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章 第17章

作者:秀木成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流民一旦情绪激动,就很容易演变成乱民暴民。

    小车停在官道一侧,斜对面就是一片土砖建筑的客店饭舍,如今门板破烂,窗椅歪斜,砸得七零八落后被流民占据了,东家伙计不知所踪。

    这地方是决计不能留的。

    只是走,这夜路却不好赶。

    乱民聚集流窜,夜间独独上路若被堵上的话,杀杀不尽,很容易得吃亏的。另外最重要是古代路况极差,所谓官道驰道也就黄土路而已,本身坑坑洼洼又逢冰雪,天黑滑溜,太不安全。

    另只有卫桓一个人赶车,人和马都没得替换,白日都一整天了,夜间怎么也得歇歇,毕竟也不是铁打的。

    姜萱沉吟一阵:“这回天还没全黑,要不咱们走远一点,看能不能寻个安生客店?”

    卫桓正有此意:“咱们绕过渠良城,继续北上。”

    说着他一扬鞭,小车掉头,往西绕去。

    很多眼睛盯着他们,商量说话时姜萱都还未露头,就被卫桓按阻了,她把车帘压得实实的,只隔着车厢壁,都仿佛能感觉一道道意味不明的目光。

    她皱了皱眉,很不适。

    只不过,卫桓就一个人,看身形还远和彪形大汉够不上边,却驾着车一路平安来到这了,明显不是个善茬,于是看归看,却未有人挑头有什么动作。

    小车沿着城郊的土路绕往西,路上渐渐遇上些目的相同同伴,稀稀落落,一同往北而去。

    天色渐渐暗了,北风大了起来,又开始飘落零星雪花,一下子寒了起来。

    矮马“呼嚇呼嚇”,喘息越发重,而一路见的客店要么损毁,要么人满为患,熄了灯笼叫门都不开。

    卫桓皱了皱眉,又扬了扬鞭。

    就在忧心着得露宿荒野的时候,小车转了一个弯,远远前头两点黄亮,虽微弱,但飞絮白雪中甚是显眼。

    矮马都精神一振,不用人赶,“哒哒哒”就奔过去了。

    这果然是一家客店。

    门面不大,十分简陋,被拍开门后,伙计望了一眼,说:“房间铺位都还有,但不多了。”

    有就行,把包袱背上,三人下车,马车交给伙计牵进另一边的车棚,卸车喂食。

    姜萱牵着弟弟,跟在卫桓后头进了客店。

    大厅也很小,里头不少人,最边上腾出来放了铺盖,前面坐了人正在吃饭。光线昏暗,陈旧的桌凳墙壁油腻腻一层,不知多久没认真擦洗过。

    门被推开有人进来,“刷刷刷”视线扫过来,卫桓三人布衣打扮很寻常,面巾围得只露一双眼,看没什么特别又回去大半。

    三人一概不理,直接去了柜台,正喝小酒的中年掌柜抬起一双八字眉,“中房没有了,上房下房通铺各少许,要哪个?”

    “下房,位置清净的。”

    钱银倒是有的,却没要上房,主要是这环境不欲惹人瞩目。

    八字眉掌柜懒洋洋扔出两个牌子,“丙十号、十一号。”

    再不理会,旁边伙计过来带路。

    清净确实很清净,伙计带他们到后头小院里头,白雪压着枯败的草根,很偏僻很蔽旧,门开“咿呀”一声在夜里很刺耳,点灯的房间立即传出抱怨声。

    亮灯房间很多,确实差不多满了,这丙十、十一号房是在最里面,不相邻,隔着窄小的院子相对。伙计随意推开一间,指了指对面一间,不怎么有耐心地问:“晚膳在那用?”

    下房客人不富裕,没什么油水,态度恶劣些不奇怪,姜萱没和对方计较,只道:“端来这房里吧。”

    晚膳和热水很快送进来了。

    姜萱一看,却皱了皱眉。热水倒是蒸汽腾腾,只那个装水的木盆却很旧,一层黑色也不知是污垢还是什么的在盆底,看上去很不干净。

    索性就不用了,大冬天蒙着头脸也不脏,每逢遇上这样的小店,她都是次日早上自己去水井打点凉水凑合的,实在洗不下去。

    再看晚膳,是两盘素包子,昏暗油灯下面皮发黑泛黄,教三人生不出半点食欲。

    “咱们还有馅饼,烤热了吃。”

    中午买的羊肉馅饼,点燃炉子一烤,香气扑鼻。不过姜萱也不想便宜这店家,把两盘素包子往原先的包袱皮一塞,打算明日有合适机会就给流民。

    “再过三四日,就该到井陉。”

    卫桓接过姜萱递来的烤饼,“等过了井陉关,应就好了。”

    过了井陉关,就抵达并州,巍峨太行作阻隔,这边怎么乱,也影响不到并州。

    “是啊!”

    姜萱打起精神:“咱们再坚持几日。”

    晚膳简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完事了,舟车劳顿一整天,也不多废话了,赶紧休息。

    卫桓起身回对面房间,临出门时,姜萱嘱咐他:“你伤口这几天少碰水,尤其冷水。”

    他伤口开始脱痂了,不用再上药,却肯定很痒的,就怕他一时只顾爽快,用凉水去浇洗,姜萱每天都嘱咐一遍。

    卫桓“嗯”一声应了,见她没其他说,就带上了门。

    他没走,就立在门外。

    姜萱姐弟合力,将方才他搬过来的一张长桌推上去,牢牢堵住了门。

    卫桓这才转身,往对面房间去了。

    房门堵住了,窗户也检查过全部拴死,姐弟两个吹了灯,上床睡觉。

    这被褥有点霉味,但出门在外,没什么好挑剔的,马车颠簸实在也累得很,一阖眼,就沉沉睡了过去。

    本来以为再睁眼就一夜过去的。

    但谁知,事情往往出乎人的预料。

    ……

    三更深夜,雪大了些,簌簌洒在屋檐树梢,蔽旧的小野店也沉浸一片寂静的漆黑中。

    挂在丙号院门前的灯笼晃了晃,有两道黑色身影无声闪过,快速绕往后面而去。

    他们腰挎短刀,目标明确,隔着围墙直奔最后边的边缘的丙字十一号。

    “这院都是穷酸,有甚好来了,大哥也真是,上院还不够忙的。”

    蒙蒙雪光映照,这人倒生八字眉,一道深深的刀疤从眉心贯穿鼻梁直达左下颌,大幅皮肉外翻,左边眼睛扭曲着绽出大半眼白,极狰狞,骤见形如恶鬼。

    他的同伴就说:“诶,大哥不是说了吗?进院子时那小男娃摔了一跤,露出一截腕子,白皙细腻得很,小九看得真真的。能养出这么一双手的,必是肥羊。”

    刀疤八字眉没再抱怨,二人十分熟练绕到围墙边,扒开杂物,露出一个门洞,施施然就进了丙号院。

    这二人正站在一排客房的背后,若是有人也站在这位置一看,必然大吃一惊,因为每一间房的后墙边角,都有一道小门。

    丙字十一号,就是最边上一间,二人拉开小门,里头是一块棕色木板,再微微一推,木板无声被推开。

    这竟是一道暗门。

    这棕色木板,正是衣柜底板,再一推,衣柜门开了,两人抬脚就进去了。

    这二人虽无声,动作却大摇大摆,一点都不害怕正好碰上客房主人起夜,被撞破。

    原因无他,晚膳都吃光了,这加了料的素包子一个不剩,这女人和小孩自然会睡得死死的,雷打不动。

    这二人很熟练,直接去提放在床头小几上的包袱,一摸一颠,诶,不对啊,怎么就这么点?

    也正常,出门在外,一般人钱财都不会放在一处的。

    至于另一处,多半是枕边。

    刀疤八字眉拔出短刀,顺手撩起床帐。

    一手探向枕边,另一只手熟练提刀正要一刺,他顺势往床上一瞥,一眼,却一愣。

    雪光映在厚纱糊的窗棂子上,微微透光,做惯这行当的人,眼睛却极尖的。弯弯的柳叶眉,长而翘的睫毛,小巧琼鼻淡粉唇瓣,白皙润腻的半张侧脸,这简陋的床铺上,竟卧着一个一等一的佳人。

    二八年华,柔美娇俏,幽幽暗香浮动。

    “咕咚”一下,咽下一大口唾沫,刀疤八字眉眼都直了,那只眼白外翻的左眼珠子瞪得,仿佛要掉出似的。

    “你爷爷的,咱们要财要命不要人,大哥的话还记得不?!”

    同伴就在后头翻翻找找,见状就知老毛病犯了,立即低骂一句。

    他们这行,有规矩才长久,选择客人下手,一旦出手,钱财性命要,人就算天仙下凡也不要,一照面速速解决,以免另生枝节。

    解决了这女人小孩,还得绕过对面解决了那少年,这三人是一行的。

    刀疤八字眉当然知道规矩,他也是老手了,闻言虽极惋惜,但也不再迟疑。

    俯身正要一扬手,不想被窝那少女却动了动,眼睫一颤就睁开眼帘。

    骤不及防,四目相对。

    “啊——”

    ……

    姜萱很累,一闭眼就沉沉睡去,她本以为自己该一觉到天明的,但今夜,却不大安稳。

    模模糊糊的,她感觉有人看着自己。

    这个念头朦朦胧胧,品了一息,骤意识一醒,心跳漏了一拍,她倏地睁开眼睛。

    床畔真的有人!

    一个黑黝黝的影子伏在自己上头,微微的雪光映在它的侧边,泛红外翻的皮肉,一只扭曲的眼珠,大大的,圆滚滚鼓起,正在自己面前一尺,面照面凑得极近。

    “啊——”

    这一瞬,姜萱白毛汗都出来了,下一瞬,她意识这是个贼人。那刀疤八字眉吓了一大跳,立即反手去捂住对方嘴巴。

    半声尖叫被捂了回去,只姜萱这一惊非同小可,前半声尖叫足够高亢刺耳,一下子划破寂静夜空。

    刀疤八字眉一厉,立即提刀往隆起的被窝一刺!

    姜萱拼命往后一缩。

    “噗”一声,短刀插在床板上,猛抽起一看,没见血,刀疤八字眉已反手又是一刺。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快得惊醒的姜钰都没来得及弹坐起身,一刀接连一刀,这第二刀却是横着斜斜往下刺,姜萱已缩了一次,再缩无可缩。

    然就在这时,蹬蹬两声急促的踩踏木质廊道的闷响,“嘭”一声巨响,“轰隆”堵在门后的长木桌被整个踹飞,两扇门板“砰”一声甩了半个圈。

    卫桓来了!

    他来得太快,从尖叫骤起到现在仅仅眨眼一息,“轰隆”巨响桌翻门飞,刀疤八字眉一惊,姜萱抓紧机会,按住捂住自己嘴巴的蒲扇大手,使劲吃奶之力,猛地一咬,全力一推!

    “啊!!”

    刀疤八字眉一声痛呼,骤不及防之下竟被推翻在地。

    “老七,赶紧走!”

    那同伴清醒得多了,来人显然不是他俩能应对的,木桌飞起还未落地,他已倏地返身往暗门钻去。

    刀疤八字眉连爬带滚,也跟着钻了进去。

    卫桓身形极快,已闪了进来,他入到时,刀疤八字眉才爬起,正要一刀结果了对方,只余光却见姜萱一头直直冲着床前栽下。

    她竭尽全力,猛一推刀疤八字眉固然翻到了,只自己也随着这股大力栽下床,正面朝下直直扑下去。

    这一个不好,手就该崴了,而且她扑的位置,正明晃晃有一柄短刀,是刀疤八字眉方才脱手的。

    卫桓眉心一蹙,身形急闪,毫不犹豫先接了她。

    “唔!”

    姜萱一头撞在他的腹部,鼻子酸胀唇齿吃痛,她泪花都出来了,只也顾不上,忙抬头看他。

    她撞正他左腹伤口位置,虽说伤痂结实了,但到底没好全,姜萱登时唬了一跳。

    “没事。”

    卫桓扶起她,见姜萱惊魂未定坐起床沿,却幸无碍,他瞥一眼刀疤八字眉钻出的暗门,神色一冷。

    略略倾听左右,随即抽出靴筒短匕递到她手里,卫桓说:“我马上回来,若有不妥,你扬声喊我。”

    姜萱知道他是要去解决那两个匪徒,握紧匕首,点了点头。

    再次侧耳倾听被惊醒的左右客房,确定无异常,卫桓立即闪身从暗门追出。

    他很快寻到踪迹,那二人直奔上院一侧的一间大屋,里头灯火通明,惊慌失措的刀疤八字眉二人正对着快步迎出的中年男子嚷嚷些什么。

    “大哥!不好了!”

    经过上院侧边,卫桓嗅到血腥味,七八个提着短刀男子正奔出院门,正正迎面撞上。

    “铮”一声长刀出鞘,寒芒骤闪,鲜血喷溅,叮叮锵锵的兵刃交击不过响了几下,战斗宣告结束,皑皑白雪上,点点殷红,卫桓刀点“滴滴答答”淌着血。

    刀疤八字眉三人吓得魂飞魄散,那“大哥”一抬头,和卫桓视线对了个正着。

    正是那个中年掌柜。

    这是家黑店,长年以谋财害命为生。

    “小郎君你……啊!”

    卫桓一句废话不听,刀光骤起,很快解决三人。

    漏网之鱼,还是有的,就是那些负责刺探客人的伙计,他们和掌柜都从不沾血,所以无往不利,多少老江湖都在这栽了跟头。

    见势不对,早四散翻墙逃出。

    卫桓没有追,姜萱姐弟还在房里,一解决的匪首,他立即折返。

    姜萱已披了衣裳起身,见卫桓回来,急问:“可有伤着了?”

    他身上溅了血,卫桓抹了抹,摇头:“匪首都解决了,余下的今夜应不会再回来。”

    见姜萱脸还白着,连日赶路又被夜半惊醒,一脸疲倦,他反手掩上门:“天亮还早,收拾一下,你们再歇歇。”

    这半夜三更的郊野,凛风大雪,流民成群,连夜离开并不是个什么好主意。好比外头正骚动着,发现不对的人惊色惶惶,却不是每一个人都选择立即离开。

    姜萱经历也不少了,略略忖度赞同,定了定神,三人先去看了马车,见无事就折返。这房间他们仔细检查了一下,那暗门设计很精妙难怪先前发现不了,但他们找到了关窍,按关窍一找,竟又发现一个通往隔壁房间的暗门。

    难怪这黑店能屹立这么久。

    这么一个环境,再让姜萱姐弟独睡一屋谁也不放心,卫桓没有离开,他让姐弟两个睡,他守着。

    吹熄了灯,只落了半幅床帐,垂眸望去,能看见那个环臂端坐在方椅上一动不动的人。

    精瘦矫健,腰背挺直,安静,却让人安心。

    半夜三更被这么一吓,姜萱其实仍有些惊魂未定的,只知卫桓在,安全无虞,闭上眼,渐渐的,她就真睡了过去。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