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4章 回家

作者:西子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贫居闹市无人问, 富在深山有远亲。

    这句话, 放在哪个时代都适应, 傍晚时分, 刘春生刚回家没多久, 得到消息的村民,赶来老刘家西边屋子道喜, 是一波接着一波, 陈春红下工回到家,水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已经接待了三波人。

    对于刘家村的村民来说,见过最大的干部, 大约是公社来队里指导生产的书记, 而生产队的队长刘大根,偶尔去县里开会, 倒是见过县里的一些干部,可是在他眼里,刘春生的级别, 比县里的干部还大。

    那是市安局的副局长,在临湖市里。

    要知道, 整个临湖地区, 共辖有十三县, 临湖县只是其中一县。

    刘春生一进村,刘大根看到喊住了他,关心地问了他工作单位在哪?是做什么?

    毕竟, 他比其他人消息灵通,常去公社,知道刘春生的档案根本没到公社,所以之前,村里的传言,说刘春生转业的工作安排在公社,他根本不相信。

    只是听了刘春生的回答,他惊得咬到了舌头。

    天啊,这是哪座祖坟冒青烟了?

    他们老刘家,从始祖开始,祖祖辈辈老实种地的农民,这一辈,这是要出大人物了,他们都是一个祖宗,独上池塘这一支,接二连三的儿孙出息,去年是小五刘卫国,今年又轮到刘春生,要不赶明儿让大家都悄悄去山上拜一拜。

    所以一下工,队长刘大根直接来了老刘家,和有祥叔也即是刘老头打过招呼后,到了西边屋子里,找刘春生说话,“……媳妇孩子是跟你一起去市里,还是留在队里?”

    “当然留在队里,我们娘几个户口都在队里,再说了,眼看队里这两年的日子越过越好,我可不愿意离开,”

    陈春红笑着抢先道,接过大儿子刘军泡的糖水,递到队长刘大根手里,“你也知道,现在农村户口想转城镇户口不太容易。”她听说的迁户口,只有工作和升学两种途径,甚至有农村姑娘嫁到城里,要是没有工作,户口迁不过去,生下的孩子,都有可能随女方落在农村。

    刚才一大波来道喜的,一个个都捧着她说,眼见刘春生发达了,她以后要跟去城里享福了,还夸她天生福相,一看就跟队里人不一样,生来就是享福的命……

    饶是陈春红觉得自己脸皮厚,听了都脸红,尤其说得最厉害的几个长舌妇,以前背后可没少骂她泼妇、懒婆娘,如今一个个对她笑脸相向,她只觉得心里特别痛快,好似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还是你有眼光,”

    刘大根特别赞赏地看了眼陈春红,作为队长,听人夸张他带领队里人把日子过好,大约没有比这能使他更高兴的事了,“留在队里也好,我们队里这两年的生产日值慢慢提上去了,在全县都能排上前几名。”

    说到这,又转头,语重深长和刘春生说道:“春生呀,你这些年虽然一直不在队里,但你是刘家村的人,你爹娘媳妇孩子都在村子里,你如今有大出息了,我们全村全队的人,都替你高兴,这人呀,这走到哪,都不能忘记自己的根本……”

    刘春生突然出声打断队长的话,积极表态,“队长放心,我不会忘记了,我一直牢记着根本,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党和人民给的,我以后的工作,会一切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去奋斗的。”

    队长刘大根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被打断,不由愣了一下,连脸上的笑容都有点僵,不过他作为队长,算是见惯场面的人物,没让人看出来,重新恢复了笑容,却又直接让刘春生出口的话给噎住了。

    怎么好好就转画风了?

    还转得这么生硬,打起了官腔,可是他一抬头,看到刘春生肃着张脸,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他不仅不能否认他的话,还只得干巴巴地附和道:“你好好干,别辜负了党和人民的信任。”他身为队长,当然更要有觉悟。

    有些话,卡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口了。

    另说起现在新的政策还有形势,稍稍坐了一会儿,似屁股有虫子在咬一般,起身告辞离开,刘春生亲自把他送出了刘家院子,回转身时,见到胡老太站在堂屋外的屋檐下,于是喊了娘。

    “老四,你真的在那个什么局担任副局长?”胡老太问话的语气,满是怀疑与不信,过了最初的震惊后,她还是没法相信,老四出息了,当官了,成了副局长,那她不就是副局长的娘了?

    她成了旧社会里,那种官老爷的娘了?

    她这辈子,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公社书记。

    突然有这么一天,有人告诉她,她儿子当了大官了,她怎么都觉得不真实。

    “娘,这都是组织安排的。”刘春生回道。

    组织安排的?

    胡老太打量着身前的四儿子,背挺得很直,眼睛贼亮,神情中带着一种威势,就像她见过来队里巡逻的公社书记一样,身上有一种架势,促使人只能去仰望,而现在,此刻,她好像在她儿子身上感受到了。

    “是组织安排的,就好好干。”

    刘老头拖了砍好的竹子,走了进来,相比于自家婆子的心情激动与情绪复杂,他心态反而很平和,没受到多少影响,儿孙自有儿孙福,所以,下工回来,看到家里编竹制品的篾片没有了,就拿了把柴刀去竹林那边砍竹子。

    刘春生回头,喊了声爹,“我会的。”走过去,帮刘老头拖竹子回堂屋,之前欺骗爹,没告诉实情,他心里本来就有愧,于是和刘老头把工作的事,详细说了一遍才离开。

    刘老头倒是开了口,留他下来吃晚饭。

    刘春生推辞了,况且他娘一直都没发话,估计一时还没回过神来。

    出了堂屋,穿过院子,走到西边一排房子前,推门进去,看到屋子点着煤油灯,三个孩子做好的饭菜已经端上桌了,大家都没有开动正等着他,一见他进来,八双眼睛齐齐望过来,眼里满含欣喜与期盼。

    忽然之间,仿佛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让他觉得很窝心。

    或许这就是他一直期盼的生活,这一刻,也更坚定了,他带媳妇和几个孩子进城的想法,他不想和她们再分开,一点都不想。

    “赶紧的,去洗个手,来吃饭,现在天气还冷,饭菜容易凉。”陈春红招呼一声,又起了身,去帮他舀热水。

    刘春生赶紧跟了过去,一边洗手一边说道:“爹留了我吃饭,我没留。”

    “我刚才和军子他们说了,要是再等五分钟,你不回来,我们就不等你,先吃了。”

    刘春生一听,急忙道:“你看,我这不就回来了。”

    “是,回来了,”

    陈春红拿了条干毛巾递给他,“把手擦了,进屋吃饭,军子他们都饿了,今晚来了这么几波人,一番折腾下来,已经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了。”幸好,几个孩子机智,做好的饭菜,及时放到铁锅里焖着了,没有放到外面。

    “也就今天这样,你不是早就预料到了。”刘春生笑了笑,擦好洗,把毛巾搭到竹竿上,跟媳妇进了屋,上了桌。

    “你的工作,干得怎么样?”陈春红端起碗筷,问道,刚才人多,她没法问,也只有直到此刻,她才有时间来问这个她最关心的问题。

    “还好,本来半个月能回来一次,只是我报道后,被局里安排去干校学习了一个月,全封闭式的,前天才回局里。”

    “这次有几天假?”

    “三天,今天算一天了,”

    刘春生语气带着遗憾,他原本一大早就出发了,只是从县里到公社的班车,下午四点才有一趟,他拿了从部队寄回来的几个包裹,东西有点多,他就没有选择走路,而是等了下午的那趟班车。

    他是恨不得在家里多待几天的,“我想着,你和孩子以后还是跟我一起去市里……”刘春生和媳妇商量道,只是刚说到这,一抬头,就对上三个孩子亮晶晶的眼睛齐刷刷地注意着他,他从来没见过这场面,吓得都噎住了。

    见他噎住了,刘军率先出声问道:“我们也能去市里,有住的地方吗?”

    “有,局长和我说了,能分房子,安排住的地方,”

    刘春生回道,他报道之后,就开始向郝红星打听过这件事了,“我问过了,孩子们的户口,能跟我随迁过去,春红你的工作可以安排,到时候以招工的方式,把户口调去城里。”

    “我能做什么工作?”

    陈春红一喜,随之又不安,她大字不识几个,除了种地可什么都不会。

    “局里的招待所和食堂都招人,还有市里的织衣厂也招做衣服的女工。”刘春生忙回道,前面两个,是郝红星和他说的,至于后面,是他自己想到的,他没有忘记,上辈子刚改革开放的时候,自家媳妇开始做衣服卖,后面更是建了县里的第一个私人织衣厂。

    陈春红听了,心里开始有些摇摆,如果真能进城,能拿到城镇户口,吃上供应粮,当然,她也更愿意去城里,在乡下种地干农活太辛苦,要吃饱饭全靠天老爷赏脸,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挤破脑袋想进城当工人。

    她有心,想问问他现在的收入,看到孩子们都在,于是打算等晚点再问,不料刘春生先主动说了,“临湖市是六类地区,我拿的是八级的机关干部工资,每个月二百七十块钱,比之前涨了不少,只是每个月的供应粮三十五斤,比之前少了十斤,另外,还有各种票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庭庭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