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六十六章 可疑

作者:可大可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路承周的任务,是对英租界靠近海河一侧所有的宾馆、饭店、旅馆的住户进行排查。

    路承周不知道卢纪之的情况,他也不知道卢纪之昨天晚上,是不是住在这一区域的旅馆或饭店。

    接到川崎弘的命令后,他带着情报一室的人,四处出击。

    英租界的住宿场所,都会对住客进行登记,只要发现可疑人员,马上会深入调查。

    这种事情,路承周只需要走个过场,剩下的事情,交给韩福山、吴伟等人就行。

    当然,路承周也不能回宪兵分队,否则,他“辛勤忠诚”的形象,就要毁于一旦了。

    “张保头,怎么今天不拉车?”路承周开着车子在路上溜达,突然看到张保头提着一个小布袋,垂头丧气地走在路上。

    “路先生。”张保头回头看到车内的路承周,马上走了过来。

    水灾时,多亏路承周将船借给他,让他那段时间不至于挨饿。

    否则,他要么会被饿死,要么会被当成劳工送到满洲或日本,过着惨无人道的生活。

    朱彪算是幸运的,只是派去兵营修筑工事,最终逃了回来。

    “问你话呢,今天怎么没拉车?”路承周问。

    像张保头这样的人力车夫,如果一天不拉车,全家人可能就得挨饿。

    对他来说,每天一睁眼,就要付车份子钱。

    “买粮呢。”张保头举起手里的袋子,苦笑着说。

    “买到了没有?”路承周看着那人干巴巴的袋子,问。

    “排了一个早上的队,买了两斤米。”张保头叹了口气。

    路承周不用为粮食发愁,自然体会不到,排除买粮,有钱还买不到的感觉。

    张保头现在,每天最头痛的,不再是车份子钱,而是粮食。

    为了买粮,他宁愿不拉车。

    如果没有粮食,哪有力气拉车?

    “现在粮食已经到有钱都买不到的地步了吗?”路承周惊诧地说。

    他只知道粮食涨价了,但只要有钱,还是能买到的。

    “限量供应,听说以后还要凭券购买。”张保头叹息着说。

    “实在不行,你来我家拿点米和面回去。”路承周缓缓地说。

    “多谢路先生,我能想到办法。”张保头已经欠路承周很多人情,如果他再向路承周伸手要粮,以后的人情,就真的还不起了。

    路承周是汉奸,难道真得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吗?

    “好吧。”路承周没有再坚持,张保头有骨气,也很爱国,这是好事。

    看着张保头远去,路承周若有所思。

    下午,张保头正在拉车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消息,晚上在海沽北站,会有两列载有面粉的火车。

    这可是个好机会,大家都饿得快站不起来了,日本人竟然装载有面粉的火车,运往东北,实在太可恶了。

    张保头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刹那,脑海里几乎马上闪现一个念头,去扛一包面粉回来。

    像张保头这种想法的,大有人在,他是英租界人力车夫的头领,也希望租界拉车的这些苦哈哈,能不被饿死。

    在这样的世道,活着本就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

    晚上,海沽北站,发生了一起抢粮风波。

    两列载有面粉的火车,被饥饿难忍的群众抢光。

    车站的日伪军警开枪镇压,但得到了军统行动组的坚决还击。

    在方南生的带领下,日伪军警被火力压制,他们也根本没想到,有人胆敢对他们动手。

    当然,抢粮群众也不是没有牺牲。

    据事后统计,有六名无辜群众被打死。

    但是,如果没有军统的狙击,恐怕会有更多的群众死于日伪的枪下。

    最重要的,这两列载有面粉的火车,也无法抢光。

    上千吨的面粉,被群众抢光,根本不可能再收缴回去。

    有很多面粉,在当天晚上,就进了饥肠辘辘的群众肚子里。

    张保头力气大,跑得快,他一个人扛了四袋面粉,一口气跑回了英租界。

    晚上的抢粮,英租界很多人力车夫也都参与了。

    他们至少扛了一袋面粉回来,多的扛了两袋,甚至是四袋。

    海沽北站发生抢粮风波时,路承周正在文齐道57号,听到韩福山和吴伟的汇报。

    经过一天的排查,情报一室发现了几名可疑人员。

    “主任,根据指示,我们重点调查了午夜登记,一早离开的住客。抗日分子还真是狡猾,竟然敢在饭店发报。昨天晚上,住在利顺利酒店的这个叫戴荣的,非常可疑。”韩福山介绍着说。

    他以前是巡长,对这样的任务很有经验。

    “能找到这个戴荣吗?”路承周看着从利顺利酒店带回来的登记薄,上面写着,戴荣的职业是商人,来英租界想做药材生意。

    “他一早就离开了,而且还提着行李箱。此人在利顺利酒店,前后才住了不到五个小时,实在太可疑了。”韩福山说。

    “主任,我这里也发现了可疑人员。”吴伟也说道。

    昨天晚上入住,今天一大早离开,随身还带着箱子等行李,成年单身男子,这些特征排除下来,符合条件的并不多。

    “今天晚上,我们要派人分布在各家旅馆、饭店,所有下半夜入住的住客,全部带回来调查。”路承周恶狠狠地说。

    英法租界当局,在日本的步步紧逼下,已经自顾不暇。

    他们不断妥协,宪兵分队的权力就不断增大。

    “主任,今天兄弟们辛苦一天了。”韩福山笑了笑。

    “从现在开始午夜,不还是可以睡几个小时么?我们要时刻为皇军分忧,现在的辛苦,是为了以后享福。如果抗日分子都被清除了,我们的好日子也就来了。”路承周微笑着说。

    路承周将任务分派下去下,自己则去了趟红墙道11号,晚上海沽北站的行动,他得听取方南生的汇报。

    在红墙道11号,路承周还见到了卢纪之,今天晚上,卢纪之特意在这里等着路承周。

    “行动组的兄弟们辛苦了,我们的传单散发了没有?”路承周问。

    “发了,可惜的是,还是死了几个老百姓。”方南生遗憾地说。

    “打仗嘛,死人是避免不了的。只要我们的兄弟没有损失,就算圆满成功。”路承周看了卢纪之一眼,说。

    。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