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齐聚一堂

作者:元月月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十分钟之内连着接两个二娃的电话, 大娃以为家里出什么事了。反复问二娃,他娘和他爸是不是生病了。二娃说不是, 大娃依然不信。

    二娃把手机给灿灿,灿灿跟大娃说几句话,又换炎炎跟他唠几句。大娃才相信, 宋招娣希望全家人能聚一块, 确实是一时感慨。

    最近这些年,大娃每年都能见到几个兄弟, 但每次有三娃没有二娃,有二娃没有自立, 有自立没有更生,有时大娃也忍不住感慨,都这么忙,什么时候才能聚一块啊。

    二娃在电话那端说,如果实在请不掉假别跟领导耍赖,改天他们去帝都,他请一天假出来聚聚也行。

    大娃嘴上答应的好,挂上电话就开始盘算年后都有哪些事要忙。部队里的大事, 比如军演, 都提前好几个月乃至半年安排。

    九六年农历腊月初八,阳历是一月十六日,大娃翻开日程表一查,直到七月一日港城回归那天都抽不出一周假。

    大娃思考片刻,因二娃电话里说没联系到自立, 叫他联系。过了三四天,大娃估摸着自立该休息了,便打去自立家。

    这次还是肖蕴接的,不同上次她在整理房间,这次她和自立正在吃饭。待接电话的人换成自立,自立就听到大娃说,港城都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他们也该回家聚聚了。

    自立第一次觉得满嘴跑火车的大娃终于说一句像样的话。随后便问大娃什么时候有时间,大娃说他上半年没时间。自立就说,他上半年尽量不休长假。

    大娃和自立说定,就轰/炸三娃。自立去三娃家看炫炫那天,三娃在部队里,哥俩错开,导致三娃上次见到自立还是他结婚的时候。

    三娃也有一年多没回岛,也想回家看看,虽然不想让大娃如意,还是跟大娃说,他会把假期留在下半年。

    一九九七年九月十六日,农历八月十五,大娃给家里打电话,告诉宋招娣,十月四号上午,他们回去。

    宋招娣很高兴,一高兴就忍不住冒坏水:“你跟他俩一块来?”

    “对啊。”大娃道,“从帝都坐飞机。”

    宋招娣眼珠一转:“自立和三娃都带着媳妇,你带什么?”

    电话那端安静下来,好一会儿,宋招娣都怀疑他挂电话了。大娃的声音传过来:“娘,我心痛。”没容宋招娣开口,又生龙活虎,“我带炫炫。”

    宋招娣无语:“那是三娃的儿子。”

    “三娃敢不给我?”大娃反问。

    宋招娣骂一声:“土匪。”就把电话挂了。

    十月四日,早上,宋招娣叫勤务员小方煮点粥和鸡蛋,炒两碟小菜,她趁着钟建国去上厕所的时候,开着钟建国的车去菜市场。

    钟建国从厕所里出来,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到屋里逛一圈,见屋里只有小方一人:“宋老师呢?小方。”

    “买菜去了。”小方道,“宋老师说亓书记他们今天回来。”

    钟建国下意识说:“买菜也不叫上我,回头又买一大堆,她怎么拎——”猛地僵住,跑到外面一看,顿时想骂娘,“宋招娣是不是开我的车去的?”

    “不知道。”小方从厨房里出来,看到院中空空如也,“应该是。”说完,偷偷看一眼钟建国,见他满脸怒气,弱弱道,“宋老师开车的技术不是挺好吗?”

    钟建国瞥他一眼。

    小方心中一凛,连忙说:“我,我去煮,炒菜。”说完就往屋里跑。

    七点多一点,宋招娣回来了,停稳车,就看到钟建国坐在廊檐下,面无表情,往她这边看,满脸写着他很生气。跟他结婚整整三十年的宋招娣不用想,也知道他为何不高兴,佯装不知:“快过来帮我拿东西。”

    钟建国岿然不动。

    宋招娣无声地笑了:“你不过来,我就去喊振兴和振刚了啊。”

    “是叫我吗?宋老师。”小方从屋里跑出来。

    钟建国站起来,瞪一眼他:“菜炒好了?没有还不赶紧去炒菜。”

    小方下意识看向宋招娣。宋招娣冲他摆摆手,小方耸耸肩回屋继续做饭。

    钟建国慢吞吞走到车前面,见后备箱塞的满满的:“你买这么多东西,怎么吃啊?”

    “你七个儿子,四个儿媳妇,三个孙子,你觉得我该买多少?”宋招娣反问。

    钟建国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显然忘了当初一个牛头,他七个一顿就吃完了,干脆转移话题:“他们都回来,吃饭的时候怎么坐?”

    宋招娣:“你们男人坐长餐桌,我们和灿灿、炎炎、炫炫坐大方桌。不出意外,大娃他们四点半能到家。咱们五点半开饭,你早点回来。”

    “我这几天休息。”像钟建国这么大年龄的高级军官,除了法定节日以外,每年还有几十天假期,主要用来疗养,“昨天就和我办公室的人说过了,有事来家里找我。”

    宋招娣如今是校长,不再给学生们上课:“那咱们吃了饭就收拾?”

    钟建国点点头。早饭后,小方压水,宋招娣和钟建国洗菜。

    十点多,振兴和柳静静回来,他俩接手,宋招娣和钟建国歇歇。晌午蒸几个螃蟹,炒几个菜,一家人随便吃吃,就用借来的大锅搁院子里炖扭头。

    灿灿和炎炎见大铁锅里满满一锅骨头和肉,哥俩站在宋招娣两侧,拽着她的手,异口同声问:“奶奶,我下午不想去学校了。”

    “你们不去也吃不到锅里的肉。”宋招娣道,“得炖四个小时才可以吃。”

    灿灿八八年出生,今年九岁了,不用想就知道四个小时后是几点:“我放学回来也不能吃?”

    “对啊。”宋招娣点头,“快去吧。等牛头炖好了,你们想吃哪块就吃哪块,你俩先挑。”

    灿灿咽口口水,又看一眼大锅,很不甘心:“要这么久啊?”

    “奶奶从不说谎,你觉得她会骗你吗?”振兴问。

    灿灿摇摇头,到屋里把炎炎的书包拎出来,哥俩背着书包,手拉手去学校了。

    下午五点,灿灿和炎炎放学回来,到大门口见院子里全是人,哥俩下意识往周围看看,是他们爷爷奶奶家,没错。

    “怎么这么多人啊?”炎炎好奇地问。

    自立听到声音转过身,“灿灿,炎炎,回来了?快进来。”

    “大伯?!”哥俩异口同声。

    自立去年回来过,给他俩带一箱哈密瓜,是两小孩吃过最甜的哈密瓜,以致于一年多不见,只有七岁的炎炎也没忘记自立。

    灿灿拉着炎炎跑过去,就问:“大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刚到家。”自立微笑着说,“把书包放屋里,我给你们捞肉吃。”

    灿灿一喜,转身就往屋里跑。

    拿着长长的筷子,在锅里乱搅的大娃抬头看一眼,见自立嘴角含笑,瞥一眼和沈影一块洗桃胶的肖蕴:“现在想生还来得及,过两年再想生可就生不出来了。”

    “肖蕴最近正在备孕。”自立道。

    宋招娣忙问:“真的?!”

    “真的?”大娃手一顿,转向肖蕴。

    肖蕴叹了一口气:“我妈以死相逼。”

    “咳咳……”正在吃葡萄的二娃呛着了,“裴姨?”

    肖蕴点头,看一下沈影:“我和自立去看你家炫炫,顺道回家看一下我妈,我妈见着我就哭,说我没孩子怎么怎么着。我弟妹帮我劝我妈,开口就说,赶明儿我和自立老了,逢年过节,叫她儿子去接我们,跟他们一起过节。

    “她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我妈哭的更凶。还说,如果我不生,她就死给我看。我以为她吓唬我,谁知我走后一周,也不知道她从哪儿弄的安眠药,也不知道吃了多少,反正要不是家里的勤务员发现及时,她就这么去了。”

    “怎么没听你们说?”宋招娣看向自立。

    自立苦笑:“我岳父不准说。”

    “不可能只是因为你不生孩子吧?”宋招娣道,“当初你三十了还没对象,你妈都没怎么催。”

    肖蕴点头:“我也觉得不止因为我不生孩子,后来就去找医生,把我妈妈的情况告诉他。他说我妈更年期,这个时期的人就跟神经病一样,得顺着她,不能跟她吵,也不能刺激她。”

    “你妈不都六十多了吗?”二娃道,“更年期,更到这个时候?”

    宋招娣:“更年期是指女人绝经那几年出现的症状,少数人持续五年至十年。肖蕴的妈妈可能属于少数人。

    “先前肖蕴的妈妈觉得她过两年就会生,眼看着四十岁还没生,再过几年生不出来了,她妈开始担心了,天天这么想,积少成多,去年炫炫出生,她妈受一下刺激,肖蕴回家看望她妈,跟她妈说不生孩子,又受一下刺激,然后爆发了。是不是这样?”

    “娘说得对。”肖蕴叹气,“医生也这么说。”

    薛琪问:“可你都四十了,你妈就不想想你生孩子很危险?”

    “我堂叔出生时,我二奶奶四十三岁。”肖蕴看向沈影,“你妈的弟弟,他出生时,我二奶奶正在做饭,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孩子出来了。”

    沈影咽口口水:“这么简单?我生炫炫痛了十多个小时。”

    “真的。”肖蕴道,“所以我一开始跟娘说,我不是怕生,我是怕养。”

    大娃指一下廊檐下的人:“钟司令说了,等孩子三岁大,他帮咱们养。”

    “真的?!”更生不信,“我们小的时候,爸巴不得我们滚蛋,现在要养孙子?爸,今天太阳可是从东边出来的,不是从西边。”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