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长姐(12.3-12.4)

作者:瀼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产婆收了红封和鸡蛋恍恍惚惚的离开张家, 背影透着一股急切的意味, 她本来还想向张二媳妇学两手,怎么在肚皮按了几下,孩子就出来了?但见张屠夫一脸自豪说他这儿媳妇猪杀的更好!产婆暗骂自己昏了头, 真是急糊涂了, 再留下来听张屠夫洗脑,她怕自己今年真会把养的猪交给张二媳妇来杀!!!

    张家大孙子最终被他二伯娘取名张平安, 寓意明显,希望他无灾无痛健康平安, 对张三何氏来说, 这是对儿子最好的祝福。

    “平安, 你可要感激你二伯娘, 是她救了你...”何氏爱怜注视着身旁襁褓里的小猴子, 这孩子来的不算容易, 何氏轻轻点了点小猴子的额头,轻声重复,“平安...娘的小平安...”

    刘氏端了碗鸡汤进来,见大孙子被何氏‘吵’的皱眉, 不客气道:“你惹平安干什么?让他好好睡觉。”她在床边坐下, 压低声音道,“现在晚了,我让老三明早捎消息给你娘家那边,你趁着坐月子别伤神,把身子养好。这回是真凶险, 要不是老二媳妇误打误撞...平安这孩子,和他二伯娘真有缘分,你和老三得记着你二嫂的情。”

    何氏道:“娘,您放心,等我出了月子,二嫂的活儿您都分给我。”

    “你还要照顾平安,不用这样。”刘氏拒绝道,她想的明白,别把这情分给磨没了。她没好气说起了别的,“你大嫂这个人,我真是管不了她了,叫她给你送碗鸡汤,她赖着老二媳妇说要学接生,你说这不是胡闹吗!你喝完汤睡一觉,我把老三叫进来看着平安,我得出去看看。”

    何氏精力耗尽,也疲惫得很,闭上眼睛立马就陷入深眠。

    而堂屋此时正热闹的很,平安小猴子的风头被他二伯娘抢尽,李氏极尽夸张、用完她脑中所有的赞美之词形容清扬,清扬被一堆直白浅显的马屁砸的蒙圈,她从不知道原来大嫂嘴皮子如此厉害!张屠夫等人看的津津有味,只有张大十分清醒,他媳妇儿所求甚大啊!

    不出他所料,李氏说道,”二弟妹,你能不能教教我?“

    清扬:“...我真不会接生。”

    李氏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谄媚道:“我知道你不会,你就把你不会的教给我就行了!”

    清扬:......

    “李氏!”刘氏听到这不知所谓的一句话,哼道,“老大媳妇,你把你那身只穿过一回的新衣裳也借给我穿穿,行不行?”

    李氏:......她的新衣裳只回娘家的时候穿上显摆过一回,跟新的一样,婆婆要借,还不如把她的心挖了!

    “你跟我来,我们婆媳好好谈谈...”刘氏轻而易举搞定李氏,大儿媳妇时不时就得紧紧皮,不然飘得跟什么一样!就为了老大媳妇,刘氏也要多活几年,免得没人能压住她!

    李氏欲哭无泪,她一点都不想和婆婆聊天!

    清扬赶紧拉了张二回了屋子,堂屋里的人也都散了,各回各屋,白天下地坚持到现在也累了。

    ...

    村民们忙得热火朝天,小平安也一天比一天白净,何氏快出月子的时候,一个消息又让刘家村沸腾起来。

    刘瑾考上童生了!

    听到这个事情,清扬面无异色,继续淡定逗着小平安,何氏担忧看向清扬,李氏更是急的跺脚,“看来刘瑾真有两把刷子,二弟妹,要不跟爹娘说,准备厚礼让你送回娘家,如果能修复你和娘家的关系,那就最好了!”

    何氏也道:“早知如此,当初二嫂不该和娘家闹僵,不过到底是亲姐弟,应该是没问题的。”

    虽然清扬并没有和娘家大吵大闹,但去年送杀猪菜不是给爹娘而给了大伯家、还有刘馨刘香姐妹上门来清扬的态度,以及平时清扬谈及娘家没有波动的情绪,都让张家众人明白,清扬与娘家的关系很不好。

    “不用了。”清扬淡淡道,刘瑾中童生并不在她的意料之外,他有天分,而童生只是迈出的第一步,后头只会越来越难。

    李氏语重心长:“二弟妹,面子不重要,你就别犟着了!得了实惠才实在!”

    “我能得什么实在?”清扬好笑道,“大嫂你告诉我,童生能减免赋税吗?每年有官府下发的银子吗?去镇上买油盐酱醋新衣裳...不需要自个儿掏银子吗?成了童生每日饭菜就能凭空出现吗?”

    “...不能。”李氏被她问懵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她道,“不能这样比较,照你这样说,那天下读书人都是傻子吗?七老八十了都要去赶考,肯定是有道理的!”

    清扬道:“读书明理,它们本身就很有意义,我没有说读书不好,只是说不用因为刘瑾考了童生,就去急着要去讨好他或是什么。童生上头还有秀才,秀才上头还有举人...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之前什么样儿,现在就怎么过,又不靠着刘瑾的童生吃饭,到时候准备些鸡蛋红糖,不失礼就行了。”

    何氏不由自主点头,“二嫂说的是。”读书人天生高人一等,她也是怕刘瑾表露出不喜二嫂的态度,但仔细一想,家里人都知道二嫂是什么人,其实影响不大。

    “我和你们说不通。”李氏真是头疼,她底下这两个妯娌该聪明的时候笨的要死,“算了,反正不关我的事,我不想和你们说了!”

    ...

    清扬和张二拎着鸡蛋五花肉红糖去了刘家,五花肉是张二去割的,清扬就带上了。这份礼在村里算厚重的。清扬该回娘家的时候不会刻意避开,反正她又不会受欺负,走一趟很简单的事,还能膈应一下刘父吴氏,她挺乐意的。所以除了自家人,没人会觉得她和娘家有矛盾,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姓氏前头都冠了夫家的名,礼节到了没人有任何异议。

    刘家果然十分热闹,刘父看着比刘瑾还要意气风发,听着周围人的奉承,更是自信不已。清扬看着好笑,对张二道:“我们把礼送了就走。”没必要多留。

    刘父看到两人,眼一抬就过了,似乎女儿女婿根本不配出现在他的眼里,倒是张二主动叫了声爹,又对刘瑾说了些恭喜的话,堂屋里都是男人。清扬把手头的东西递给吴氏,跟着进了灶房,看到不少肉和鸡蛋,清扬轻笑一声,吴氏有些得意道:“瑾儿出息了,不少人都抢着送东西呢。”

    清扬不懂吴氏有什么好得意的,刘家村大多沾亲带故,有个后辈显露出潜力,不提提前打好关系,就是亲戚也得送上一份礼,才是应该的。之后还有没有这待遇,那就看刘瑾的能力了,村里人是淳朴的、但不代表他们不看重利益,如果她是吴氏,就该提醒刘瑾闭门苦读,而不是提前捧着小茶儿听着追捧。

    刘馨也是欢呼雀跃,虽然还是很瘦,但精气神显然不一样了,和吴氏道:“二哥好厉害,难怪爹每日都要二哥读书,原来中了童生就会有好多人主动送东西,二哥要是早些中童生,那家里岂不是会有好多肉吃!”

    吴氏道:“那是自然。”刘馨完全把吴氏想的说了出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兴起,就差直接说刘瑾文曲星下凡了。

    清扬的注意力却不在母女两身上,而是落在了沉默的刘香身上,她一直都知道刘香聪明心思深,看来她是想明白了。刘家表面是花团锦簇,但实际上还是面对现实的问题,比如村里人都是送的鸡蛋肉之类的吃食,没有人会舍得送银子。这些东西再多也会吃完,但刘瑾还要继续往上考,他平日的花销以及赶考费从哪里来呢?或许一回两会可以借,但不可能一直借,而刘家显然是没有能力供刘瑾的!

    清扬隔空与刘香对望,目光透彻了然。刘香率先移开视线,停在满身喜色的吴氏刘馨身上,心里徒然升起浓浓的无力感。娘故意冷落大姐,以为能让大姐后悔,但大姐根本不在乎。因为二哥中了童生,爹一定会让二哥继续赶考,但这就是个无底洞,大姐被扔进去了,反倒因祸得福,冷眼旁观这一切,再到后头,她和三姐谁也逃不掉!

    刘香越明白越悲哀,这一刻她突然羡慕起了刘馨,因为她无能为力,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

    ——大姐。

    清扬想确定的事情已经确定了,她对不理会自己的吴氏道:“娘,家里还有事,我得走了。”

    “走走走。”吴氏继续和刘馨说话,“还是亲大姐呢,就带这么点东西。”

    刘香升起的希冀快速消失,她已经听不到娘和三姐的絮絮叨叨,整个人仿佛分成了两半,一半高高在上预知了所有未来,另一半挣扎在泥地里最终无力渐渐放弃。

    “委屈你了。”走出刘家院门后,清扬对张二抱歉道。

    张二浑不在意,“没事。”刘父只是无视他,刚好张二也不知道说什么,再说更难听的话他都听过,这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

    清扬抿唇,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

    刘瑾考上童生的热度过了一阵子就消失了,毕竟大家还是更关系自己的吃穿喝用,别家的喜事又填不饱自己的肚子。而清扬也恢复了往常的生活,忙得时候上午跟着一起下地,张家壮劳力多,只要不是抢收,不会强迫整天都得干地里的活儿,而且家里的猪、鸡也要喂食,几个人轮流着转,其实不是很辛苦。再有小平安越来越大了,给家里也增添了不少乐趣。

    清扬没想到的是,在她立志简简单单做一个古代农妇后,没想到还有副业主动上门让她发展!说来也和小平安有关,张家都没人提何氏生产那天的事儿了,却没想到产婆记在了心里,而且印象极为深刻,不经意间和老姐妹儿唠嗑就唠出去了,村里又是没有秘密的,传来传去可能到最后的内容本人都觉得一塌糊涂。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刘木匠的儿媳妇半夜发动,闹得一家人人仰马翻,本来说好的产婆傍晚被邻村人急着请走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怎么办?虽然乡下有孕下地的不少,也有突然就生在田埂里的,但儿媳妇叫的凄惨,也不能搁着人放那不管啊!木匠媳妇倒是咬咬牙说没办法她就试一试,刘木匠看着她抖个不停的模样,先不说行不行,别到时候把他孙子给掉地上了!

    这时木匠娘突然想到了听人说过张二媳妇儿会接生,张三儿子平安就是她帮着产婆一起接生的,她连忙告诉刘木匠,这时候也不能挑什么了,刘木匠虽然不相信老娘说的是真是假,但儿子去请的产婆还没到,儿媳妇显然等不起,他狠下心就去张屠夫家请人了。

    凄厉的救命,和大力的敲门声,成功把张家所有人吵醒,一大家人小心又气愤的拉开院门,刘木匠虽然急,但也快速简单说了情况,见张家人没有动弹的打算,又把张家每个人都求了个遍!张家虽然调侃过清扬会接生,但她就成功接生过一个小平安,还是自家人,这关乎性命的大事,哪里敢轻易让清扬应承下来!

    如果有弹幕,刘氏的脑中大概在无限循环:翻车了,翻车了,翻车了...

    “木匠,我这老二媳妇真不会接生,你也是看着她长大的,我们也骗不了你,小平安就是撞着运气了,她哪里敢去帮你儿媳妇接生啊?”刘氏为难道,“要不我们全家都去帮你请产婆行不行?”

    刘家村这些年一直就两个产婆,一个去世了,她女儿倒是继承了一分手艺,关键就只有一分啊,她不敢帮人接生别人也不敢叫她!还有一个,就是替何氏接生的这个产婆,但是她已经被请走了。

    刘木匠知道刘氏说的是真话,但...他捏紧拳头,“张老哥,让你家老二媳妇试一试,不管什么结果,我自己负责,我保证!”

    张屠夫左右为难,清扬轻声道:“木匠叔,快走吧。”帮人接生不在她的规划范围之内,但她有这个能力,也没办法无视生命。

    大家这才注意到清扬已经打理好自己,看样子是早就准备答应刘木匠了。张二无声在清扬身边支持她。

    “唉!谢谢,真的谢谢!”刘木匠连声道谢。

    刘氏放不下心,“我也去!”既然老二媳妇答应下来,那就去瞧瞧,看刘木匠那样,不答应也不是!唉...哪个杀千刀的造谣老二媳妇会接生的!这件事儿过了,她非要拿上杀猪刀去找她麻烦!

    李氏眼睛一亮:“娘,我也去帮忙。”李氏是所有人里面对清扬最有信心的人,并且无条件觉得清扬一定会接生!某种程度来说,李氏也算挨着真相了!

    何氏交待张三照顾好平安,也跟在后头跑了。最后,家中就剩张三父子两,张屠夫他们寻思肯定睡不着了,都去刘木匠家,也能给清扬撑场子!

    一路快跑,很快到了刘木匠家,来不及打招呼,听着刘木匠儿媳妇还有力气大声叫疼,清扬的急切消失一大半。这时候要求什么消毒更不现实,入乡随俗,清扬抓着孕妇的手问她怎么样,隐晦把了下脉,再检查胎位后,心里有了底。清扬对刘氏说要她接着孩子,自己给孕妇打劲儿,再时不时在肚皮上这里拍拍,那里按按,看的刘氏心惊不已,她是真相信清扬不会接生了,哪有人家痛的要死,你还乱拍...表情也是莫名的好奇!

    李氏瞪大眼睛专心记着清扬的动作,她可不像婆婆笨的要命!就像公公说二弟妹有杀猪的天赋,她也觉得二弟妹有接生的天赋!何氏则是一下看看清扬,一会儿看看孩子出来了没有,紧张得不行!木匠媳妇在一旁抖得更厉害了,早知道该把陈产婆的女儿请来的!

    “出来了,看着孩子的头了...娘,你接稳...”何氏惊喜道,刘氏也是个狠人,顺劲儿拉着,等孩子完全出来后,她剪断脐带,大力拍着小孩儿的屁股,一气呵成,小孩儿哭出声来,她这才发觉自己后背出了一身冷汗,把包好的小孩儿递给木匠媳妇,一屁股坐在地上,“真是要了老命了!”

    “这比杀猪还难呐!”

    清扬扶起刘氏,“多亏娘了,回家杀只鸡给娘补身子,再炒份五花肉,凉拌个黄瓜...”

    李氏何氏也在一旁直夸婆婆胆大心细,幸亏有婆婆在,刘氏听着儿媳妇的恭维,勉强压下上翘的嘴角,“行了,你们还年轻,到我这个年纪自然就会了。”嘱咐清扬道,“老二媳妇,以后这事儿咱们可千万别搀和了啊。”运气这东西,虚无缥缈的,说不定哪天就没了!

    清扬应下来,实则心里有了预感,怕不是这么容易的!

    刘木匠在外边问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婆媳几人这才反应过来,她们竟然都没注意,木匠媳妇掀了襁褓回道:“是孙女,铁蛋有妹妹了!”

    刘木匠更想要的是孙子,但经过兵荒马乱的一夜,他只要人平安就行了,只要人没事,孙女也很好!如果不是平安这个名字被张家人用了,他真想给孙女取名就叫平安!

    木匠媳妇抱着孩子出去,给刘木匠和木匠娘看后,说道:“天亮了去割条五花肉,再捉只母鸡,送给张家,真是多亏她们了!”她小声道,“我觉得张二媳妇真不会接生,倒是屠夫娘子有模有样的。”她也不是光抖了,该看的都看在眼里,张二媳妇就跟玩儿似的,镇场子的还是她婆婆!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也别管究竟谁会接生,反正孙女儿她生下来了,是张二媳妇先答应帮忙,屠夫娘子她们不放心跟过来的,都要感谢!”刘木匠嘱咐道,木匠媳妇抱着孩子进屋后,他对着张屠夫他们大笑道,“老哥,多亏了你们,你们一家都别走,等会儿让我媳妇儿下厨,我再去打些好酒,在我家吃顿饭,我也要向你们道声歉,是我莽撞了。”

    “人命关天,平安就好,别的不重要,咱们老哥两不说这些有的没的。”张屠夫打了个呵欠,“都忙活了大半夜,回去睡一觉才是正事!吃饭以后再说。”

    刘氏被扶着出来也道:“是这样,只平安和他爹在家,我们也不放心。”

    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出门,正好撞上千辛万苦走夜路把产婆请回来的木匠儿子两人,李氏笑道:“你姑娘生出来了,赶紧去抱抱吧!”

    木匠儿子/产婆:“......啊?”

    “啊什么啊!”刘木匠先是瞪儿子,而后好声对产婆道歉,“婶子对不住啊,劳烦您了,我让大柱送您回家,天亮了再把红封鸡蛋送上门,您可千万要收下,就是一点心意,不好叫您白跑。”

    产婆年纪大了,被刘大柱带着跑了一路确实累着了,她没拒绝刘木匠,和张家人说起话来,“是你们家老二媳妇接生的吧,我就知道,她有本事,下回我再忙不过来,就把人介绍给你们。”

    热情要帮着介绍生意的模样,立马把刘氏吓的倒吸一口凉气,清扬回答道:“婆婆。不是我,是我娘接生的,就不劳烦您介绍了,我们是真的不会...”

    产婆嘿了一声,喜道:“屠夫娘子也会啊,你们天生就该做婆媳啊,老大老三媳妇也跟着一起学,这接生也不难,我都是自个儿摸索也没有师傅教!咱们刘家村产婆就我一个,像今晚出了什么事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耽误的那是人命啊!”

    “你们婆媳都会接生的话,那对村里人都是好事啊!张屠夫带着儿子杀猪,屠夫娘子你带着儿媳妇接生,非常好!”

    刘氏:“......”

    不!非常不好!

    产婆嘿嘿直乐,慷慨道:“有什么不懂得,都可以来找老婆子!”然后就让刘大柱送她回家,远远的还飘来一句,“老婆子会介绍人给你们的!放心!”

    “放屁!”刘氏忍无可忍。

    李氏不解道:“我还没遇到把生意让给别人的人呢?”接生婆虽然有风险,但比伺候庄稼挣得多啊!

    何氏道:“阿婆年纪大了,不是让给别人,是没办法。”

    清扬叹道:“是啊。”

    “不管这么多,都回家,下回不管谁上门,老娘绝对拿杀猪刀把人赶出去!”刘氏态度坚决道,“不能拿人命作儿戏啊!”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