?”

    “殿下,秦宴堂外放去兖州可是您授意的?”姝姝到底没忍住问了出来。

    傅潋之不语,半晌后才淡声道:“是。”

    姝姝有些气急,“殿下,您为何这般做?”

    这次傅潋之没有说话。

    姝姝继续望着他,傅潋之冷冷的表情落在姝姝脸上,看见她眼中的焦急,他慢慢道:“他是臣,我是君。”

    他这话的意思,姝姝自然懂了,他是君,他只是个臣子,臣子外放也是常事。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姝姝慢慢垂下眸子,眼中带着雾气,她对秦宴堂没有男女之情,只是当他和二哥一样的兄长,又觉他被自己连累,被外放,她过意不去,想要挽救什么,可她现在清楚,根本无法挽救的。

    须臾后,姝姝听见殿下冷漠的声音响起,“怎么,你在为他担忧?”

    她听出他语气中的凉意,森冷透骨。

    姝姝猛地抬眸,却与殿下微微错开目光,傅潋之垂眸,她没看见他眼底的寒意。

    姝姝知晓争吵不能解决彼此间的问题,她慢慢依偎过去,双手环住他的肩颈,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似乎能够听见胸膛里的心跳声,剧烈的跳动声。

    她慢慢道:“殿下,臣妾当初之所以想答应秦大哥的求亲只是因着,臣妾是沈家女,沈国公的孙女,这样的身份学医,就算沈家人同意下来,可日后女子总要出嫁,若是家世不错的,岂会容许臣妾成亲后继续抛头露面给人治病?但秦大哥家世不同,上面没有父母压着,臣妾就想着若真要成亲,倒不如挑选个家世一般,敬重我爱护我,可以不干预我帮人治病的,只秦大哥来求亲时,我到底犹豫了,因着我把秦大哥只是当做亲人,犹如和大兄二哥一样的亲人……”

    之后殿下从边城回来,与她强硬的定下亲事。

    一开始她对殿下的确无男女之情,只两人做了夫妻,她的心又不是石头做的,他宠着她,爱护她。

    她也——

    姝姝踮起脚尖,柔软的唇轻轻吻在殿下略有些冰凉的唇上。

    她呢喃道:“臣妾最喜的人就是殿下,心心念念都是殿下,臣妾心中再无旁人。”

    她表明她的心意,她的爱慕之情。

    傅潋之周身的气息似乎都淡了下来,那种让人窒息的寒意消散不少,只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把姝姝搂入怀中,另外一只手轻轻抚着姝姝柔顺的发丝,只他眼中的寒意却依旧无法消散。

    …………

    事情说开,姝姝希望殿下可以尽快调回秦宴堂,但她心中也是清楚的,既外放,就不可能轻易调遣回京。

    她其实也知晓,翰林院出来的状元郎外放也是有的。

    甚至殿下不是是非不分的人,秦大哥外放也能得到锻炼,实际上她也听闻兖州刺史年岁渐大……

    而且这之后没多久,姝姝根本顾不得其他,因为她发现殿下有些异常。

    对她的占有欲似乎越渐加重。

    其实殿下年前才从边城回来时她就察觉到殿下对她的态度不太同,先不说床笫之欢的过渡索求,平日他若待在东宫,姝姝定然是必须留在东宫陪她,甚至连书房都不得去。

    到现在年后出了正月,天气渐渐转暖的时候。

    姝姝发现殿下似乎待她越发的不同。

    原先用膳时,姝姝都是由着珍珠这些个丫鬟们伺候着的,前两日,殿下看着丫鬟们给姝姝布菜,忽然冷声道:“都退下。”

    等宫婢们退下,姝姝疑惑道:“殿下,怎么了?”

    太子只道:“有什么想吃的?”

    姝姝当时没多想,道出想吃的菜肴,都由着殿下夹给了她。

    如果只是那一次,姝姝也不会怀疑什么,之后用膳时他都不允许宫婢们在,都是由着他给她夹菜,他也大概知晓她的口味,都是她爱吃的菜。

    甚至这几日,都是他给她沐浴的。

    姝姝这才感觉出丝丝的异常。

    殿下似乎不太喜欢别人近她的身了。

    姝姝知道殿下中蛊已十九个月。

    端巫医曾言,噬心蛊会让人性情大变,六亲不认,偏生殿下这点不对,他对别的事务和人的确颇为冷漠,但待她却完完全全不一样,对她的占有欲比中蛊之前更甚。

    只是她还是不知他内心想的什么。

    他从不主动与她说起蛊的事情。

    端巫医也说过中蛊两年必须经脉爆裂而亡,殿下中噬心蛊已有十九个月,若真如同端巫医所言,殿下还有五个月时间,最迟到盛夏。

    想到这里,姝姝的心忍不住瑟缩了下,她又想起当初他把她护在身后,被蛊破体的画面。

    他救下她,甚至当初连半点迟疑都不曾有过。

    他待她的心,她都看的真真切切,所以哪怕到了现在,姝姝都不曾想过放弃,就算五个月后,殿下真的会出事,她——

    姝姝慢慢闭上双眸。

    开了春,天气渐渐暖和起来。

    照顾姝姝的宫婢们也都习惯殿下跟太子妃的相处。

    殿下不再让她们伺候太子妃,给太子妃布菜和沐浴都是他亲力亲为。

    这些本来算是很私密的事情,照顾姝姝的宫婢又是珍珠翡翠她们,都是姝姝带进宫里的,对姝姝忠心耿耿,这些事儿自然没对外乱说过。

    姝姝知晓殿下现在是中蛊,所以也都什么事情都迁就着他。

    这日姝姝待在书房继续养她的那些虫子,连带着也给胖虫喂了些吃的。

    它虽然不能帮着解殿下,体内的蛊,但到底养了两年多的虫子,也算是跟猞猁白狮它们一样,都是姝姝割舍不掉的。

    胖虫还跟以前差不多,食量很大,之前一天三顿,现在每天晚上姝姝入睡前都要多喂它一顿。

    姝姝也不清楚它这算不算异常,因为她曾经问过符华公主,符华公主说这蛊虫是一种香虫,没任何凶险之处,就是平日喂些小虫子就可,或者一些嫩叶,看看它喜欢吃什么,就喂什么。

    符华公主还说这蛊虫养成后会散发很轻微的异香,因为没什么凶性,所以才送给姝姝养着玩。

    不过符华公主心中还言,虽这蛊虫养成后可散发香气,但她并没有养成过,所以也不清楚这记载是不是真的。

    只符华说,她翻阅的记载中,这蛊虫不难寻,但也挺娇贵的,不容易养,好像翻阅一些祖上的记载,有人养成过,但也耗费十来年功夫,结果出现香气后,没多久蛊虫也死了,所以没人乐意养这个玩意,她就是送给姝姝玩的。

    姝姝知晓胖虫不能帮着殿下引出体内的噬心虫,但她对这小胖虫依旧挺上心的,每日给它喂的饱饱的。

    喂过胖虫后,姝姝把书房里头的书籍都整理好,熄了灯,离开书房,准备回去就寝。

    回到寝宫时,太子殿下应该也才归,两人都未梳洗,净房的浴池里已备好热水,两人正打算过去净房,傅潋之的脚步忽然一顿,他本是牵着姝姝的手,加之这一顿格外的明显,姝姝也愣了下,侧头问道:“殿下,怎么了?”

    就着烛台上的光亮,姝姝见到傅潋之慢慢发白的唇色,她忽然就慌了神。

    不过很快的,傅潋之就继续牵着她朝着净房而去,他道:“无碍。”

    姝姝不信,等过去浴池那边,两人入了浴池,她终于知晓是怎么回事,殿下心口处皮下肌肤有暗红色晕染开,那是皮下出血,是心口处的经脉爆裂开。

    蛊虫就在心脉之处,当初暗红色经脉也是从殿下心口处开始显现出来的。

    现在经脉开始爆裂也是从此处开始。

    姝姝忽然就开始落泪。

    傅潋之替她抹去面颊上的泪水。

    姝姝仰头问他,“当初去边城时,是不是其实就已经开始疼痛起来?”

    许久后,傅潋之才淡声道:“是。”

    姝姝攥紧他的手臂,又问,“是不是没多久,殿下您,您心智也有些不同的?”

    这次傅潋之没说话,姝姝却懂了他的意思,他的心也的确受到影响,只是不知殿下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没让自己变成一头毫无感情的野兽。

    “殿下,您是如何坚持下来的?”姝姝终于还是颤着声问了出来。

    傅潋之没有回答她,只低头亲吻她柔软的唇瓣。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