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旧识

作者:香酥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曲小西是在第三天才看到蓝小姐。

    她回来换衣服, 来去匆匆的样子。

    曲小西如果不是正好下楼给打扮成“乞丐”的陈编辑送稿子,还不能遇见她。

    她迟疑了一下,拦住了蓝小姐, 轻声:“我们聊两句?”

    蓝小姐:“行啊。”

    她是知道的, “高若萱”这个人很聪明的,如若不是有要紧事儿, 她不会在这个时候拦住自己。

    “进来吧, 不过我还着急去医院, 时间很少, 恐怕没有太多时间……”

    曲小西:“我明白的, 其实我也就是几句话。”

    她往柜子上一靠, 轻声细语的:“你的孩子,不会再丢第二次吧?”

    蓝小姐一愣,有点没有搞清楚曲小西的意思。蓝小姐平日里真是一个聪明人,但是这个时候又不是了。她是关心则乱,倒是一下子没明白曲小西的意思。

    曲小西眼看如此,索性也把自己的揣测掰碎了讲,不管蓝小姐怎么想, 曲小西觉得自己既然想到了, 该说就会说的。毕竟,有时候一开始就失去和得到了再失去是两回事儿。

    她不希望他们母子在受到什么磨难, 世道已经很艰难,如若能够有一点点心灵依靠, 都是好的。

    曲小西认真:“我并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但是我总归是觉得, 你的孩子被人偷走,是有意为之。也许, 是你的仇人做的,也许,是其他原因。虽然现在已经十来年,已经时过境迁。但是谁又知道,那个隐藏的隐患在不在呢。能想到的,我总是要提醒你一下。但是到底怎样,还是你自己琢磨。”

    蓝小姐听到最后,脸色惨白惨白的,好半天,她动了动嘴角,整个人仿佛都要昏过去,不过却还是坚定:“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

    曲小西含笑:“不用客气呀,别说你是我的朋友,就算是普通人,该说的话,我也是会说的。我最见不得,亲人分离。”

    这是她的雷区了。

    蓝小姐放下了手上的东西,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半响,说:“其实打从一开始,我自己就觉得不对了。”

    曲小西挑眉,她说:“一开始?”

    蓝小姐抹了一把眼睛,湿漉漉的全是泪:“其实我孩子刚丢的时候,我每天往巡捕房跑,也往医院跑。那几个月,我和许妈两个人简直都要急疯了。可是却一点头绪也没有。医院推卸责任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知道;巡捕房更是不肯好好的调查,每每应付了事。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有些怀疑了。就像是你说的,如若去贫民区,孩子好偷多了,为什么是单单盯上我。还有巡捕房,我花了那么多钱,他们只拿钱不办事儿,总是扯各种理由。不是不查,是他们一直这样查,那样查,结果确实敷衍的。后来有个老人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偷偷暗示了我,有人故意耍我。实不相瞒,你看我性格这样不讨喜,其实当年,我还是满温婉的。我在电影厂没有什么仇人,又不是那种特别有名气的女明星,没有人对我求而不得恨得要死。唯一真的恨透了的,就是那个死鬼。所以,我当时虽然不想相信,但是却猜测,孩子是秦家偷走的。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找到孩子无望,我只想希望,他们会对孩子好,我努力告诉自己,再怎么都是他们家的骨肉,都是他的亲儿子。如果是被他们家的人偷走了。最起码孩子不愁吃喝,还有亲爹在,可以好好过下去。”

    她叹息一声,说:“可是谁曾想,两年过后,他的小厮找到了我,我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偷孩子,并且不是真的不想跟我结婚才分手。而是得了绝症。这个时候我警觉不对,追问孩子,他家果然完全不知道孩子的事情。那个时候我才开始疯狂的第二轮寻找。不过我找到很多假的,但是却没有找到真的。我的儿子一直没找到。”

    曲小西:“所以,你自己也不知道当年是怎么回事儿?”

    蓝小姐认真:“不,我猜到了。当年我是糊涂,但是经过十来年,特别是最近几年,我已经不工作了。每天在家放放租子听听戏打打麻将,时间多了我琢磨起当年的事儿,我确定跟秦家有关。也许跟那个死鬼没有关系,未见得跟其他人没有关系。他们弄走那个孩子,应该是怕我领着孩子认祖归宗。”

    她苦笑一下:“可惜我想明白的太晚。”

    曲小西没说什么,这样的豪门恩怨,她并没有见识过。像是曲家和白家,也算是十分富裕的人家了,可是曲家是书香门第,却又有点不同了。

    而且,她真正来的时候,其实曲家已经衰败了。记忆再感同身受,也终归是记忆而已。

    “那你想要怎么办?”

    蓝小姐:“暂时先这样吧。十年前我跟死鬼的事情人尽皆知,我在那个关头生下孩子,自然有人要联想要担心。但是现在,我倒是觉得未必了。毕竟情况不同了。不过,我有心把房子卖掉离开了。”

    曲小西:“!!!”

    蓝小姐:“当年丢孩子始终是我心里一根刺,我多少有些不放心的。所以我想离开上海。”

    她看了一眼这个房子,说:“我原来觉得这里是他留给我的唯一念想,我是怎么都不可能走的。但是现在我找到了儿子,我想,他能理解我想要保护儿子的心情。”

    她看向了曲小西,说:“这一次真的很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想我们还找不到孩子。”

    曲小西:“你不用感谢我的,小石头就住在这里,你今天没发现,也早晚都会发现的。这个小插曲不过是让你提前找到孩子罢了。没什么谢不谢的。”

    她又问:“那这个房子,你什么时候卖呀?”

    如果蓝小姐要卖房子,曲小西就要寻找新的房子了。

    蓝小姐:“这你倒是不必着急,我这么大一栋房子,等闲卖不出去的。而且,便是要卖房,我这边也有不少事情要处理。估摸着怎么都要小一年,便是提前,也不会提前多久的。”

    曲小西哦了一声,感慨:“竟然这么慢吗?”

    蓝小姐失笑:“是的呀,就是这么慢。如若我愿意让一让价钱,给出一个比市场低的价钱,那肯定能快一些。但是我没打算。我也不是为了钱不顾孩子的安全。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许多事情早就物是人非。我没有必要草木皆兵。我这里可是靠近租界的好地方,我和儿子的将来,也全都寄托在卖房款子上了。我总不能让孩子跟着我,还去卖报纸吧?我可不是那样的妈。再说,许妈的年纪大了,小丫年纪也小。是处处都要钱的。对了,我认回小石头的时候,就打算一并收养了小丫。”

    曲小西觉得这个消息不算是很让人震惊,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她说:“那恭喜您儿女双全?”

    蓝小姐笑:“是啊,是该恭喜我。其实,我也有点自己的私心。小石头已经很大了,他小的时候,我又不在他的身边,现在多少还是有点隔阂的。他和小丫相依为命,我哪里能不要小丫?那样他怎么看我?为了儿子,我也想对小丫好一点。再说了,多养一个小丫头也不花很多钱,这孩子也是乖的。她没有亲人了,我不能看她流浪。”

    曲小西:“您是一个好心肠的人。”

    蓝小姐笑:“什么好心肠,都是人之常情罢了,再说呀,我家里两个孩子,总比一个儿子更好的。热闹!我也不是养不起。”

    曲小西:“那倒也是,不过他们的父母?”

    蓝小姐:“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查清楚的。也不会让他们成为我的麻烦。”

    蓝小姐自己都想的清清楚楚,曲小西没有多说什么,只道:“那就挺好,行了,你还着急去医院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她并没有再追问更多的细节,出了门,径自上楼。

    其实啊,蓝小姐的话里还有很多未尽之意。

    不过想来也是,蓝小姐与她不过是户主与租客的关系。勉强,也算得是朋友。可是就算是亲人之间,也有话是不能说的,更不说朋友了。

    所以她没有全部告知,曲小西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她既然心里有数儿,她这个外人就不便多说什么了。

    不过,曲小西开动脑筋,也自己想了想,蓝小姐不是那么急迫要搬走,因为他觉得物是人非。这个物是人非,是指秦家当年偷他儿子的人已经不在了吗?

    她之前接连两次招待秦安,为的恐怕也只是打探吧。

    毕竟,她是见过秦安之后,才找自己写寻人启事的。

    曲小西笑了笑。心道果然每个人都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哦。

    她进了门,想到接下来可能还要找房子,深深叹了一口气。她觉得这个房子住的还挺好呢。

    “姐姐,你怎么啦?”

    小北笑眯眯的凑过来,他比较活泼。

    曲小西:“没事呀,我在想,以后要是搬家,选个什么位置更好。”

    小北一下子瞪大了眼,说:“搬家?我们要搬家吗?这里不可以住吗?”

    曲小西:“暂时不搬,不过以后肯定是要搬家的。到时候,我们搬到租界内。只不过,也不知道租界内什么样的位置比较好一点。”

    曲小西念叨够了,说:“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去租界转一转,看看情况。”

    这般一说,小北赶紧点头,说:“好的呢。”

    小东这时也抬头:“我也去我也去。”

    曲小西答应了他,他看着的小东趴在饭桌上,心道如果下次换房子。一定换一个大一点的,最起码要有一个足够大的书房。可以放下三张书桌,他们三兄妹不至于这样挤挤巴巴的。

    这么一想,曲小西又觉得其实搬家也没有什么不好。

    她这人最善于调节情绪,很快的,又高兴起来。

    “赚钱钱,努力赚钱钱。”

    曲小西坐在书桌前,努力起来。

    “姐姐,我知道一个大秘密哦。”小北笑眯眯,一脸的得意。

    曲小西:“哎?”

    她看向弟弟,并不奇怪。

    八卦小达人了解一下。

    曲小西做出洗耳恭听的架势,说:“什么事?”

    小北嘿嘿嘿,小声:“宿老师买房子了。”

    曲小西:“!!!”

    她惊讶的看着小北,这次是真的震惊了,她说:“买房子了?”

    小北认真点头,说:“嗯呐。”

    他没骨头一样靠在凳子上,说:“宿老师在对面买了一栋房子,最近正在自己装修。他还说,以后他也要出租的。”

    说到这里,小北眼睛亮晶晶的问:“姐姐,我们如果换房子,能去租宿老师的房子吗?”

    曲小西:“!!!”

    她说:“对面?是租界里?”

    小北点头:“应该是吧。”

    他挠挠头,说:“宿老师没说是租界,他就是说对面。”

    不过小家伙儿又补充:“我让他指给我看了,是租界的方向。”

    曲小西:“……有钱人!”

    像是曲小西,虽然知道世道艰辛动荡,但是也不是说就一定不想买房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的想买个好位置的安全房子,可不是想的那么简单的。

    小房子都得十几万,他们还未必找的到,要是稍微三层小洋楼有个院子,多少都有二三十万的。曲小西已经算是很会赚钱了,但是小房子仍旧是买不到的。

    当然,她可以动用自己手上的黄金和钻石,但是这是完全不考虑的!

    所以,她已经不考虑买房了。普通寻常的地方也不差,可能在百年后都很值钱。但是她又不能活到百年后。现在用钱投资除了租界之外的地方,那是十分不合适的。

    没有一点安全保障的房子,曲小西其实并不心水。

    命都没了,还说什么其他?

    不考虑!

    绝对不考虑。

    “姐姐,你想什么呢?”

    曲小西:“我想房子呢,宿老师果然是有钱人啊。”

    她这种很能赚钱的人,几年都买不起房子。宿白下手倒是挺快的。

    “那倒也是哦,不过宿老师工作好多好多!应该赚的多。”小北认真。

    曲小西点头:“嗯对。”

    “那我们要不要租宿老师的房子……”

    曲小西:“这件事儿先不着急,等以后看情况再说吧。这边应该还能住很久的。到时候说不定宿老师的房子都租出去了。我们且走且看呀。”

    小北:“好。”

    曲小西转过身子,燃起熊熊斗志,觉得自己更该努力了!

    总不能,穿越前买不起房,穿越后还买不起房。

    这也太悲惨了吧?

    大概是因为被刺激到了,曲小西很快的写了起来,一鼓作气,就忙道了天黑。

    曲小西:“我可真是太勤快了。”

    曲小西一口气狂飚了一万字,感觉达到了人生的巅峰。并且,写的十分亢奋,曲小西不想做饭,叮嘱了家里的男孩子买晚饭,自己则是起身准备把换下的衣服洗了。

    这个时候,她越发的觉得,家里很是缺个帮手啊。

    如果有个帮手,就不用亲力亲为了。

    但是找人也好难啊!

    曲小西幽幽叹息,再次感慨太平盛世最好。现在就算要找个保姆都不敢随意相信人。真的不易。

    不过,她抱怨归抱怨,日子总是还要过。

    没过几日,小石头就从医院出院了,他其实只是突然病了,高烧来的急,要说也不必住那么多天,但是蓝小姐刚找回儿子,心里发颤。总是这不放心那不放心,足足住了七天。

    这几天也一直没有回来,紧紧的跟在小石头身边。

    他们出院回来的时候,曲小西并不在家,小东去大学学画,她和小北亲自送他过去。若是让小东自己做电车过去,曲小西多少是不放心的。

    他们回来就看见庞太太李太太几人站在门口嘀嘀咕咕的唠嗑,远远看见曲小西姐弟二人回来,庞太太立刻招手:“小高。”

    曲小西上前一步,含笑问:“庞太太,你们这是干嘛呢?怎么不进去?”

    庞太太:“我们唠嗑呢!你晓得了吗?”

    曲小西挑眉:“什么?”

    庞太太:“就是,小石头是蓝小姐的儿子啊?”

    曲小西笑了出来,说:“你们讨论他们,才不敢进门的啊。”

    庞太太并没有不好意思,反而是说:“咱们那个破楼怎样个隔音效果,你是晓得的。我们哪儿敢在屋里议论啊!若是被人听了,岂不是不好?”

    这样说来,也是这么一个道理了。

    曲小西失笑:“我听说了。”

    庞太太立刻:“那你知道是这么回事儿吗?”

    曲小西摇头:“不知道啊。”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来十分的清澈:“你们也都知道,我忙得很,哪里知道那么许多?你们要想知道,直接去问蓝小姐啊!在这里猜测,真真假假都难说的。”

    庞太太震惊脸:“这哪儿能问当事人?”

    曲小西:“怎么不能问当事人?”

    她含笑率先进了门,正好遇到许妈出门,曲小西落落大方,问:“许妈,您回来啦。这好几天没看见您了。”

    许妈:“可不呢!我一直留在医院照顾两个孩子。好在孩子没事儿,已经出院了。”

    她出了门,说:“你们怎么都在外面啊。”

    庞太太摆摆手,眼看着许妈出去,说:“我刚怎么听着你说小石头是你们家丢的孩子啊?怎么回事儿啊?”

    虽然刚才还说不问,但是这个时候却没忍住。其他几位太太也都竖起了耳朵。

    许妈倒是不藏着掖着,唾了一声,骂道:“呸!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石家那个狗东西,自诩是个读书人。竟是个缺德冒烟的东西。竟然偷孩子!我们家小姐的孩子,就是十年前在医院丢了的。如果不是这次小石头发烧,我也不能察觉,他竟然就是我们家丢的孩子。”

    “啊!”

    “我一直都以为蓝小姐没有结婚……”

    “当年的孩子是被偷走的?”

    许妈:“其实当年我们小姐是结婚了的。姑爷和小姐感情甚好,只不过,有时候人争不过天。他身染重病,当时连办婚礼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们小姐为了给他留个后,两人只是拜了天地,请了亲人观礼。并未大张旗鼓。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不是,我们小姐还没生,姑爷就走了。小姐受不住打击,也早产了。”

    “啊!”

    在场都是女子,也一下子感同身受起来。

    许妈:“我们小姐因为思虑过度,生产的时候大出血,送到了医院。好不容易换个母子平安。结果孩子却在第二天被人偷走了。当年我们小姐拖着病了的身子,每天去巡捕房啊。那些狗东西只拿钱不办事儿,把我们家的家底儿掏空了。只剩下这么一栋小楼。那个时候,我们小姐丈夫死了,孩子丢了,家产败了,几重打击,人都恍惚了。所以我们能不提那些伤心事,就不提。就好像啊,不提这些事儿,那些悲惨与痛苦都不存在了。我们小姐没有办法,只能复出拍戏。一边赚钱一边找孩子。可是这么多年没有找到,没想到,倒是老天有眼,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太惨了!没想到蓝小姐还有这样一段悲惨的往事。”

    “我就说那石家为什么一对夫妻不出去干活儿,反而让一个孩子出去赚钱,不是自己养的,哪里心疼?”

    许妈呸了一声,说:“我看他就是认出了我们小姐,怕了才跑了的。你们不知道,我们在屋子里配着的桌椅,他都偷偷拿走卖了。除了一个小床和搬不走的货架,其他东西一扫而空!他也别觉得自己跑得了,我下午就要去巡捕房报官的!非把这黑心肝的歹人抓回来!”

    许妈信誓旦旦,不过庞太太几人倒是劝她。

    “算了,还是不要报官了!那些人都是要坑钱的。你们去报官被咬住,少不得又要浪费不少。省一点给孩子买些好的补一补,不比什么都强!”

    “那般白皮子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只拿钱不办事儿。以前我家有个亲戚……”

    大家陷入了热火朝天的讨论里,曲小西听了一会儿,领着弟弟上楼。

    曲小西其实挺能理解蓝小姐要编故事,如若是她,大抵也会那样做。不管什么世道,未婚生子都是艰难的。

    这样编故事不仅仅对她自己好,也对小石头更好。

    百利而无一害,又省了不少事儿,总归是好的。

    下午的时候,许妈登门,说是蓝小姐大后天要在附近的醉仙居摆几桌宴请邻居,也算是昭告一下小石头的身份。让曲小西一定要莅临。

    曲小西欣然应允。

    小石头和小丫从楼上的小阁楼搬了下来,搬到了蓝小姐这边的一楼。

    蓝小姐专程将自己衣帽间给收拾出来,重新布置做了小石头的房间,小丫则是暂时跟许妈一起睡。蓝小姐给两人添置了好几套衣服,两个人原来脏兮兮的,有些邋遢,这样一收拾起来。倒是粉雕玉琢的。颇为像样。

    曲小西原来就觉得小石头这个年纪,长得未免太瘦小了一些,像是跟自己实际年纪差个三四岁,实在是太过营养不良了。不过他跟蓝小姐相认了,据蓝小姐的说法想,小石头应该比他原来报的年纪还小两岁的。

    不过这也不意外,小孩子开始知道自己几岁,还不都是长辈教的。如果他们家有心混淆这件事儿,小石头自己不清楚也是理所当然。

    再一个,如若他们家也不是偷孩子的人,只是当时收养了孩子,弄错孩子的生辰,也不意外。

    因为蓝小姐发现,小石头所知道的生日,也确实是他儿子的生日。

    可见没有错。

    小石头改了大名蓝栩,小丫的大名改叫了蓝岚。

    蓝小姐宴请了邻居,在宴席上公布了孩子的正式名字。

    大概是因为找到了孩子,大家发现他没有了往日的似笑非笑,反而是整个人都轻松很多。带着温柔慈祥的笑容。

    蓝小姐:“我已经去给两个孩子上了户口,往后他们都是我的儿女了。”

    她一手揽过一个,轻声:“往后谁要是想从我手里抢走孩子,我可饶不了他!”

    蓝小姐除了宴请邻居,还有就是她的几个牌友,所以坐了小四桌。大家都是晓得了她这些年的苦,这时少不得要多安慰几分。不过也有人诧异孩子为什么姓蓝。

    蓝小姐幽幽:“我的孩子这么久才找到,一定要跟我的姓。一定要的!当年我男人就说过,如若我们有一个孩子,不跟他的姓,就跟着我的姓,叫蓝栩。栩栩如生的栩。”

    她的故事很完整,这些邻居里也没有住十多年的,所以没人拆的穿蓝小姐的谎言。

    大家反倒是为她年纪轻轻就有了这番遭遇而难受。

    今日菜色不错,蓝小姐还是实在的,既然要请客,自然就不糊弄,所以大家吃的且是欢喜。小东和小北吃饱了,凑到小石头身边,几个小孩儿一起玩儿。

    小东好奇的争着大眼睛问:“那你以后,就只叫蓝栩,不叫小石头了吗?”

    小石头摇头:“还叫的,这是我的小名儿。”

    他今天穿着一身体面的衣服,就像是那些来电影院看电影有钱家的小公子一样,整个人都飘在云端上。

    而一旁的小丫更是如此,她穿着一条百货公司买来的小裙子。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她还有香香的雪花膏,她做梦都会笑醒。

    两个小孩子都飘飘的,不踏实又忐忑。

    小石头大一点了,知晓了自己小时候是被偷走的,但是蓝小姐也跟他实话实说,觉得偷他的应该不是他的养父老石。因为算一算,那个时候,石家还没有落魄。石先生那时还有体面的工作呢,甚至连石太太都有一份工作。他们犯不着真的为了有个儿子偷孩子。毕竟不是不能生,如果不能生,小丫是怎么来的。

    也正是因此,蓝小姐愿意收养小丫,毕竟,就算石先生对小石头一般,也养了他十来年。她也见多了禽兽不如的亲爹,石先生虽然让小石头出去工作赚钱养他,可倒是也没有打过孩子。

    蓝小姐怨他,但是却也觉得石先生不知道小石头是她的孩子。

    如果知道,他们住进来的时候就该有反应的。

    这些话,她都如实的跟儿子说了,不过孩子的身世,她倒是没有着急说。

    小石头和小丫跟着小东小北并肩坐在一起,小北笑眯眯:“你们不用想那么多的!能够和亲生母亲失散十年都能找到,以后你们就要好好的生活。要做好孩子,你们做好孩子,房东姐姐就会很疼你们的!再说,哪有当娘的不疼自己的孩子?不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做人开开心心最重要!”

    小丫抓紧了自己的小裙子。

    小北:“虽然小丫不是房东姐姐的孩子,但是房东姐姐喜欢你才愿意收养你。那么满大街那么多小孩子,为什么她不都接回来养,接回来给小裙子呢!那说明她观察了很久,知道小丫很好很好。所以才愿意的。你如果整天觉得自己不够好,不就是质疑房东姐姐的品味吗?不可以哦!”

    小丫:“我不质疑!”

    小北:“那就是了哦。”

    小丫抬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小北,说:“小北哥哥,你真好。”

    小北挺胸:“那是当然,我是最聪明最好的。”

    小东:“弟弟很好的。”

    几个小朋友坐在一起,都带着笑。

    曲小西正在专注在桌上听八卦,毕竟,每一个八卦可能都是她下一个的灵感来源。不经意的回头一看,就见小丫高兴的看着小北,左一句小北哥哥,右一句小北哥哥。

    “我以后大名就是蓝岚了,不过我跟哥哥一样,小名儿还是小丫哦。不过,其实我跟你们说哦,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蓝岚,我觉得蓝岚好好听。”小丫原来连个大名儿都没有的,第一次得到一个大名儿,她高兴个翘着脚。

    曲小西听到这里失笑回头,正准备给自己添点水,突然手上的动作就顿了一下。

    “小心点。”

    她的水差点撒了,隔了一个座位的宿白提醒了她。

    他主动接过茶壶,为她填满,说:“没事吧?”

    曲小西抬头看向了宿白,茫然的摇了摇头,洗头又陷入了沉思。

    蓝岚啊……

    刚才蓝小姐说给孩子们改的名字,她还没反应过来,但是现在突然就觉得,这个名字也是有问题的。

    蓝岚,也是剧情人物呀。

    曲小西觉得,自己记性真是太好了。

    在原著剧情里,小宝和小北二人对决,小北被小宝打死了。其实,后续还有个小插曲的,有个神秘女人给他收了尸,埋葬了他。接下来,小宝受到了几次暗算,他都成功的躲过。

    最后一次,他成功反杀。

    据说,那个不断想要为小北复仇的人,就叫“蓝岚”。

    事到如今,曲小西可不觉得这个蓝岚就不是故事里的蓝岚。从她穿书那天起哦,这个故事里的人物该聚集就一定会聚集的。

    而且,全无巧合!

    既然是叫蓝岚,一定是那个蓝岚。

    所以,将来,小丫会喜欢小北吗?

    哦不,也不一定,因为剧情里没有交代,蓝岚是小北的什么人,甚至没有交代她为什么要为小北收尸为他复仇送了命。当然,很多人都是判定,他们是亲密爱人。

    是与不是,全是猜测。

    毕竟这里是留白。

    蓝岚也是一个只有几场戏份的小人物。

    曲小西回头又看向了小丫,小丫今天收拾的干干净净,像是一个洋娃娃。往日里只觉得她瘦小,现在看着,还是挺可爱的。

    曲小西揉了揉太阳穴,感慨剧情的强大。所以有的人,就跟吸铁石一样,疯狂的吸着剧情人物吧。只是不知道,这个吸铁石是小北,还是她了。又或者,是小东?

    不知道!

    曲小西默默的看着茶杯里飘着的一小颗茶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有什么不对吗?”宿白开了口。

    曲小西看向她,宿白:“有事?”

    所有邻居里,宿白也就跟曲小西能说上几句话,不过这也不让大家吃惊,毕竟,当初就是她捡到了宿白的外甥。有着这层渊源,宿白态度好一点,也是正常的。

    曲小西:“没事,我就是想点事儿。”

    她打起精神,起身来到蓝小姐和许妈的身边,哥哥弟弟托付给他们。又跟两个男孩子说了一声儿,自己就出了门。

    “蓝岚”的事情还是给了她一点小的刺激,所以她想要出去走一走。曲小西一个人除了醉仙居,这里并不临街。往大路上走,有一小段路黄包车都不好过来。

    不过,饭菜味道倒是不错的。

    蓝小姐选择这里,一来是这里菜色确实味道不错,而另外一个理由就是物美价廉了。

    同样的品质,如果换成临街的饭馆儿,价钱可要贵四五成的。

    差距就是这么大。

    曲小西一个人穿过长巷子,眼看天色有些阴沉,她走的快了几步。估计是刚过午后的关系,巷子里倒是空无一人。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曲小西立刻回头,就见身后空无一人。

    曲小西汗毛一下子就起来了,不过,曲小西是什么人,外号曲大胆!

    她会怕吗?

    曲小西站在巷子里,向外看,好半天,毫无一点风吹草动。

    她转过身,走了没几步,立刻感觉有人冲上前,曲小西顺势一躲。那人一下子扑空。

    曲小西飞快的往身边一躲,手里的提包立刻就抬起来,使劲儿的砸向了面前的人,又顺势捡起一块石头咣当一下子就砸上人。那人发出唔的一声,骂了一句脏话。

    声音有点熟悉。

    这样神头鬼脸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曲小西不管那许多,照着关键位置就是一脚。随即撒腿就跑。

    那人捂着自己蹲下,骂:“臭娘们!”

    他挣扎着就追了上去。

    曲小西不知道这人怎么就追上自己,也高声喊了起来:“抢钱啊!”

    这个时候她真是庆幸自己这段日子有跑步的习惯,若不然,现在可不会这样灵活。眼看她就要跑到街上,而身边那人似乎也越来越近,曲小西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她回头一看,就见人被宿白一脚踹倒!

    他被宿白拧住了胳膊,反手按在地上,脸摩擦在地上,宛如一只尖叫鸡。

    曲小西这时也停下了,她气喘吁吁的扶住了墙壁,说:“谢谢你。”

    宿白摇头,他盯住了这个被按住的人,问:“你是什么人?”

    曲小西低头看向了这个人,她刚才没看清楚人,但是觉得声音是有点耳熟的。

    “我总觉得声音有些熟悉。”

    她低头看向那个人的脸,脸有点面善,但是却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不过曲小西却一句话也没说,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人叫:“你这臭标子,你放开我!我实话告诉你,我娘已经认出了你!如果你不懂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你当你跑出白家,我们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

    这人一叫嚣就是一身的口臭!

    曲小西瞬间想到这人是谁了!

    柳阿婆的儿子!

    原来是他。

    她冷笑一声,说:“你还敢来我面前叫嚣?”

    她毫不客气的动手,咣咣的朝脑袋砸!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还敢跑到我面前叫嚣?白家?白家在我眼里算个屁!再说,白家不是早就完蛋了吗!?”曲小西:“没想到白家完蛋了,你们这些没心肝为虎作伥的牛鬼蛇神倒是跑出来了!”

    她的手上的动作没停,一下下的狂揍面前的这个男人。

    跟白家有关的,没有一个好人。

    “现在想对我下手?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曲小西怒道:“还敢拿你娘吓唬我?你当我怕了那个老伥鬼?她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儿,不躲着我走,还敢上来找茬儿。怎么着?以为我好欺负?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娘在哪里!”

    曲小西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她直接看向了宿白,问:“你有刀吗?”

    宿白挑眉,还真是从自己的靴子里拔出一把刀,递给了曲小西。

    曲小西的匕首直接抵在了这人的脖子上,印下一道血痕,“说!”

    “你你你!”

    曲小西:“如果你不说,等一会儿巡捕房就会在这里找打一具尸体。至于你娘?只要我在,她总归会送上门的!正好我早就想找你们算账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还得谢谢你送上门!”

    “不要杀我!!!”杀猪叫再起。

    宿白看向了曲小西,说:“如果想要一个人消失,不要在这样的大街上。”

    那人正要舒一口气,就听他冷静的说:“我在医院有门路,你给弄到太平间。”

    卧槽!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