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男配(全文完)

作者:瀼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俞家。

    “你和清扬那丫头的婚约退了, 有什么打算?”俞华辉心里惋惜,但也不强求,他了解陈家的做派, 同意把家中姑娘嫁进来的概率小的可怜。也是,任何一家疼爱女儿的父母, 都不想让闺女嫁给他儿子!

    俞川懒懒道, “什么打算?”他本想去补眠,但见老头子摆出要谈心的架势, 俞川坐着没动。

    “别打马虎眼。”俞母忧心道, “都快三十的男人了,你什么时候能让我和你爸抱上孙子?”

    俞川怔了一瞬,如实回答, “这辈子可能没机会了。”

    俞母的眼泪唰的就下来了,“早知道我就不该让你和严家姑娘认识, 你打算耗在她身上一辈子, 可人家早有了中意的人,再过几十年,她儿孙满堂,爸妈不在了, 你让爸妈怎么放得下?”

    俞华辉总是劝她,说是飞来横祸怪不了任何人。可一位做母亲的,见儿子受了这么大的罪,对方把他的牺牲付出忘了就罢了,她儿子一腔情意栽在对方身上, 却得不到回应,这让她如何不怨不恨不怪!

    “您还能未卜先知不成?”俞川小小开了个玩笑,俞母眼泪却越流越欢,他再多的能言善辩也说不出口。

    俞川知道,爸妈就想要个承诺,要他放下。他也想啊,但是做不到啊,他已经不强求让严书妤冠上他的姓,就只是单纯守着她,不行吗?

    俞华辉给妻子擦着眼泪,“别难过,现在有好多年轻人选择丁克,咱家也没有皇位要继承,没有孙子也成。”

    俞母没有被他绕进去,“这只是孙子的问题吗?是我心疼俞川,如果他是单身主义,我绝对没有二话,这是...”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好好好,我都明白。”

    有一瞬间,俞川觉得自己十恶不赦,不该存活在世上。

    他很失败,俞川这样想道。

    放下严书妤?

    他从来没有得到她,谈何放下?

    *

    清扬没有多关注俞家的事情,好友莉莉丝要步入婚姻了,特意邀请她定制婚戒,清扬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了这件事上。她有几个比较满意的婚戒设计,不过莉莉丝都看过,好像没什么惊喜,她只得重新构思,毕竟是好友的婚礼,又是很有意义的戒指,清扬不想让莉莉丝失望。

    陈母的工作室离陈父的公司不远,夫妻俩大多数时间一起出门一同归家,清扬被爹妈要求朝九晚五工作规律,反正老板是亲妈,只有让她注意身体的,别的都不作要求。本来自由职业就需要自制力,清扬无数次庆幸她有了小小的知名度,不缺顾客,不然依着她爸妈宠闺女的架势,她肯定在家里无所事事了。

    坚决不能被敌方的糖衣炮弹诱惑,清扬每天都要提醒自己一回。父母都是拗不过子女的,清扬态度坚决,每天下班时间就往后一挪再挪,亲爸亲妈板着脸在办公室散着冷气等清扬下班。

    “清扬,爸妈提个小小的意见,你别一整天坐在工作台不起身,半个小时就要动一动。”

    清扬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挽着父母的手臂,从陈母的办公室落地窗望出去,外头早已是繁星悬挂,底下是万家灯火,又一次提出, “我知道了,爸妈你们下回不要等我了,多累啊。再多大厦有保安值班,不会出事的。”

    陈父忽略清扬说的,反问道:“你妈微信给你推送的熬夜危害你认真看了没?别不当回事啊,爸宁愿你做个米虫,也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爸,不带这么危言耸听的!”清扬道,“我妈推给我的文章都快绕地球一圈了,我实在看不过来。再说你们年轻创业的时候,比我可拼多了,爸你不是说有将近半个月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吗?还有妈,为了打开市场,只要有比赛就去报名,才有如今的成就。”

    陈母瞪陈父一眼,陈父讪讪,电梯门开了,赶紧走到角落站着,陈母按下负一层的按钮才道:“爸妈工作除了完成自己的梦想,还是为了给你和荔枝提供更好的生活,妈其实很纠结,既为你骄傲,又想把你护在羽翼下不那么辛苦。”

    “我懂的,爸妈爱我嘛。”清扬亲昵靠在陈母的肩膀。

    陈父突然道:“清扬像以逸就好了。”

    “小堂哥怎么了?”清扬好奇问道,她这段时间和陈以逸联系的挺少。不过小堂哥主动联系她的次数屈指可数,这就不正常了。

    陈母想到侄子,也忍俊不禁,“你小堂哥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呢,本来以为只去公司混混日子给你大伯交待就成了。没想到以锡直接把和俞家新合作的项目交给他负责了,亏了赚了都是你小堂哥的事,不对,赚了是为公司做贡献,出了岔子好像有惩罚来着。你小堂哥见天儿在家里骂以锡是资本家,还来找你爸帮忙,咳咳,你爸没让他进门,我看着瘦了好几斤呢。”

    “大堂哥真厉害。”清扬先是赞叹,而后幸灾乐祸道,“我明天去探望小堂哥,表达我精神上的支持。”

    陈母捏捏清扬鼻子,“和你爸一样蔫儿坏。”

    父女两对视一眼,家学渊源,正常正常。

    *

    清扬没有告诉陈以逸,第二天就去看热闹了,到了景盛也就是大堂哥公司楼下,先给大堂哥打了个电话,提出想要看小堂哥工作状态的小小要求,相信以大堂哥的聪明才智,肯定明白他的意思。

    陈以锡简直太明白了,无奈笑笑,吩咐秘书下去接清扬,顺便把人带去陈以逸的办公室。

    在大堂哥的配合下,清扬很顺利找到了陈以逸,“陈助理就在里面,陈小姐还有别的吩咐吗?”

    “没了,麻烦你了。”

    清扬轻轻转开门把手,引入眼帘的是小堂哥难得见到的认真模样,翻着文件,在电脑上敲敲打打,还会露出纠结、笃定等等神色,清扬看了好一会儿,陈以逸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可以证明小堂哥不是来公司混日子的!

    “啊啊啊啊啊!”陈以逸被繁杂的数据气的发泄。

    清扬吓了一大跳,“哥,没事吧?”

    “清扬你怎么来了?”陈以逸惊喜不已,诉苦道,“我真是要被我哥和俞川逼疯了,不对,在知道我要和俞川谈合作的时候,你哥我就已经疯了。你知道俞川把我出的合作案毙回来多少次吗?”

    “不知道。”

    俞川字字泣血,“无!数!次!”

    “噗。”清扬没忍住笑出声,而后正色一本正经同仇敌忾道,“他真是太过分了!”

    “就是,关键我去找小叔,小叔竟然让保镖拦住我,清扬...”

    这件事她爸妈倒是没说,清扬转移话题,“要不然我去求大堂哥,让他和俞川商量换个人来谈?”

    “也,也不用,这样不太好。”俞川竟然没同意,清扬真吃惊了,这不是陈以逸最想解决的问题吗?看出她的不解,陈以逸结结巴巴道,“这个,就是,我,我想说,其实俞川这个人还不错,我不应该对他有偏见,更不应该影响公事。”他一副我对不起你背叛组织的愧疚样子,清扬不难理清陈以逸的脑回路,只是陈以逸这变化来的突然啊,难道俞川工作时额魅力太大感化了她的小堂哥?

    清扬没有追问,只是道:“那哥你加油,等你忙过这一阵我请你吃饭。”

    妹妹这么贴心,陈以逸更心虚了。

    其实知道俞川是和他对接的负责任时,陈以逸全身的洪荒之力都控制不住了,不过他好歹记得公私分明,最多是话里带刺,可想而知,他这样的态度合作进程自然不甚明朗,陈以逸甚至还去找了他哥,很心黑的提议反正合同没签,咱把俞川踢开再找个合作方行不?

    陈以逸现在还记得他哥的震惊模样,然后他哥说的话让他恨不得把头埋到地里。

    -俞氏是主导方。

    陈以逸:......

    对不起,是他太自大了。

    陈以逸这性子,永远是不知道主动低头的,哪怕知道俞川比他的话语权大,对一个人改观的契机来的莫名其妙。陈以逸记不得怎么和俞川发生的争吵,忘了自己说了什么,可他却把俞川说的话记得清清楚楚,“我不是陈清扬的良人,如你所说的,是我配不上她。”

    陈以逸第一反应就是俞川有阴谋诡计要算计他,防备值升到了百分百,然后又听见俞川说,“你冷静点,明天我们再谈。”

    俞川走后,陈以逸怎么都冷静不下来,他想自己不会把俞川刺激大发了吧!而且想想,俞川求而不得也挺可怜的。越深想,越坐不住,俞川实在反常,陈以逸最终翘班去找人了,尼玛万一俞川有个好歹,他的良心过不去!

    托了一大圈人,得知俞川在‘齐’,陈以逸马不停蹄赶了过去。途中,他还有心思把自己代入俞川,不知道他在找严书妤的行踪时是什么感受?

    他和俞川着实没什么好聊的。

    陈以逸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俞川想死想活他都不关心,但是,这导火线不能是他啊!

    俞川把身上的刺收了回去,陈以逸也是,两人的谈判进程缓缓推进,十分平和。

    势头良好,但陈以逸觉着不对劲啊,知道俞川成了‘齐’的常客,他秉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去。观察一个人时间长了,哪怕没有交流,陈以逸也能看出俞川的寂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俞川在‘齐’,陈以逸一次都没有碰到过韩晋严书妤,他尼玛的真是恨铁不成钢。俞川多么嚣张啊,也要借酒消愁。

    爱情这操蛋玩意儿,都把陈以逸吓出阴影了。

    哪怕陈以逸默默在心里骂了俞川无数次‘矫情’‘怂’等等,却不敢在语言攻击他了,不然他的看不起自己。

    如果有第三者了解陈以态度变化的原因,就能一针见血指出,都是脑补惹的祸啊!

    陈以逸揉揉脑袋,“成。”

    清扬离开景盛,陈以逸沉稳多了,小堂哥这边不用太操心,她去查了下俞川的行踪,因为韩晋严书妤的婚事对俞川造成的影响最大,距离那时候还有好几年,清扬不免在俞川这里松懈不少。她提前回国,俞川虽然偶尔比较阴郁,但她可以确定,万万没有到心存死志的地步。

    呦呵,清扬坐在车内用平板一阵操作,俞川和陈以逸的行程竟然重合了不少,仔细看看,在‘齐’啊。

    “大小姐现在回家吗?”

    清扬摇头,对司机道:“去‘齐’。”

    *

    ‘齐’的营业随齐盛的心情,清扬也是兴之所至,本以为上午酒吧关着门,没想到已经营业了,让司机回家后,清扬走进去,直奔齐盛他们的专属包间,不出意料,齐盛正悠然的在品酒。

    “齐哥,你也不怕伤肝。”

    齐盛抬眼,招呼清扬坐下,洒脱道,“生平唯一的爱好,有什么好怕的。”

    清扬对齐盛的家庭情况有所耳闻,没有资格站在她的立场上去劝齐盛,伸手去倒酒时,齐盛轻轻拍了她一下,“小姑娘少喝点酒。”

    清扬指了指自己,又指着他,“我滴酒未沾,你酒气冲天。”

    齐盛得意回道,“这家酒吧是我的。”

    清扬:“......”

    “我准备在‘齐’的对面也开一家酒吧。”她愤愤不平道。

    齐盛给清扬倒了一杯苏打水,为她的想法实现不了而默哀,“对面是我的死对头,妹妹你死心吧,他不会同意把地盘让给你的。”

    “所以你们相爱相杀?”

    “你别说,真有点这意思。”齐盛臭不要脸,两人没有单独见过面,但清扬能感觉到,齐盛在照顾她,小堂哥交的朋友都很温暖呢。小姑娘在,齐盛忍下酒瘾,找着话题,“你知不知道逸子飞去国外把吕才揍了一顿?”

    “啥?”清扬紧急扯了几张纸巾捂住嘴咳嗽,想来淡定的双眸染上水光,也能看出惊愕之色。

    齐盛把纸巾往她那移了移,摸摸鼻子,他真不知道清扬反应会这么大,“你也了解他的性子,哪会白吃亏,我们都知道对付吕家对吕家人来说是最害怕的,但对于你哥来说,对不起他的是吕才,他真把吕才当朋友。”齐盛翻开陈以逸的朋友圈,“诺,还把吕才被他揍得鼻青脸肿的照片发了出来,你别说,看着挺解气。”

    清扬:“...我没看到,原来他屏蔽我了。”

    “大概...是为了保持他在你心中英明神武的形象,毕竟这有点幼稚。”齐盛描补道。

    清扬:“呵呵。”

    多说多错,齐盛选择保持沉默。

    中午,齐盛邀请清扬一同吃午餐,这一条街都是酒吧,齐盛又不知道喝了多少,两人简单叫了两份海鲜焗饭,等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本以为晚上才能看见的两人竟然进了酒吧。

    “俞川不知道发什么疯,这段时间比我喝的酒都多,你小堂哥心地善良大概怕他在我这酒吧酒精中毒了没人送医院,基本跟他前后脚到来。”齐盛吐槽道,其实他悄悄猜测过,俞川该不会后悔退了婚约,这才来他这酒吧守株待兔,然后很心机的吸引陈以逸,借此拐走清扬。

    “小堂哥。”清扬叫人。

    “清扬你怎么在这?”陈以逸条件反射离俞川远了些。

    齐盛眼里闪过兴味,这情况略复杂啊。

    清扬:“我今天一整天都休息啊,没什么地方去,就来碰碰运气看齐盛哥在不在这里,你们呢?”

    “我来陪俞川喝酒。”陈以逸实话实说,他准备把俞川灌醉,让他把不痛快都发泄出来来着。

    齐盛:“你们感情这么好了?”在他眼皮底下,他竟然没有发现。

    “就工作上的接触。”陈以逸嘴硬。

    俞川已经自顾自的往嘴里倒酒了,清扬皱眉,这架势是不要命了?她怀疑看向齐盛,这酒吧不会真喝死过人吧?

    “今天咱们一醉方休,我陪你。”陈以逸端起酒杯碰了下俞川的酒杯底,俞川被磕到牙齿,骂道,“神经病啊你。”

    陈以逸出乎意料的严肃,“再这样下去,你可能就要憋成神经病了。”

    俞川哑然,他没想过有一天他能从陈以逸这个二世祖身上感受到关心,更想不到在法国有过一面之缘的姑娘是他的未婚妻,而他现在正在和是他前未婚妻的姑娘坐在一个桌上,她看着他借酒消愁,如同那年在公园长椅上冷静听着他倾诉。俞川不知不觉露出笑意,冲清扬举了举酒杯,清俊和煦,“好像欠你一声谢谢。”

    “没有,我记得很清楚,你说了。”清扬笑道。

    “谢谢。”俞川坚持说道。

    清扬回他,“不用谢。”不像那年,这次她轻声着鼓励道,“给自己一次机会。”也是唯一且最后一次了。

    齐盛陈以逸听不懂两人在打什么哑谜,一头雾水。

    “又欠你了。”俞川饮尽杯中酒,陈以逸耿直跟着喝了一杯,俞川拿出手机解锁,在键盘上缓缓坚定输入十一位数字,然后放到耳边。

    “喂,川儿,书妤去送资料了,你有事我帮你转告,行吗?”

    俞川声音没有变化,平缓道:“好,那你替我告诉她。”

    “我爱过她。”

    俞川挂了电话,又是一杯酒下肚,陈以逸也明白过来了,对俞川的行为十分赞同,“哥们儿做的不错,咱男人爱得起也放得下,你才华相貌能力家世样样顶尖,就像我小叔说的,总要在某些方面受些挫折,毕竟上帝是公平的。”清扬翻了个白眼,他倒是还能记得住她爸说的话,陈以逸是真为俞川高兴,“你这一关过了,以后肯定顺风顺水,再也没有不如意的,该给你叫个满汉全席庆祝,这是大喜事啊。”

    陈以逸叭叭叭的,也不耽误喝酒,齐盛问清扬,“难道工作了的男人变化会这么巨大?”

    清扬高深回答,“这是缘分。”

    齐盛:......

    听多了陈以逸没有科学依据的胡言乱语,俞川也不觉得他聒噪了,俞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放下,却能确定,他有了新的朋友。

    喝酒有人陪,烦闷有人开解。

    也有了永远不用担心孤寂的地方可去。

    最后,齐盛也加入了喝酒的队伍,三个男人喝的酩酊大醉,口中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胡话。人生大抵都要经历这一回,把难以开口的那些话语借着酒精一吐为快,不需要有人倾听。

    因为那是在说给自己听。

    清扬招呼服务员把三个男人抬去休息室,歪七扭八的睡倒在沙发上,清扬也没有管他们,反正好梦正酣。

    *

    清扬需要时机才能完成的心愿,被陈以逸误打误撞破了局,俞川此人,说放下,便不是虚言。

    人是群居动物,上一世,没有清扬的提前回国,韩晋严书妤俞川就是个人人都进不去的圆圈,俞川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给了两人,一起纠纠缠缠这么多年,不成执念才不正常。

    人既坚强也脆弱。

    清扬倒在大床上,没有哪一刻,无比清晰明白这个道理。或许形容的不太恰当,俞川有了更好的‘后路’。

    清扬想,她需要漫长的时间,去理解去吸收从人类身上感知到的感情。

    *

    上流社会,永远不缺谈资和笑话。

    一年两年三年,关于韩晋严书妤俞川三人的感情纠葛早已被人遗忘,只有当事人以及少部分参与其中的旁观者还记在心里,不过,迟早有一天,这些都即将被遗忘。

    清扬感受到自己即将‘沉睡’,沉迷于游览大好河山,经常好几个月不见人影,如果不是经常有设计图纸传给陈母,长辈们早就忍不住‘抓’她回家了。

    “荔枝,去机场接你姐姐,如果不是以锡结婚,我看她恨不得野在外头一辈子不回家。”陈母不见老态,一直是雷厉风行的模样。

    陈荔已经确定接陈父的班,眉目较以往沉静不少,蓄了齐肩的发型,知道陈母就是嘴硬,心里指不定多担心姐姐呢,她也想姐姐了,“我马上去。”

    “去哪儿啊?”一道快一年没有在这个家里出现的声音响起,陈母陈荔惊喜转身。

    “清扬。”

    “姐姐。”

    清扬抱住妈妈和妹妹,打趣道:“是不是想死我了?”

    “谁想你?”陈母不承认,看着闺女精神十足的模样,终究没有说出让她不再出去的要求。一辈子就这么长,她不舍得闺女委屈。

    陈荔:“妈不想,我想死姐姐了。”

    清扬热情回应,“我也想荔枝了。”顿了顿,“同样想爸妈。”

    陈母心里熨帖不已。

    *

    清扬还是第一次见堂嫂,别的不提,但是哥哥嫂嫂肯定是相爱的,两目相对时的情意骗不了任何人。参加了大堂哥的婚礼,清扬本打算买机票出发,没想到一个消息打乱了她的安排。

    韩晋严书妤准备结婚了。

    知道这件事后,清扬第一时间奔去‘齐’,俞川和陈以逸一行人越走越近,‘齐’也成了他们约定俗成的相聚地点。

    “哈哈,我早说清扬知道韩晋严书妤结婚的事情,肯定会把机票退了。”清扬走进熟悉没有变化的酒吧,陈以逸猖狂的笑声响彻耳际。

    清扬阴测测道,“所以这就是你瞒着我的原因?”她就觉得有些不和谐,没得两天前才通知宾客婚期的做法,太不讲究了,韩家严家都做不出来。

    陈以逸不怕她:“谁让你丢下我们,在外头好几个月都不回家!”

    此话一出,清扬也不好意思追究了。

    陈以逸也没多想为难妹妹,“我就知道,你也关心俞川,放心,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都三年了,俞川早就脱胎换骨,和之前为情所困的那个他不同了!”

    俞川竟然附和,“我是全新的我。”

    清扬:这他妈是什么魔幻发展?

    任知策齐盛谢薇习以为常,全然忘了自己被惊掉多少回下巴。

    “挺好。”清扬也没什么要说的。

    韩晋严书妤婚礼那天,陈以逸带头闹得韩晋面红耳赤,还是俞川上前说了句祝幸福,才稍微收敛一点。

    清扬真的相信俞川心无芥蒂了。

    真好。

    兄弟好友有了,未来你也会遇到拿全部热情爱你的姑娘。

    清扬没有逗留,她不知道自己会沉睡多久,更为珍惜为数不多的时间。

    去机场那天,俞川开车送她。俞川说了不少和陈以逸一起做的沙雕事情,她能感受到,他在拥抱这个世界。

    “清扬,谢谢啊。”

    清扬推着行李,爽朗回道:“不谢。”

    两人相视而笑。

    *

    这一世送走所有长辈后,清扬回到小世界,手轻轻一挥,头顶亮起了无数繁星,和那天晚上和陈父陈母看到的别无二致。

    清扬手微微抬起,到底没有复制出那天夜晚的万家灯火。

    因为她知道,再像也不是。

    她合上眼睑,静静漂浮着,宛如夜幕的星星一颗颗熄灭。

    最终,归于沉寂。

    作者有话要说:  结束了这个故事,这篇文标了完结。

    一直拖更下去,继续更又要你们花钱买,我挺不好意思的,所以想了想,打算新开“清扬【快穿】”,主角不变,没写完欠的,我是不打算入v的,所以不用你们花钱买,我也不会觉得良心不安。也想把这篇文的一些逻辑以及不舒服的地方改进再进步吧。

    交待就是这些了。

    再对追问的小天使说一声抱歉。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