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修)

作者:江月年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楚肖逸面对眼前的信纸, 他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试图冷静,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在忙什么。他高中时做英语阅读都没如此认真, 英语试卷的文章好歹是印刷体,楚肖肖的圣诞信却是幼儿体。

    虽然楚肖肖工整地书写完圣诞信, 但她还在角落里填充花里胡哨的儿童画,她的抽象派画风立刻给文章翻译增添不少难度。楚肖逸在毒性儿童画的摧残下,他全程是硬着头皮在看, 看完后拳头却气硬了。

    最麻烦的是,楚肖逸还要将圣诞信放回袜子里,然而楚肖肖却在客厅里扎根,她坐在沙发上看外语视频,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楚肖逸揣着圣诞信在周围溜达两圈, 久久找不到机会放回去, 一时颇感无奈。他战略性撤退,正巧在回屋途中碰到楚家栋,索性请教道:“爸,你有看肖肖的圣诞信吗?她今年想要什么东西?”

    楚肖肖带着圣诞袜回家时,她还向家人们认真地介绍一番,说等自己给圣诞老人写完信后, 就会把袜子挂在客厅里。她是注重**的小朋友, 说此话就是让其他人别偷看,平时也不要乱动她的圣诞袜。

    如果不是楚肖肖提前告知, 楚肖逸也不知道里面有圣诞信, 更不会顶风作案。他觉得妹妹还是不懂人的心理, 越是不让人做什么,人越是想做什么,就是如此叛逆。

    楚家栋沉吟几秒,说道:“我没有看她的圣诞信呢。”

    楚肖逸惊道:“你都不好奇吗?”

    楚家栋笑呵呵地挠头:“我去年看过一次,她说什么也不想要,估计今年也是吧。”

    楚肖逸:“……”原来是我信息不对等,反应比别人慢半拍?

    楚肖肖是在读幼儿园后开始过圣诞节,楚家栋去年没忍住看了信,楚肖逸今年没忍住看了信。不过楚肖肖的作文水平显然精进不少,她觉得像去年一样直接拒绝容易让圣诞老人伤心,今年就写了满满一篇纸打算哄哄他,肯定对方的工作,哪料到楚肖逸中招。

    楚家栋同样不知道小女儿想要什么,没有办法给楚肖逸提供有用建议。楚肖肖如今年纪尚小,她对许多事都一知半解、懵懵懂懂,连《哈利波特》周边都是在便宜哥哥带回家后,她才知道世界上有这样的东西。

    楚肖逸上数学课时已经消耗不少物资,他如今再次送礼就黔驴技穷,想得有点头疼。

    客厅里,楚肖肖发现便宜哥哥总在眼前晃来晃去,她不禁嘟囔道:“你为什么老盯着我看?”

    楚肖肖仔细地回想一番,确信今天不用上数学课或英语课,自然对楚肖逸的行为深感不解。她缩在沙发角落里,警惕地望着兄长,总觉得他有幺蛾子。

    楚肖逸其实想还圣诞信,无奈她就是不走,他索性漫不经心地寒暄:“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楚肖肖闻言更是狐疑,她戒备地抱紧IPAD,应道:“挺好,你问这个做什么?”

    楚肖逸:“我就想知道你有没有高兴的事,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楚肖肖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不敢随便乱说,一本正经道:“只要你能听话一点,我就会觉得很高兴。”

    楚肖肖什么都不想要,只要便宜哥哥别惹是生非,她就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

    “……”楚肖逸听到熟悉的言论,一度梦回自己童年的父亲节,楚家栋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难道这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楚肖逸看她故作小大人的模样,他气得忍不住要揉她,怒道:“你又不是爸妈,这叫什么话?真是反了你啦,我才是哥哥,我还没说你不听话呢!”

    楚肖肖立刻站起身来,她在沙发上迈着小短腿,仓皇地躲避他的攻击,还理直气壮地叉腰道:“我就是爸爸妈妈的发言人!”

    楚肖逸跟妹妹打闹一番,他最后也没将信塞回去,只能晚上再做打算。晚饭后,肖碧望着落在地上的圣诞袜,出声提醒道:“肖肖,你的圣诞袜掉下来了。”

    肖碧是家里唯一对圣诞袜没兴趣的人,既然小女儿说不让他们看,她就确实没有打开看,不像另外两人有着抓心挠肺的好奇心。

    窗户边本来就没有挂圣诞袜的地方,楚肖肖是强行将其放在那里,袜子很容易就会被碰落。她闻言乖乖地从沙发上跳下来,踩着拖鞋去捡自己的圣诞袜,让坐在一边的楚肖逸瞬间警醒!

    楚肖逸在妹妹身边蹲守好久,他一直没等到她离开客厅,此时慌张道:“等等!”

    楚肖逸话音刚落,楚肖肖已经将圣诞袜捡起,她显然也发觉异状,迷糊地摸了摸小脑袋。她茫然地打开袜子,察觉里面的信件不翼而飞,迟疑地眨眨眼:“好奇怪……”

    肖碧:“怎么了?”

    楚肖肖拿着袜子,她恨不得将其看出一个洞来,诧异道:“我的信不见了?”

    楚肖逸立马大气都不敢出,他差点想当场变成背景板,只觉得兜里的信纸犹如死亡通知书,让人心生不安。他察觉到自己疯狂的心跳,强作镇定地低头刷手机,以此掩盖面上的异常。

    楚肖逸:只有无限接近死亡,才能领悟生命的真谛!

    楚肖肖只顾着圣诞袜,她并未听到兄长的话,也没发现他的异状,光在思索自己的信件。她发现圣诞信离奇失踪,没有惊慌失措、大哭大闹,反而将袜子放到一边,不再有挂起来的意思。

    肖碧真没料到圣诞袜里的信失踪,她推测是丈夫或大儿子拿走,偏偏被小女儿发现,一时为难地笑道:“肖肖,你不挂回去吗?”

    楚肖肖摇了摇头,她脸上没有低落的神情,反而兴高采烈起来:“圣诞老人已经读过我的信,那我就不用再挂袜子了!”

    圣诞袜是用来收礼物的,楚肖肖在信里写不用礼物,既然圣诞老人知道她的想法,那她就不必再挂圣诞袜。

    楚肖肖为信件消失找到合理缘由,她开心地在原地转了个圈,又忽然感到一丝疑惑,停下自己的小熊跳舞,奇怪道:“为什么我去年的信没消失呢?难道没有成功寄出去?”

    楚肖逸拼命点头,附和道:“对对对,现在寄信很容易丢的……”

    父亲楚家栋去年看完就塞回去,楚肖逸却狼狈地翻车,估计是他太倒霉。

    楚肖肖露出了解的神色,她倒不介意去年的信寄丢,毕竟自己去年在信上的措辞还不够礼貌,这回的信要委婉正式得多。现在想来,她去年说不要圣诞礼物,依然取得圣诞礼物,估计是圣诞老人没收到信。

    楚肖肖想通此节,她愉快地哼着儿歌奔回屋,觉得今年通信成功挺幸运。

    肖碧哪能看不懂局面,她等小女儿离开后,无奈道:“那你把她的信藏好吧。”

    楚肖逸万分尴尬,当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如今没办法将信还回去。他藏在自己屋里担忧被发现,带出去工作又怕给搞丢,实在不知揣在哪里好。

    没过几天,楚肖肖还跟前来做作业的梁双麒、杨茵分享近况,三人共同聚在茶室里写作业,讨论有关圣诞信的事情。杨茵已经属于不信圣诞老人的年纪,她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又不好打破小朋友们的幻想。

    梁双麒本该为小测全力复习,他听到此话却立刻走神,帮忙分析道:“肖肖寄信肯定容易丢,他们说寄明信片等东西很慢,圣诞老人给你送礼是寄快递,所以寄得又快又安全。”

    梁双麒是三人中网购经验最丰富的,他站在物流角度发表见解,认为楚肖肖去年的信没寄出去挺正常。

    楚肖肖虚心请教道:“那我怎样才能寄得又快又安全呢?”她害怕明年的信又寄不出去,自然要未雨绸缪,提前想一想办法。

    梁双麒摸摸下巴:“我也不知道,不然你明年问问圣诞老人,他每年是如何收信送礼的。他要送那么多小朋友礼物,应该选的是很厉害的快递公司吧,让他介绍给你。”

    楚肖肖:“他不是自己挨家挨户送吗?”

    梁双麒:“那岂不是送不过来,难道跟我们小区一样,每个区域有一位圣诞老人负责?”

    杨茵听着两人快将圣诞老人和快递员划等号,她弱弱地岔开话题:“……我们继续学习吧。”

    杨茵生怕楚肖肖真在明年圣诞信里问快递公司,她觉得对方的家人并没有办法答上来,谁能知道圣诞老人的物流如何?

    帝都的天气已经变凉,茶室里却相当温暖,是三人的小自习室。他们将茶室里的水喝完,杨茵主动拿起壶想进屋接水,梁双麒却将水壶接过来,说道:“我去吧,外面冷。”

    茶室和屋里隔着一小段路,人进屋前会接触到外面的冷空气,楚肖肖担忧道:“麒麒哥哥,你知道在哪里接水吗?”

    楚肖肖觉得杨茵姐姐是生活小达人,但她着实不了解麒麒哥哥的生活能力。她现在还抱不动装满水的壶,容易颤颤巍巍地摔倒,自然只能让杨茵代劳。

    梁双麒已经穿上小外套,他拿起水壶,振振有词道:“我可以问你家里人,而且只有几步路。”

    杨茵原本还想提议自己去,她听对方一说又打消顾虑,觉得梁双麒接壶水应该没问题。

    梁双麒带着水壶进屋,他礼貌地麻烦肖碧为自己装好水,正要折返回到茶室,却突然听到楚肖逸电脑传出的声音。客厅里,楚肖逸坐在沙发上做音乐,他正埋头编辑着音轨,没有注意到路过的梁双麒。

    楚肖逸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圣诞礼物,他最终决定给妹妹写一首歌,而且选用她当初在节目上乱唱的一段做主旋律。

    楚肖逸参加幼儿园开学典礼那天后,楚肖肖曾在车上唱过一段跟霍格沃茨有关的英文歌,他后来费劲地扒出《咱家几代人》第一季节目,发现歌词源自《哈利波特》原著,旋律则完全是她信口胡哼。

    楚肖逸:怪不得我当时觉得它难听,原来不是唱跑调,是她就没有调。

    一首歌曲可不是光有旋律就行,就像音乐外行人永远不懂作曲和编曲的差异。楚肖逸擅长的是作曲、编曲,他或许不是好歌手,但不能说他不是好音乐人。

    然而,现今大众连歌手的事都弄不明白,更不用提更深的音乐制作,自然只会调侃楚肖逸的声音。大家都只愿关注自己觉得好玩的事,对于自己不懂的事都选择性忽略。除了粉丝和业内人外,少有人察觉楚肖逸的才华。即使有音乐人夸赞表扬,外人也只当是楚肖逸营销,这就是圈内现状。

    梁双麒本来稳稳地端着水壶,他不经意间听到这段旋律,一时间头皮发麻、如遭雷劈。他强作镇定地走出几步,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好心道:“哥哥,这段旋律真得不好听。”

    梁双麒都不知道肖肖哥哥是不是故意报复自己,对方明知他对声音极度敏感,还公放出来让自己听到。他上回也不想说吉他一弦的事情,可对方偏偏要对着他和肖肖弹琴。

    楚肖逸哪能不知旋律的问题,他刚刚播放的是扒完的纯音乐,索性又放出节目上的楚肖肖人声版,幸灾乐祸道:“这可是楚肖肖当初唱的,我一会儿要告诉她,你说她唱得不好听。”

    梁双麒听到楚肖肖人声版,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踩中陷阱,一时僵硬地站在原地:“……”

    梁双麒拥有绝对音感,他平时绝对能分辨出楚肖肖的声音,无奈楚肖逸用电脑重新进行编辑,他便翻车地没有认出来。毕竟那是纯音乐,明明就没有人声,他哪能猜到是肖肖哼过的旋律!

    梁双麒尴尬地沉默几秒,好在他反应极快,立马为自己挽尊,正色道:“哥哥,我觉得是你的编曲破坏旋律,肖肖的原版就很好听,跟刚才完全不一样。”

    楚肖逸哪料到小男孩一秒变脸,他对梁双麒的无耻甘拜下风,不禁吐槽道:“你还算是合格的大提琴手吗?你完全忽略自身的音乐修养,真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啊!”

    楚肖逸:你为强行维护跟我妹妹的友情,简直什么不负责任的话都乱说!

    梁双麒当然也知道自己编得太假,要怪就怪肖肖哥哥的连环套,他索性破罐破摔,理直气壮道:“其实我就是一个锯木头的。”

    楚肖逸:“?”这是突如其来的转职宣告?

    梁双麒:什么合格的大提琴手?不存在的,我从今天起就是木匠!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