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5章 第 245 章

作者:歪脖铁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战战兢兢, 兢兢战战。

    许久。

    “燕洵, 你要玩火**吗?”皇帝高深莫测地问。

    他是皇帝,终究坐的位置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生来学的就是帝王心术, 最为讲究平衡。而如今燕洵成长的太快, 哪怕是他自己不愿意,也已经有不少人都看到了他, 知道了他, 自觉的站在他身边, 形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燕洵比大妖还要危险。

    “微臣不敢。”燕洵赶忙道,“只是阮端熙……必须死。”

    “好、好, 好得很。”皇帝咬牙切齿道,“张瑞拟旨……”

    *

    从宫里出来,被寒风一吹,吴红松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袄子已经湿透了。

    他左右看了看,见着没有旁人,便低声道:“燕大人, 往后该如何?皇上这是动了真怒,不然也不会这样。且阮端熙到底有些才,有正是皇帝想要的。我那时候便想着, 不如咱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皇帝发火的时候, 吴红松便改了主意。

    胳膊终究是拧不过大腿, 与其跟皇上争执, 不如暂且缓一缓, 再想想别的办法。

    阮端熙有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一直安全,到时候再动手依旧能要他的命。

    “或许人刚出生是善良的,然而想要平安长大,又何尝不是要去接受那些恶事。”吴红松叹息道,“燕大人,我知道你能想明白,只是为何不退一步呢。惹怒了皇上,燕大人以后在京城怕是要愈发艰难了。”

    燕洵自己又何尝不知。

    无论做什么,他都不想惹怒皇帝。

    “皇上也有苦衷。”燕洵垂下眼睑道,“只是我不想让幼崽们去怀疑律法,怀疑正义。我想让他们知道,衙门公堂之上,一切邪恶都无所遁形,只有正义长存!我想让幼崽们知道,若是遇到事情了,不用去自己报仇,只要告到衙门就好了……”

    大秦律法便是这样制定的。

    只是法理之外还有人情,世事总不能让人如意。

    只不过燕洵要尽自己最大的可能,让幼崽们明白正确的伸张正义的法子,而不是去接触那些灰色的存在,他要幼崽们健健康康,明明白白的长大。

    “燕大人心善,把他们护的太好了。”吴红松忍不住感慨,他觉得若是换成他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这样的。

    燕洵笑了下,道:“其实也不是,他们该知道的还是知道,只不过心里明白最正确的道路就好了。”

    衙门。

    幼崽们都乖乖的坐在板凳上,偶尔端起茶水喝一口,小声说着话,时不时看一眼门口。

    “我去找师傅问问。”宝宝坐不住,站起来往外走。

    “去吧。”花树幼崽道,“路上小心些。”

    “我有狼犬,放心吧。”宝宝潇洒道。

    蛋弟弟抱着茶杯喝了口茶,跳下椅子,背着手走来走去,忍不住道:“阿爹不会有事吧?”

    “不会,有镜大人在。”花树幼崽道。

    “那倒是。”蛋弟弟微微放松,继续背着手走来走去 ,过了会儿又说,“皇上可真复杂,亦敌亦友的,亦或是敌人友人都不是,他就是特别的存在。咱们毕竟身处大秦……”

    幼崽们不是大秦百姓,他们甚至不是人,但是依旧在大秦生活,甚至为大秦做了许多事。

    其实蛋弟弟说的那句,幼崽们是为民谋利,并不那么确切。在所有幼崽内心中,他们是为了燕洵,不为了任何其他人,或者其他事,他们就只是单单纯纯的为了燕洵一个人而已。

    哪怕是蛋弟弟自己,生在大秦,长在大秦,他也依旧跟哥哥们的想法一模一样。

    “回来了!”蛋弟弟耳朵微微动了动,忽然说,一边往门口冲。

    燕洵刚好和镜枫夜同时进屋,满脸笑容。

    “成功了?”蛋弟弟‘唰’地一下停在燕洵脚边,仰着笑脸问。

    燕洵笑着点头,拿出圣旨。

    大大的圣旨有些沉重,蛋弟弟轻轻松松的抱起来,哒哒哒跑向聚集过来的幼崽们,和大家一起打开,一起仔仔细细的看。

    “阮端熙定罪,斩立决。”花树幼崽轻声道。

    蛋弟弟高兴的蹦起来,“这样好,这样好。便是他不肯交代什么,也不用担心他再兴风作浪了。阮端熙做的恶事那么多,早该这样才对……我去跟怜哥儿说说,他还盼着呢……”

    说着,蛋弟弟哒哒哒跑去隔壁屋。

    “怜哥儿……”蛋弟弟兴冲冲跑进来……

    仔仔细细的听着蛋弟弟讲述,怜哥儿捂着嘴,泣不成声。

    他曾经以为自己就是这样的贱命,再怎么被折磨也好,只要活着就好了,他其实并不怨恨阮端熙。只是他幸运地怀上了身子,肚子里有了跟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他想找机会离开阮端熙,独自抚养孩子长大。

    他的孩子就是他的家人,他不再是一个人。

    然而阮端熙那一脚,踹走了他的孩子。

    “阮端熙这是罪有应得。”蛋弟弟上前拍了拍怜哥儿的手,“别伤心了,等咱们出了衙门,我带你去商场找柳哥儿,你们肯定会成为好朋友的。我再带你去商场铺子里吃面,那里的面可好吃了。”

    蛋弟弟个头小小的,像个大人似的安慰着怜哥儿。

    怜哥儿轻轻点头,他的家人虽然没了,但往后的日子似乎没有那么难过了。

    *

    左相府上。

    “阮端熙说了什么?”陆朝阳拿着从商场买的,价值不菲的小巧剪刀,对着一盆花修修剪剪。

    大冬日里还能有盛开的鲜花,显然很不容易。

    “没说什么,还没进大牢就直接砍了。”

    “可惜了。”陆朝阳剪下一朵盛开的鲜花,撕下花瓣放入茶中,惋惜道,“阮端熙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却入了皇上的眼,若不是燕洵,他往后指不定会入内阁。”

    “阮端熙?您可是左相。”

    “可惜了、可惜了。阮端熙若是活着,那便是奉旨贪污,无人能管。再寻摸寻摸,皇上定然还会再找一个合适的,就是不知道谁幸运了。”陆朝阳仿佛已经看透一切。

    这是大势所趋,燕洵崛起的太快,并且太特别,皇帝不得不想法子去平衡他。

    “左相大人,妖国荒山……”

    阮端熙就这么没了,在陆朝阳这里,也不过是几句话的事。

    说起妖国荒山,几位大人立刻打起精神。

    “这回还是让小辈去?”

    “妖国荒山究竟如何,我等没亲自去过,实在是说不好。”

    陆朝阳瞥了眼茶中变了色的花瓣,轻轻摇了摇头,这鲜花终究是比不上商场里卖的贵重花茶漂亮,他也不会造那样的花茶,只能拿银子去买,“小辈说的不一定是实话,也不一定是假话。现在的年轻人……想法多着呢,暂且交给他们去折腾吧,咱们这些老骨头就再看看。”

    几个人对视一眼,都点了头。

    他们这些人精,能进陆朝阳的府上喝茶,自然能接触到有关妖国的一些东西。

    妖国的危险,大妖的能耐,他们心中都一清二楚。

    这回即便是谢家准备了汤药,可那浮皮撩水的药,他们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的良药,就算有效,也绝对很微弱。

    那么那群小辈能平安从妖国回来,这就很让人耐人寻味了。

    陆朝阳把花茶倒了,重新剪下一朵盛开的鲜花,道:“当初燕洵熬的汤药,你们也都知道方子是什么,人形人参、首乌,至少千年以上,雪莲乃是万年珍品,活死人肉白骨的归元绿灵芝,海里的珍珠……你们见过那么大的吗?”

    “那么些绝品良药,便是交给什么都不懂的寻常百姓,随便吃吃也能活到百岁。”

    “这样熬出来的汤药,一滴便价值万万金啊。”

    陆朝阳轻轻摇头。

    那么珍贵的汤药,一滴就效果绝佳,在他看来,燕洵当初收的银钱实在是太少太少了,那等良药,应该千金不换。

    众人继续沉默。

    没有人能比得上燕洵的手笔,这回小辈能平安回来,定然是跟燕洵有关系。

    而他们这些人与燕洵是敌非友,故而不能轻举妄动。

    *

    皇帝要把妖国荒山圈起来,这就要派人去。

    朝中一致推荐,还是让刚从妖国归来的谢贾赵三家的小辈去,而户部、工部则是拨钱粮和土石。

    只是这么些小辈都差不多,没有谁更突出,且还有不少人家想把自己小辈也送去,这便又更加复杂了。谢贾赵三家为主导,而王裴何等顶级豪门并不参与此事。

    本事、家世都差不多的小辈当中要挑出一个领头羊,实在是难上加难,各家也都开始使力,试图争取这个机会。

    保育堂建设水泥楼。

    屋里的炕烧的热热的,外面的日头透过玻璃照进来,到处都暖融融的。

    幼崽们拿着柔软干净的帕子,放到热水里清洗,再拧干,爬上梯子,帮蛋巨巨擦蛋壳。

    蛋巨巨安安静静的躺着,巨大的窝旁边放着一个崭新的窝。是王真儿和裴钰儿一起带来的。

    “许多人都来找我帮忙。”王真儿不高兴道,“我才不愿意帮忙。还有人想让我也去,怎么可能!”

    王真儿可一点都不傻,他跟幼崽们关系好,自然清楚妖国的危险,若是幼崽们请他去妖国,他定然会答应,至于那些人……

    “赵飞腾上蹿下跳的,请了不少大人帮忙说话。谢然书一直在京城大营,根本每回谢家,谢家小辈没了他也不成气候,我看这回八成会是赵飞腾。”裴钰儿道。

    “贾求孤呢?”燕洵问。

    旁边屋里,镜枫夜蹲在炭炉前面,调整铁管。

    长长的铁管通向外面,炭炉下面还有另外一个通风口,呜呜呜的抽走屋里的热气,不过炭炉本身很热,屋里依旧暖和。

    冻的硬硬的饼子切开,放到炭炉边上烤。

    不一会儿便有一股焦香味冒出,镜枫夜拿着刷子刷上一层蜜糖,便又有了甜丝丝的气味。

    王真儿忍不住看过来,咽了口唾沫道:“又有好吃的。贾求孤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差事竟然不想去,还写了折子……也不知道是想干什么,竟然不想当官……贾家小辈倒是很积极,阮端熙没了,阮氏更勤快的走动,关系托了不少,想推贾家小辈一把。还想让贾不甄也去领差事,我实在是……”

    饶是王真儿见多识广,从小就在复杂的顶级豪门世家长大,虽然他是嫡出哥儿,上面还有哥哥,自己又有本事,然而家中的庶子庶女那些阴私,他都是清清楚楚的知道的。

    “贾不甄不能去妖国。”花树幼崽道,“他的病还没完全好。且他这种心思通透纯粹,不分善恶的汉子去妖国,只会死的更快。”

    “这回让贾求孤做领头人吧。”燕洵端着镜枫夜烤好的饼过来,“他应当合适。”

    “我也这般觉得。”王真儿发现自己的想法跟燕洵的一样,便忍不住笑,更是有些小得意。

    “尝尝这个……”燕洵指了指烤饼。

    炭烤的饼子焦脆香甜又可口,又热乎乎,冬日里吃最为合适。

    蛋巨巨被幼崽们擦的干干净净,又重新喷洒水雾。忙完这些,幼崽们才跑来跟王真儿、裴钰儿说话。

    燕洵瞧了瞧,便悄悄退出去,跑来蹲在镜枫夜身边。

    “今日吃了许多东西,肚子都有些鼓。”燕洵靠在镜枫夜身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还是摸不到硬块,这回怕是撵不上小蛋那么大。”

    “多吃点好。”镜枫夜把烤好的饼递过来,又拿了个鸡蛋,用湿润的纸包着放到一边。

    燕洵嚼着焦脆的面饼,感受着镜枫夜身上的热度,笑道:“是哩,吃得多,力气大。”

    两个人便待在隔壁屋里,吃吃喝喝。

    过了会儿,燕洵干脆拉着镜枫夜去炕上睡觉。

    等燕洵一觉醒来,王真儿和裴钰儿都已经走了,小幼崽们把屋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炕上摆上一个个小窝,也准备睡觉了。

    *

    贾求孤呆呆愣愣的。

    他原本心灰意冷,觉得自己的本事不行,愧对百姓,愧对圣贤书,便想歇一歇。

    然而他没想到,其他人更没想到的是,这回妖国荒山圈山之事,竟然是交给他,且宫里还专门送来圣旨,让谢贾赵三家都以他为主,且户部、工部也要配合他。

    看着圣旨,贾求孤仍旧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为什么……”贾求孤喃喃自语。

    他跟那些小辈差点反目成仇,如今阮端熙来府上闹了一通,虽然他没出事,也没什么损失,但仍旧有不少人看轻他。

    便是对门的贾府,这些日子也只有贾不甄经常过来,那些贾家小辈一个都没过来过。

    皇上给的差事辞不了,只能接受,且这是偌大荣幸。

    宫里来的太监前脚刚走,对面贾府便立刻来了人。

    阮氏亲自带着贾家小辈,汉子、哥儿、姐儿,还有一群下人,带着许多东西进府。

    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外面水极少的水池,阮氏笑道:“你这也真是,出了事也不跟婶婶说,你若是说了,婶婶早派人过来帮忙。你们这几个还不去帮忙收拾收拾,把坏了的,不能用的,旧的,都换成新的。老祖宗可发了话,别心疼银子……”

    “是!”

    小辈笑嘻嘻的散开,各自带着下人忙活。

    只有贾不甄还留在阮氏身边,几次欲言又止。

    “多谢婶婶。”贾求孤冲着阮氏一板一眼的拱手,并没有拒绝,他也拒绝不了。

    紧接着,谢家、赵家小辈也都由长辈带着前来。

    阮氏身为贾求孤的婶婶,正好帮着张罗,她倒也当仁不让,一切都帮忙安排的井井有条。

    只是这一前一后的对比让贾求孤愈发的清醒,换成以前的他,定然会觉得这样理所应当,根本看不透这些人的趋炎附势……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