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回

作者:今夜来采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魏祈封紫菀为柳才人, 又赶黑天从姣仪馆回了勤政殿的消息,一大早起来就传遍了后宫, 后宫众人是如何猜测,如何编排, 如何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 秦欣和一概不知。

    她实在不想在仁明殿看见那位柳才人, 更懒得听妃嫔们冷嘲热讽,干脆传了御医的看诊,御医也很知趣,给她开了几服调理身子的药, 便让她多休养少走动。

    秦欣和以此为由,闭门不出, 谢绝来访。

    小丁香很是不赞同她这个做法,“主子找什么借口不好,干嘛非要说病了呢, 好像是被人给气病了, 哎!肯定会被笑话的!”

    “老子还不知道会被笑话。”秦欣和坐在秋千上, 一边荡悠一边叹气, “她们被我欺负了那么久,好容易得这个机会,怎么会轻易放过,总是要被笑话,与其当着我的面,我憋屈, 她们也笑不痛快,不如我躲起来,让她们尽情去笑。”

    “那这样主子就不憋屈了?”

    “嗯,还是有点,求个耳根子清净呗。”秦欣和说着,脚往地上一蹬,高高的荡了起来,“呦吼~”

    小丁香看她荡那么高,衣角翻飞着,怕的不得了,想看又不敢看,只捂着眼睛喊,“主子,你小心一点呀!”

    秦欣和这会心里特别透亮,因她昨晚做梦,竟破天荒的不是从那本的第一页看起,而是“遥想东宫时,也曾敬如宾”之后。

    只道那日宫宴结束,魏承连怒气冲冲去了仁明殿,与萧虞初好一番争执,互相伤害过,两人躺在床上默而不语,萧虞初回忆了东宫时的种种,心中百转千回,又想傅少桓如今已有军功在身,将来他或是成婚或是袭爵或是在朝堂上大有作为,总归与自己这个皇后无关。

    于是萧虞初向魏承连表示,自己愿意试着放下傅少桓,与他重修旧好,这魏承连一听女神要下凡了,立马开开心心的戴着绿帽做舔狗,一连三日都到仁明殿去。(里当然不是这么写的,这是秦欣和对这段垃圾剧情一句带过的总结。)

    眼看着帝后之间的关系渐渐缓和了,再不搞点事情出来就要团圆美满大结局了,萧虞初忽然得到消息,秦伯铮在朝堂上状告她兄长,用莫须有的罪名诬陷她兄长,可碍于秦步高为大晋立下如此丰功伟绩,魏承连明知她兄长是无辜的,却故作对秦伯铮深信不疑,还将此事全权交由秦伯铮调查,秦伯铮便将她兄长抓进刑部大牢,意欲言行逼供。

    萧虞初恳求魏承连将此事交由另一个能秉公办理的老臣,却遭到了魏承连的拒绝,于是两人再起纷争,魏承连和她作对,当晚就去了秦步高之女姣嫔的宫中,可身在曹营心在汉,魏承连坐在姣仪馆里,仍惦记着的萧虞初,没多久就又回了勤政殿。

    也就是说她把魏祈气走了,反而符合剧情。

    在这段剧情中,完全是萧虞初的个人视角,她视角的秦家人各个是反派,就像秦家人之前看荣国公一样,嚣张,跋扈,恶事做尽。至于那个横空出世的柳才人,作者并未有任何着墨。

    秦欣和猜想,既然是萧虞初视角,自然只展示萧虞初所看到的,也许自己打定主意关起门来过日子,这期间里正好也没有她的戏份,宠冠六宫的姣嫔娘娘就这么神隐了。

    如果她做什么事都会符合剧情,那她干脆就一直神隐下去,就算有她的戏份,她也打死不出场!

    至于宫外的父兄……

    秦欣和停下来,忽然觉得不对劲。

    秦铮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虽有登阁拜相的野心,但绝不会做出那等构陷良臣之事,萧虞初的兄长会是无辜的吗?萧虞初为何一再恳求魏祈将此事转交由另一名老臣办理?萧家在朝中根深蒂固,谁敢轻易得罪?

    只有秦铮这把无比锋利的杀人刀。

    那魏祈拒绝萧虞初,会单纯只是碍于秦步高立下丰功伟绩?说到底还是要借秦铮之手肃清朝野,且不能丢掉自己的仁善之名。

    如此看来,中的内容也不可尽信,萧虞初也绝不是什么真善美的女主角。

    “主子,发什么愣呢!快来尝尝奴婢做的花糕!”

    小丁香眼睛一亮,“这么快就好啦!”

    萍儿道,“那是,还热乎着呢,有小厨房可真方便。”

    自秦欣和晋升为嫔,她宫里就有了小厨房,又添了两名厨娘,四名粗使宫女和四名烧火太监,家业可比之前大得多,不过秦欣和也没像刚入宫那会似的,和每个宫人都打好关系,她如今身份地位不同以往,定然有人往她宫里安插眼线,她不情愿挨个试探,也不甘愿遭受背叛,因而只有小丁香羌活几个丫头能近身伺候,就连高明也只是听从差遣办事。

    又过了两日,时至女官考核。

    双儿不负众望,在众多一等宫女里脱颖而出,成功进了尚宫局做女官,虽只是司纪司的一个掌纪,但凭她那股坚韧的精神,产房传喜讯是迟早的事。

    秦欣和有种自家孩子考上大学的欣慰感,特为她办了“升学宴”,桌摆院中,酒菜齐备,兴浓至极时,双儿卸下这段时间来的包袱和重担,嚎啕大哭了一场,说了好些心里话。

    原来双儿从小没了爹娘,与弟弟一同被叔父和婶母收养,叔父家已有两儿三女,并不富足,她姐弟俩多吃一口,婶母的五个孩子就要少吃一口,婶母很不喜她姐弟,叔父思及兄长过世,只有留下弟弟一条血脉,每每婶母打骂抱怨,他也只维护弟弟,婶母便将气都撒在她身上,脏活累活苦活都让她干,又不给吃饱饭。

    她咬牙忍着,渐渐的长大了,直到堂兄对她不怀好意,才忍无可忍的从那个家里跑出来,正赶上魏祈登基,礼部下来选宫女,她因此进了宫。

    “本以为能吃饱穿暖就是最大的幸事,没成想这般好命,遇着了主子,还能在宫里做女官。”双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主子大恩大德,奴婢此生不敢忘。”

    秦欣和看着双儿,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她对双儿并未那么上心,双儿不比玉竹会打探消息,也不比萍儿有手艺,双儿不识几个字,性格有点泼辣,若说优点,那便是勤快肯干,手里总是有忙不完的活计。

    就是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孩,在她身边成长起来,识字算账不在话下,如今还当了女官。

    人那么复杂,岂是一眼就能看透的,她自诩有些小聪明,可用了一年也没有真正认识双儿,更不要提在她身边十一年来形影不离的紫菀。

    如此复杂的人,又岂是区区几段主观意识极强的文字能概括的?那本,证明不了什么。

    秦欣和拉住双儿有些粗糙的手,笑道,“能不能别哭哭啼啼的?不然,我给你们讲个故事怎么样?”

    秦欣和讲故事很有一套,院子里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粗使宫女和烧火太监纷纷凑过来听。

    “说,从前有个书生,对,又是书生。”秦欣和在小丁香瞪大的眼珠子底下尴尬的清清嗓子,继续道,“说这个书生啊,上京赶考,他想快点到京城,好能安安心心的温习功课,便日夜兼程的赶路,有一天晚上,书生忽然发觉有匪徒暗中跟随,他素来文弱,哪里是匪徒的对手,就心生一计,故意偏离了官道,一直往坟茔走。”

    听到坟茔,小丁香害怕了,“哎呀,是吓人的吗,吓人的我可不听!”

    大伙正听的入迷,哪容的她打岔,“别理她,主子快往下说!”

    “不吓人,你不要打断我,节奏都乱了。说那书生灵机一动,走到了坟茔,对着坟墓说,爹!儿子回来了!快开门啊!那匪徒一听,吓的屁滚尿流,连忙就跑了。”

    在秦欣和看来很无趣的笑话,把一众宫人逗的前仰后翻,笑声在宫墙外或许都能听到。

    看众人这么高兴,秦欣和继续往下讲道,“书生松了口气,正要继续赶路,坟墓里却传来了阴森森的声音,你这不孝子,怎么才回来!书生大惊失色,拔腿就跑!这时坟里钻出一个盗墓的,盗墓一边得意一边骂,耽误你老子找宝贝,看老子不吓死你。”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好玩!”

    “还没完呢,盗墓的话音刚落,忽见一个老头拿着凿子刻墓碑,疑惑,问之,只听老头不痛快的说。”秦欣和模仿着老头的语气,“他娘的,哪个不孝子给老子立的碑,字都刻错了,老子出来改改!”

    这下宫人们笑的更来劲了,尤其是刚刚哭岔气的双儿,憋的脸都红了,“主子快,快别讲了!”

    秦欣和原不觉得有趣,被她们笑的也止不住要笑,这笑话就终止在此了,等玩闹过后,散了席面,进到殿中,她才继续讲给几个丫头听。

    皆不知一个烧火太监趁着夜色溜出了姣仪馆,一路跑去勤政殿。

    孙鲁一看他来,将人领了进去,“皇上,勤政殿的宫人到。”

    魏祈盯着奏折,微微一抬手,那烧火太监心领神会,将今日秦欣和所做之事一一禀明,特意仔细的说了今晚的“升学宴”。

    “你说她讲了个故事?”魏祈这才抬头,“学来朕听听。”

    烧火太监跪在地上,愁容满面的,“奴才怕学不来姣嫔娘娘那般绘声绘色。”

    “无碍,一字不漏就是。”

    这烧火太监是专业的眼线,最擅长学话,可让他讲笑话实在是为难,他拼尽全力也只还原了秦欣和的三分。

    就是这样,也让魏祈忍笑忍的肩膀发抖,“后面呢?这老头可也是盗墓的?”

    “回皇上的话,姣嫔娘娘就讲到这。”

    “……”

    作者有话要说:  魏祈:这难道就是付费观看与录制资源的区别?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