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男配(12.9-12.10)

作者:瀼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哎呦我去,又是修罗场, 俞川这个混不吝的爷, 哥们儿真服了, 总是主动找虐是什么癖好?这年头火热小辣椒款的妹子外头多得是,他怎么就死耗在已经有主的那款上了!也不怕胃出血!”

    辉煌耀眼的宴会厅靠墙设置了小休息区,深灰软皮沙发上被七八个桀骜年轻的公子哥占据完毕,脸上俱是唯恐热闹不大的看好戏神情,盯着某个方向眼都不眨, 跟电视追连续剧似的,现在起码是第十五集,而大结局遥遥无期。

    “俞川太他妈可怜了, 等会儿有交谊舞的环节,咱去伸一把手援手怎么样, 把小辣椒抢给俞川算了,好歹让他摸摸小手也不亏啊。”

    这明显就是想把浑水搅的更浑,当场就被毙掉了, 虽然他们爱看热闹,但亲自下场就是炮灰的命, 还是老老实实做个观众最安全,“你有胆儿去严书妤面前说她小辣椒吗?还打算把她抢走,当心严大小姐用她十厘米的高跟鞋招待你!而且你是不是把韩晋忘了?”

    听着这话, 某些人刚升起来的恶劣心理瞬间消散,虽然大家都是同辈人,平时也互相给面子, 但接手家里产业的和立志混吃等死的他们,不在一个档次。这些二世祖们知道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

    一群人第N次看着韩晋严书妤面色难看应付着俞川,然后忍无可忍脚步匆匆离开,俞川脸色落寞一个人找了个位置猛灌酒。

    身体前倾的众人跟软骨头似的瘫在了沙发上,例行总结,“砰,三败俱伤!”

    “你们说,俞川究竟为什么非严书妤不可?他是个暴脾气,严书妤是个呛口红辣椒,这两人明摆着不相配啊。唉,也不对,俞川在严书妤面前收敛了不少,这么一看,尼玛他是真陷入情网不能自拔了?可怕!”

    关于三人的爱恨情仇有无数版本,但这一行人还真是了解比较清楚的,大家年龄相差不大,父辈们大多又认识,关系圈圈绕绕着,就读学校都差不离。韩晋俞川严书妤高一分到一个班,韩晋和俞川打起篮球旗鼓相当,韩晋沉稳俞川冲动,但揍起人来都是一样的狠,两人稀里糊涂对了脾性成了兄弟。和严书妤早就认识,但仅限于点头之交,严书妤性格爽朗说话直接,相处起来很简单,很少人会排斥她,相处久了,发现她和俞川一样的脾气臭,都是韩晋包容着两人。

    高二分班,韩晋严书妤分在一个班,俞川在另外班上,但三人的关系并没有疏远,仍然挺好的。当时还有不少女生羡慕严书妤,毕竟韩晋俞川是两个大帅哥,高中三人之间绝对是纯友谊。但后面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知道了,毕竟大学出国的出国,浪的没变,没人特意打听。只是大学毕业了,他们在自家公司混个职位醉生梦死的,这三个人突然就纠缠起来了!

    俞川也不掩饰,总之有韩晋严书妤的地方,总能看到他。说实话,他们都挺佩服俞川的,这都快三年了,还没被严书妤打击的放弃,这他妈是什么神仙爱情!

    “唉,这是何必呢!我他娘的都被感动了!”

    陈以逸一口酒喷出来,嫌弃道,“齐盛你做什么怪呢,俞川也看不上你啊,你们之间差了一个泰国!”他现在就觉得该让他爸来看看,他在里头三观很端正了,让齐盛到他爸面前,保准活不过三秒,“虽然俞川挺痴情的,但韩晋严书妤感情稳定,而且他这种行为,我们看着挺乐呵,但对韩晋严书妤来说,肯定笑不出来。”

    “这种明目张胆的挖墙脚,就算披上痴情的壳子,也是不道德的!”陈以逸一锤定音。

    狐朋狗友们被他正义的光芒镇住,半响有人怀疑道,“陈以逸你是不是中邪了?”这货之前是闹得最欢的,还挖墙角不道德?松子那回背着女朋友脚踏两条船被发现了,女朋友挠的他满脸开花,陈以逸这狗逼在旁边还鼓动松子不能堕了男人的尊严,绝对不能被女人压制!这种人现在竟然能批判别人不道德,是这个世道坏了吗?

    齐盛装模作样,拈起手指,“贫道掐指一算,此事必有蹊跷。”他威胁看着陈以逸,“速速如实招来,否则贫道就要发朋友圈高薪收购黑狗血了!让你魂飞魄散!”

    “牛眼泪也行啊。”

    “还有糯米好像也可以。”

    陈以逸绝对相信他们能干的出来,但是他撑着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子连你们几岁尿裤子都知道,蹊跷你妹啊!小爷从今儿起立志做社会主义接班人,怎么着有意见啊!以后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局,都不用通知我了,不然不用你们泼黑狗血,我亲爹就能让我魂飞魄散。”

    齐盛摸着下巴,看来真有大事啊!

    “逸子你玩真的?伯父把你卡停了,你不还有私房钱吗?再不行,兄弟还能赞助你。赛车那地方我们也不打算去了,虽然挺刺激的,但还是小命最重要,我这辈子还没享受够呢,谁知道下辈子还会不会投个好胎!”

    其中的小黄毛想了想最近他们犯的事,就只有偷摸去盘山公路玩了会儿赛车,他总之是没逃过老子的一顿毒打,估计陈以逸也是,不,肯定比他还严重,陈伯父军人出身,最看不得逸子成天吊儿郎当的。

    陈以逸露出神秘笑容,得意道:“赛车这事我还真没挨收拾,不仅如此...”他吊了会儿众人胃口道,“我爸没停我的卡,让我妈又给了我一张不说,还把额度调高了!”想到当时险之又险的场面,陈以逸由衷感谢小叔及时打来的电话,拯救他于水火之中,“总之,我得将功赎罪,你们自个儿玩去,别拉我下水,这回没完成任务,我爸真会扒我一层皮,我哥也不会帮我求情。”

    “靠!”小黄毛嫉妒了。

    齐盛幽幽道,“不知道为什么,听你这么一说,我所有的坏心思都蠢蠢欲动,就想看伯父和大哥联手收拾你!”

    陈以逸箍住齐盛的脖子,恶狠狠道:“放心,我死之前爬着也要过来拉你作伴!”

    “咳咳咳...松手,你他娘的真想弄死我啊...逸哥,小弟求您了,赶紧松开!”齐盛一时不察,被陈以逸轻松制住,他养尊处优是个战五渣,陈以逸被他爸摔打过无数次,身体素质比他好太多!

    其余人习以为常,鄙视齐盛没骨气,齐盛揉了揉脖子,白了说话的人一眼,他不和傻逼计较!

    陈以逸顺势坐在齐盛旁边,啧啧道:“你怎么一点进步都没有?下回反应迅速点,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齐盛:“...滚!”踢了一脚陈以逸,走去坐在另一个沙发边上从头到尾保持沉默看着十分纯良的任知策身边,问道:“知策,你肯定知道原因,赶紧告诉我,小爷一定要去搅陈以逸这狗逼的局,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陈以逸翘着腿,斜眼看过来,“你以为知策是百事通啊,是爷们儿就不要找外援!”

    任知策晃着红酒杯,慢悠悠的,“不巧,我略有耳闻。”

    “我靠。”陈以逸放下腿,也挤过来,说道,“知策,你牛逼了啊,是不是在我家偷摸装了监视器?”

    “那他现在恐怕已经被你爹打死了。”齐盛道。

    任知策:“......”

    陈以逸道:“嘿嘿,开个玩笑,任哥请说出你的答案!”

    任知策淡淡道:“如果我没猜错,陈大小姐要回国了,就在近期。”

    “陈大小姐是谁啊?”

    “真神了!”

    齐盛和陈以逸的声音一前一后响起,陈以逸一个暴栗敲在齐盛头上,“你妹的还是兄弟呢,陈大小姐是谁?小爷亲妹妹,我陈家的掌上明珠,你说是谁!”

    “你亲妹...”齐盛拧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是你小叔的大女儿吧!“他理亏道,“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啊,陈大小姐一直待在国外,我就记得你小叔的另一个小女儿,这么多年没见过的人,谁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啊!”

    陈以逸秒回:“知策啊。”

    齐盛老实认错,“是我的不对,等咱妹妹回来后,我备份大礼赔罪成不成?”他问道,“你们都把我绕糊涂了,这说到哪了,我都抓不住重点了!知策,你给我捋一捋。”

    任知策没有不耐烦,从小到大他都习惯了,陈以逸和齐盛,总会有一个脑子装的是浆糊。

    “俞川和陈大小姐有婚约。”任知策言简意赅,“明白了吗?”他反正说到这里了。

    齐盛犹豫道:“...好像有些懂了。”咦,他发现他好像是知道这件事的。

    所以呢?

    陈以逸想了想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清扬生下来身体不太好,但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啊,就是对居住环境要求严格了一点。我小婶的工作就是设计师,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国外,就干脆把清扬带出国了,小姑娘跟着妈妈也方便。我小叔的公司在国内,老婆孩子都在外面,干脆拓展海外事业,也去外边跑了,不怎么混圈子。”

    “直到荔枝出生,小叔因为照看小女儿,才在国内待的时间多了些。等荔枝大了点,一有时间,我小叔就带着她飞国外一家团聚。清扬这不是从小在国外长大吗,我都以为她不会回国的,所以我们都没把婚约当回事,我忘得干干净净,不然哪有兴致看俞川的热闹?”

    “确实。”齐盛想了想,妹妹的未婚夫,追着另一个女人,做哥哥的心里能舒服才怪,早把他切吧剁了,他突然想起乐道,“你小叔小婶起名字也有趣,清扬、荔枝,不知道还以为小女儿不是亲生的呢!”

    “滚蛋吧你!”陈以逸没好气道,“荔枝是小妹的小名,人叫陈荔!而且也不是我小叔小婶取的,是清扬最喜欢吃荔枝...不对,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么无聊的问题!”

    “晚了,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齐盛得意道。

    任知策控场,“别理他,接着说。”

    陈以逸骄傲道,“清扬学的珠宝设计,中途跳了两级今年研究生毕业,听我小婶说师从...”想了半天,陈以逸放弃了,“就是法国的一个著名珠宝设计师,听着就很牛逼那种。我小婶有自己的工作室,清扬挂在里头,以她的实力绝对吃不了亏。本来我小婶为清扬打算的让她有灵感了就出作品,其余都不强求,反正不缺钱花。但是一家人长久打飞的见面也不是事儿啊,荔枝也在国内,小婶刚好有个契机把工作室的重心转移回国,问了清扬她也不排斥定居在国内,近期就要回来了。”

    “她对国内也不熟悉,还有这个操蛋的婚约,我们全家人都不放心。赛车这事儿我爸的鞭子都举起来了,亏得我小叔打电话来说让我多多照看清扬,起码带着她把同龄人都认识完了,我爸想到我还有得用,这才饶了我这条小命!”

    “我要真敢带清扬去群魔乱舞的地方,你们信不信,我面对的绝壁是全家人的毒打!”

    齐盛哈哈大笑,“信!你也有今天啊!”

    “有什么好笑的?我又不排斥照顾我妹,我们虽然不常见面,但我妹可是救了我不少次。”陈以逸回想道,“你初中离家出走那回,你爸要给你个教训,连累我和知策的生活费急剧缩水,要不是清扬资助我,我们三个早饿死了,你还能梗着脖子和你爸对抗?还有你心血来潮要投资电影捧十八线那回,死缠烂打把我和知策所有的资金都骗去了无底洞,电影扑街不说十八线还和导演打的火热,又是清扬救的咱三,知道不?”

    “还有我就不细数了,总之我妹妹对你有大恩,你记住了啊。”

    齐盛咬牙,“所以这么多年你哪里来的资格借着对老子有恩占我的便宜!”

    上学时候让他洗臭袜子就算了,如今还总是让他背锅!齐盛看在以往陈以逸救他于水火之中就忍了,但是!现在知道真相,他想回到过去把臭袜子全塞到陈以逸嘴里,最好毒死他个祸害!

    陈以逸理所当然道:“因为是‘我’妹妹。”着重在我字上加重音量。

    齐盛被他气得吐血。

    如果不是陈大小姐要回国,陈以逸这狗子肯定就瞒着他们一辈子了!

    不过听陈以逸这么一说,任知策和齐盛倒是对未曾谋面的陈大小姐多了份亲密感,有种她人不在,但参与他们其中的感觉。

    陈以逸道:“清扬很好相处的,之前在国外生活的环境很单纯,所以我们家人才不放心,以后肯定有和大家打交道的时候,你们都帮我照看着点。”

    “这是自然。”

    “逸哥放心。”

    “没人敢欺负咱妹妹。”

    大家伙儿纷纷保证,陈以逸放松下来,起码老爹交给他的任务推进了一小半。

    任知策道:“这婚约倒是一桩麻烦事。”听陈以逸所说的陈大小姐,应该是不喜欢被众人围观成为谈资的性格,但作为俞川未婚妻,而俞川又追逐着严书妤,很容易被某些人看笑话,“最好在她回国前把婚约解除了,不然瞒不了多久。”

    “我也明白,可这事儿难办。”陈以逸皱眉道,“这是两家的老爷子定下的,现在我们两家的老一辈都不在了,你们也知道,有时候就得讲究这些,所以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我现在都不知道是希望俞川对严书妤情比金坚,还是希望他回头是岸!”

    齐盛撇嘴,“你看俞川对严书妤那架势,都要走火入魔了,指望他回头,还不如等世界末日!这不是膈应人吗!”

    “你之前可是还说要帮俞川去抢严书妤的!”任知策故意说道。

    齐盛:“...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俞川的半个人是他妹妹的,在外头乱搞是不道德的!

    任知策忍笑,陈以逸好奇问道:“知策,你怎么知道清扬要回国了?我们家好像没宣扬吧?”

    “我母亲挺喜欢你小婶设计的珠宝,我自然得为了母上大人关注着,而且你小婶的工作室要转移的事情并不是机密,知道并不是难事。”任知策解释道,“对了,求你件事。”

    “说,咱们之间哪用得着说求!”陈以逸摆手道。

    任知策道:“我女朋友挺喜欢你小婶工作室一个设计师的作品,到时候方便的话能不能帮忙引荐?正巧薇薇的生日快到了,我想到时候给她个惊喜。”

    “小事啊,没问题,我求求小婶走个后门。”

    “她叫Icey,应该是个女生,麻烦你了。”任知策本来想自己联系设计师本人的,但没想到工作室怎么都不肯把设计师的信息透露出来,而且这位设计师还挺任性,本人从没在公众面前露过面,经常大半年没有作品,任知策推测设计师性格高傲,不乐意和外人打交道,但薇薇是真心喜欢,任知策也不介意厚着脸皮拐着弯儿达到目的。

    陈以逸掏着耳朵,问道:“你说什么名字来着,再说一遍。”

    任知策重复:“Icey。”

    “兄弟,你这是什么运气!”陈以逸真觉得世界太奇妙了,他说道:“容我郑重向两位介绍,我小婶的工作室这位Icey设计师,和我陈家大小姐陈清扬,就是同一个人呢,巧不巧?”

    任知策扶额失笑,“原来如此。”那很多他觉得不合常理的地方就解释的通了,比如工作室对Icey个人信息的保护,再比如她出作品的随性,还有某些要求独一无二不量产的珠宝...原来如此。

    “所以这后门是走不了,我如实告诉我妹子,她愿意的话就见,不然我也勉强不了她,不过我会帮你说好话的。”陈以逸摊手,谁让谢薇眼光太好了,没办法,他妹妹果然到哪里都会光芒万丈!

    任知策:“没事,总有机会的。”

    齐盛听完全程,感慨真是很期待陈大小姐了。

    陈以逸明白他的德性,警告道:“不许把清扬往俞川三人那里带,不然我锤爆你的狗头!”

    任知策举手,“我代薇薇表态,你搞事情,废了你第三条腿!”

    齐盛不满:“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还要留着腿给我的小甜心们,绝对离他们远远的,行了吧!”

    “呵呵。”

    ...

    陈大小姐近期回国的消息很快引起各方人马关注。

    尤其是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二代们,就等着陈大小姐知道自己未婚夫心有所属,不管她喜不喜欢俞川,依她的骄傲肯定不能接受,那妥妥的会去找严书妤的麻烦啊!本来是三个人的纠缠,瞬间演变成四个人的修罗场!

    简直棒呆了!

    “棒个屁!”严书妤在韩晋的办公室气得想去杀人,她抓狂道,“我还希望陈大小姐回国后,俞川那个神经病就有人制住了!”她还高兴大肆购物了好几天,她咬牙道,“我只往好的方面想,尼玛忘了陈大小姐知道俞川的行为,百分之六十五的可能是来撕我!”

    韩晋严谨问道:“这百分之六十五的概率是怎么得出的?”

    严书妤:“女人的第六感!”

    韩晋帮女朋友分析,“那按照概率学来说,还有百分之三十五的可能她不会...撕你。”

    严书妤纠正他的错误,“不是你这么算的!你别逗我了,快想想办法,实在没办法,我就拿把刀去把俞川砍了!你说他究竟喜欢我哪里?我改还不成吗?”她说起来就委屈,“俞川再这么下去,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他不要脸我还要,顾着以前的情谊,他只会得寸进尺!”

    韩晋哄她道,“俞川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是他的朋友,他只是接受不了被人落下,没有恶意,等陈小姐回国后,我陪你和她说清楚。没事的。不是每个女生都会把责任不管不顾归咎在同性身上,你们新时代女性受的教育这么多,难道遇着什么事只会撕来撕去?”

    严书妤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听着韩晋的心跳声,说道:“她们说的煞有其事,我差点被带偏了。对,我们独立女性都是讲道理的!”

    她从韩晋怀里出来,郑重建议道,“既然你说俞川就是受不了被我们单下,那你去打电话给他,让他以后来追你!我保证坐在旁边安安静静不凶他!”

    “我想了想,这样的话,我连道理都不用和陈小姐讲。”

    韩晋:......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