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7章 送年礼

作者:西子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亏我出门前, 还和你说了, 让你交给刘兵或尾巴保管,等妈不在家的时候, 你再偷偷拿回来,你偏不听。”刘军受他妈的委托,在灶台边监督二弟刘华烧片纸儿,等到他妈进屋去后,小声数落二弟刘华,就不长心眼儿。

    刘华把片纸儿往灶里扔,心里特别不好受,难得心思活了一把, 一边盯着门口防备他妈随时出来,一边和大哥商量,“大哥, 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烧一半留一半,好不好?”声音压得很低, 吐字都有些含糊。

    “留下一半,你藏哪?”刘军轻问道。

    “藏到我们睡的床板下面, ”

    刘华觉得藏到床底下会让他妈发现, 他妈已经知道那是他惯藏东西的地方了,但床板下面则不一样,“妈应该不会掀床上的棕垫和被单。”

    “不行,”

    刘军直接摇头, 见二弟刘华顿时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很是无语,又不得不解释,“要是刚才没有让妈抓个正着,床板下面还算安全,现在我们屋子里,哪都不安全,你别忘记了,妈进屋前发了话,要是再在我们屋子里找到这些东西,就不是拧耳朵,是直接抽条子了。”

    “你不想过年前,挨一顿打吧。”刘军凉凉地看了眼二弟刘华。

    不想,他当然不想。

    刘华哆嗦了一下,又不甘心,只好求助大哥刘军,“那你说,怎么办,藏到哪?你快帮我想想,明天我还和人约好,要去晒谷场玩拍片纸儿,要是一个片纸儿都没有,我怎么去和其他人玩。”

    “你选两个,扔到柴垛下面。”

    “大哥,两个太少了。”

    “要么两个,要么一个都不留,你自己选。”刘军觉得他妈太精明了,现在二弟有了前科,在妈那里挂了号,要瞒过不太容易,并且,一旦让妈发现他在监督的时候包庇二弟,连他都要吃挂落,得不偿失的活,他才不会干。

    刘华意识到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只好挑了两个最大的片纸儿,趁他妈没出来前,小心翼翼地放到柴垛底下,然后又快速地回到灶台边,整个人垂头丧气的。

    旁边的刘艳看着二哥的样子,有些不忍心,走近前,拍了下他的肩膀,轻声劝道:“二哥,你拍片纸儿的技术特别好,有那两个明天拿出去翻本,再赢几十个回来,到时候,咱们好好找个地方藏,不让妈发现。”

    “一定要找个好地方藏,”

    刘华重重地点头附和,反正他和大哥睡的床不安全,床上床下妈都会去翻的,但其他床,刘华突然眼前一亮,“艳儿,妈好像说过,明天让爸去隔壁村子里买张小床回来,放到我们屋子里,专门给你睡觉的,到时候,藏你床底下好不好?”

    刘艳见二哥两睛发亮地看着她,顿时一脑门汗,她妈是说过这样的话,但床还没买回来,“要是明天床买回来了,就放我床底下。”一口答应下来。

    那个爸刘春生没回家之前,刘艳一直和她妈睡一间房,两个哥哥住隔壁一间房,这次,刘春生回来了,头一天晚上,倒是想和她妈睡一起,像刘艳这个年龄,在乡下跟爸妈一起挤在一张床上睡,再寻常不过了,要是再铺一张床,别说棉被和床垫不够,也没有一个人睡一张床的道理。

    眼见着她妈就要答应了,昏黄的煤油灯火下,刘艳再看那个爸贼眉鼠眼的样,对,在她看来,就是贼眉鼠眼,刘艳突然想起前世看的中的片段,一朝穿越成小孩子,跟爸妈睡在一张床上,半夜醒来,尽看到妖精在打架。

    她妈和这个爸,也正值壮年,这万一……

    刘艳想想,就打了个抖擞,她一点都不想撞到那么尴尬的场面,于是死命不同意,最后,这几天,那个爸刘春生都是在隔壁和两个哥哥一起睡。

    当然,那个爸刘春生既然想和她妈好好过日子,她也没想一直在中间做恶人,于是和她妈提了:把大哥二哥隔壁的那间空屋子收拾出来,给她住。

    今年冬天,她妈又在村子里收了不少棉花,添了两床冬被,家里棉被够了,床垫子有现成的棕垫和稻草垫,完全可以再铺一张床。

    她妈大约也想到了这一点,倒是答应了,只是不同意她一个人住一间房,于是决定把添的那张床,放在两个哥哥住的屋子里。

    这天晚上,临睡前,她妈果然又去搜查了一遍大哥二哥他们的床底,还掀起床垫查看了一遍,看得二哥刘华好一阵庆幸。

    次日吃过早饭后,大哥二哥把妈昨夜里烘炒出来的小鱼仔送去给洪顺家,她妈开始清洗昨天换下来的床单被套,那个爸在旁边帮忙,因为天气冷,先在家里烧热水洗,后面的漂洗,没有以往一样去小河边,而是去了山那边的那洼山泉,山泉水冬暖夏凉,用山泉水漂洗不会冻手。

    因为他们过会儿要出门,于是刘艳也没有留在家里,跟着两个哥哥一道去了洪顺家。

    自从那个爸刘春生回来后,家里挑水的活,就由他承包了,二哥刘华整个人都解放了出来,再加上,二哥入冬前的几个月,捡的柴火堆满了家里屋檐角,差不多这两个月都不用上山捡柴,因此,二哥几乎没什么活干。

    大哥有放牛的活,每天下午去牛栏喂牛,然后把牛牵出牛栏,到外面去放一圈。

    大年三十,各家各户忙着洗刷,忙着准备年中饭,走到那,都能听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也都能闻到各种食物的香飘四溢,还有小孩子的欢笑声,从村子东头,传到村子西头,大约是一年当中,难得的欢乐时光。

    他们没在洪顺家待太久,看到洪顺奶奶出来后,知道她不大喜欢见外人,三人就告了辞,从他家出来,在路上碰到从村西头过来的二伯一大家子,刘艳跟着两个哥哥喊了二伯二伯娘,又和建国、建党、尾巴三个堂哥打了招呼。

    建国堂哥一如既往地沉默少言,微垂着脑袋,看着倒不像二伯的儿子,反倒更像大伯刘初生的儿子,性子木讷而敦厚。

    建党堂哥一双眼睛滴溜打转,像极了二伯刘来生。

    尾巴一上来,就问二哥刘华什么时候去晒谷场。

    刘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跟在二伯娘后面,手里提着个小篮子。

    今年的年中饭,跟去年一样,在老刘家堂屋一起吃,刘老头在队里分肉那天,就和刘艳家还有二伯家打过招呼了,只是二伯一家子来的时间,似乎有点太早了,她没忘记,去年的时候,二伯一家直到快开饭的时候,才踏进刘家院门。

    去年没提东西,今年提了两个篮子的东西,除了刘花手上的那个篮子,二伯娘手腕上,还挽了个大篮子,有鱼有肉有鸡,刘艳一开始看到时,还以为自己眼睛看花了,那块肉,至少有两斤。

    再看二伯娘笑容满面的样子。

    什么时候,二伯娘有这么大方了?惹得刘艳都觉得有点玄幻。

    回到自家后院,看到爸妈也已经回来了,在搭竹竿晾晒被子,刘艳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大哥刘军,小声道:“我觉得,有必要和妈说一下,二伯娘送的东西。”

    顿了下,又问道:“二伯娘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

    “你猜?”刘军歪了下脑袋,看了妹妹一眼。

    刘艳一见他这样子,第一反应就是有内幕,望着大哥刘军,一脸让他快点告诉她的表情,她仔仔细细在脑海中搜了搜信息,最近并没有发生什么与二伯娘相关的事情。

    自从二伯一家搬出去,除逢年过节外,二伯娘几乎不踏进刘家院子半步。

    怎么会突然这么大方了?

    铁公鸡愿意拔毛,必定有缘故。

    刘艳见大哥不说话,似在等她猜,只好胡乱猜到一个,“难道二伯娘想讨好小叔。”她也只能猜到这个原因,小叔的工作,在这个物资短缺的年代,实在是太吃香了,手里漏一点半点的东西,能给他们带来许多便利。

    “我也猜到了这个。”刘军回道,“

    你没发现,今年秋天开始,小叔每次回来,二伯都会过来一趟,但具体我也不知道。”说到最后,摊了摊手,就算做什么,也不会让他一个小孩知道。

    刘艳略有些失望,还以为大哥知道什么内幕,不过想想,又立即释然,二伯心思活络,但目前的大形势,他们要做什么勾当,也只在私下里,不会明目张胆地来。

    不用刘艳兄妹说,刘来生一家进刘家院子后,没一会儿,陈春红就知道了,住在一起,说话高声点,他们在西院都能听得清楚,因为那一家子提前到,陈春红也没多耽搁,让刘春生提着她早准备好的年礼,带三个孩子先过去,“我把这些被套床单晾完再过去。”

    朱红英这次赶着献殷勤,来得这么早,肯定不会像去年似的在堂屋干坐着,一定会去灶房帮忙,灶房就那么大,她不想过去挤,但朱红英都进去了话,独她一个媳妇坐在堂屋,不进去也不像话,还不如索性晚点过去。

    “妈,我们只送一块肉,是不是有点少?”

    刘军看到他爸手里提着的那块两斤重的猪肉,想了下,又把二伯娘送的东西说了一遍。

    “她是有事求着你小叔,我们又不求人,没必要和她比。”

    陈春红这话一出,原本想说再加点东西的刘春生,立即歇了心思,他主要是担心,差太多了,他娘指不定会找媳妇的茬,只是不知二哥要求小弟做什么事?

    陈春红留意到刘春生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又没说了,虽然没说,但她也猜到了,原想不理会,到底在对方走到前门时,喊了声等等,用挂在墙上的抹布擦了下手,开箱子拿了五块钱,把刘春生叫到一边,递到他手里,“你私下里给你娘,她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我不知道,是你自己藏的私房钱。”

    “说你给的,不是更好。”刘春生不解。

    “她会信?”

    陈春红直接嗤笑一声,“你听我的,按我说的做。”坏名她来背,儿子还是好儿子,那老不死的估计心里会舒服点,两个鼻孔,总有一个能出气。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下一更,估计较晚,明天早上再看~~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