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八章 刀剑之争(上)

作者:嘉图李的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刀剑之争(上)

    齐凤甲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一身黑袍,长发披肩。肩上头发,银白较多,银白之中夹杂着一些黑发。在齐凤甲的印象中,当年这个人儿啊,一头黑发如瀑,长着比青楼头牌还好美的面容。任谁前来都不理,整天抱着他那柄蓝色的长剑。

    即便有喜好兔儿相公(男妓)的公子哥用折扇挑着他的下巴,从小厮手里抓过银票一把一把的往他脸上丢,他也只是皱皱眉。但是,若有人想瞧瞧他手中那柄蓝色的长剑,摸上一摸,那么必定血溅当场。

    当年和齐凤甲熟识的人几乎都知道,有一个好看的剑客,一脸倔强的跟着他。大家都以为那人是个女孩儿,甚至有人开始咒骂齐凤甲是个负心汉。可当时的齐凤甲怎么会在乎这些,继续流连于青楼,酒肆之中。但岑雪白仍是跟着他,每当齐凤甲喝完酒踏出门口的时候,总能在墙角看到一个抱着长剑的少年。

    “倔强的死小孩!”这是当年齐凤甲给他的称谓。

    最终,他还是答应和那个“倔强的死小孩”比试。

    岑雪白以半招之差输给了他,拂岚也因为这半招屈居大水牛之下。

    没错,齐凤甲那柄黝黑的短刀,就叫做大水牛。这柄刀当年也有赫赫威名,名字比起拂岚差不了多少,可偏偏齐凤甲就喜欢叫它大水牛,就连铁剑山都没法,这柄刀虽然出自铁剑山,可齐凤甲拿到了手里,便是他的刀,随他怎么叫好了。这是,这名字听起来怎么都有点膈应人。最终还是夫子说了一句,大水牛挺好的,刀和人一样的倔,铁剑山这才没啥意见。

    齐凤甲看着今日的岑雪白,紧了紧手中那柄黑黢黢的大水牛。

    “拂岚之威不减当年,今日恐怕要一雪前耻。”

    银白与黑交错,长发散在双肩,一手提着蓝色的拂岚,另外一只手笼罩在了黑袍里。

    他抬起眼眸,若非是他故意,这岁月绝不会败美人。

    即便这美人是个男子,还是个剑仙。

    “败在齐凤甲的手下,输在你手中的大水牛之下,怎么能算耻辱呢?”岑雪白淡淡的说道,当年胜负在他看来已不重要。

    如过往云烟,如梦幻泡影。

    岑雪白看着齐凤甲,渐渐的露出了笑容。

    湛南还有湛胥身旁的开天境都一阵沉默,他们来的时候意气风发,就一个齐凤甲他们完全不看在眼里。可这南海剑圣出来便给他们知道了差距,更让他们心里苦涩的是,轻松击败他们的南海剑圣曾经是齐凤甲的手下败将!

    岑雪白听到了身后的骚动,转过身看着他们淡淡的开口道:“一群人对上我都没有五五之数,还想对上齐凤甲!”

    听到这话,霍烈底下头,往后缩了缩。

    岑雪白看着齐凤甲,看看徐长安。

    “东西有两样,各选一样,止此干戈。”

    齐凤甲听到这话,微微摇了摇头。

    “你知道我的,喝酒的时候要美人,无美人不成酒局,无酒又不痛快。我这个人啊,即便去的是那些小酒肆,那些小酒肆的老板娘容貌也绝对差不了。”

    这几句话虽然别人听起来不着边际,可岑

    雪白却是懂了。

    “没一点商量的余地,他的脸上带着一抹笑容。”

    齐凤甲看了一眼徐长安,随后说道:“他们信不过我,我也信不过他们。而且,他算是我的小师弟,我不可能卖了他吧。”

    “那你们可以让出地方,让他们寻找九龙符。”

    齐凤甲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侍剑阁和六宗守护了三百年的东西,我即便肯让,他们也不会让。”

    齐凤甲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

    “斗争肯定会有的,凭你一己之力,解决不了的。”

    “你记得当初我们出入酒肆和青楼么,头牌就一个,可那些公子哥们却都愿意往里砸银票,为此不惜大打出手。”

    “这封妖剑体是头牌,九龙符也是头牌,没有人没道理不喜欢这些东西的。天下的人大抵都是俗人,免不了这些。”

    岑雪白看着齐凤甲,这位刀圣今日肯和他说这些,不是代表他没了锐气。只是,他仍旧把他当成朋友。

    他点了点头,正在此时,背后传来了声音。

    “剑圣前辈,我湛胥愿以血脉之力发誓,我只要封妖剑体,若是染指九龙符,我湛胥万箭穿心而亡!”

    原本因为齐凤甲几句话有所迟疑的岑雪白,立马转过头盯着湛胥!

    他没有说话,只是这么看着湛胥,双目之中,蕴含千万剑气,引得湛胥一阵胆战心惊。

    但他毕竟是相柳一族的少主,躲开了岑雪白的眼神,立马高举一只手,朝天发誓道:“我湛胥只要封妖剑体,绝不染指这封武山上的九龙符,若是有违此誓,天打五雷轰,万箭穿心亡!”

    说完之后,他便咬破了自己的指尖,催动功法,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指尖处浮现一滴绿色血液。

    看这样子,应该是一滴精血了。

    只见湛胥将指尖的精血甩向天空,那精血升入高空便不再落下,也了无踪影。

    刚甩出精血的刹那,天空之中传来了阵阵轰隆声,天空中飘着小雨,一道闪电便落在了湛胥的脚跟前,湛胥不躲也不闪,腰杆反而直了直。

    岑雪白看着这一幕,当闪电落下之后,他便望向了齐凤甲。

    这是以血脉为介的天道誓言,若是血脉弱一点的人,还没能力结成这种誓言。但是,只要这种誓言一旦结成,若是违背,天道之雷便会毫不犹豫的劈下来。

    齐凤甲看着这个小子,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狐疑之色。

    不过,他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握着短刀,站到了岑雪白的面前。

    “齐兄,对方已经退步了,你为何不肯让一步?”

    岑雪白看着齐凤甲,脸上带着一丝为难,瞬间变成了坚决。

    “若是齐兄不肯想让,那拂岚只能再度和大水牛碰一碰了!”

    齐凤甲看着眼前的故友,笑了笑说道:“我这个师弟我绝对要保,不然传出去我齐凤甲如何做人,我夫子庙威信何在?况且,老东西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所有的道理都建立在他的袖袍之中。”

    岑雪白脸上出现为难之色,这齐凤甲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随即又转头看向

    了湛胥。

    湛胥脸色苍白,他刚刚其实是耍了一个小心眼,他只是说自己不取这封武山的九龙符,可没代表他们在场的妖族之人。

    湛胥看到岑雪白的目光,急忙跪了下去。

    “前辈,这誓言不可逆啊!”

    齐凤甲看着他,脸上出现了一丝戏谑的笑容。

    “没事,你再加一个,你妖族之人得到我这小师弟后,待其如座上宾,不暗害,不谋杀!”

    湛胥心头一凛,自己的小把戏还是被看穿了。

    不过此时场面完全是由齐凤甲还有岑雪白来主导,况且一个岑雪白就能打败他们七八位的开天境,只能死死的将岑雪白绑在自己的一方,这样才有资本和齐凤甲抗衡。

    湛胥本就是聪慧之人,他如何猜不到岑雪白的心思。

    这位南海剑圣对封妖剑体没什么偏见,也没什么喜爱;对他们妖族,也说不上怨憎,他只是简单的不希望两方打起来而已。

    这一点他猜对了,齐凤甲也明白老友的心思。

    不过还有一点他们没想到。

    这封武山在入海口,山脚下有不少百姓。若是大战起,只怕这封武山必定会塌,如此一来,不知道多少百姓要遭受牵连。况且若是这入海口被堵了,上游数千里的百姓定会受到影响。

    当年荆门山一战,将一座山峰劈成了三座,让荆门河一分为二。就因为这件事,都让数十万百姓饱受灾害之苦。那只是一条分支的河,更别说如今这封武河接水入海。若是此河受到影响,这波及的范围不可想象。

    湛胥和齐凤甲倒是没想到这一层,他们只是以为这位剑圣只是单纯的不想让大战打响。

    齐凤甲心里也没底,他不相信从封印中跑出来的妖族,就剩这几个臭鱼烂虾了。

    他绝对有理由怀疑,更强的人还在赶来的路上。

    若是寻常时候,岑雪白要找他比试,他自然不惧。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他想把更多的精力留在其它人身上。

    岑雪白看向了湛胥,湛胥跪在地上,险些哭出声来。

    “前辈,不是我不愿意啊,只是你我这情况。再逼出一些精血,大半条命就没了!”

    齐凤甲看着面色苍白的湛胥,也没有怀疑他说的话。

    毕竟湛胥本来就有些羸弱,在长安又被徐长安的鲜血给伤了,城外又被夫子一惊。更为重要的是,他为了控制大皇子,可是也逼出了自己的精血。

    “少逼几点精血给轩辕家的小崽子就没事了!”

    齐凤甲冷冷的说道,瞥了一眼他。

    看来让湛胥再度发誓是不可能的了,岑雪白转头看着齐凤甲,提起了手中的长剑。

    齐凤甲之前不知道从哪里折了一根枯草叼在嘴里,“呸”的一声吐了出来。

    “好,今日也分出个高下!”

    “若是我赢了,你听我的!” 岑雪白淡淡的说道。

    齐凤甲点了点头。

    “好!只决高下,不分生死!”

    这月最少每天3000字 ,催更和加更进群。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