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现世安好(八)

作者:百里冰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血月开始时,天还没有黑, 有阳气压着, 哪怕阴阳逆乱, 封印也不会有太大反应。石慧和任慈到森林公园外时,林子里非常安静。

    为防止怨气外泄,厉鬼出逃, 又不能惊扰普通人, 森林公园外设下了结界以免有普通人误入。设立结界的人对结界颇有研究, 可惜修为不高, 这样的结界能挡住普通人。若是拦厉鬼, 缩小结界范围或许更好些。然以现下森林公园的面积, 怕不须半盏茶的功夫就能破。

    任慈和石慧寻一处僻静之地, 悄然潜入,林中万籁俱寂,不闻虫鸣。可两人心中清楚这里面已经守了不少能人异士。避开这些人, 任慈与石慧直奔公园中心,那里是学校旧址, 也是阵法所在, 在森林公园封闭之前就不对外开放的。

    任慈虽然双腿不便,但以他们的修为瞒过这些人倒也不难。到了旧址外,又有一层结界, 穿过结界和陈旧的围墙就见杂草藤蔓横生,里面空无一人。

    “他们没有进来?”石慧有些意外。

    任慈点点头:“看来里面的东西真的很让人忌惮!”

    两人在人高的杂草中穿行,忽见一道白影飘过。无需交流, 石慧和任慈一左一右向那白影包抄过去。来这里自然不能坐轮椅,任慈穿上了义肢,带着拐杖,以仗为腿,轻轻一点,就飘到了前面。

    那白影竟然也极快,左突右转,钻进了一栋坍塌大半的危房。进入屋子之前,石慧才看清楚是一只雪貂。两人进了楼内,就见坍塌的楼梯口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那少年穿着一袭月白色长衫,生的一张雌雄莫辩的白嫩小脸,像是民国年间大户人家的小少年。

    任慈和石慧看到少年不由对视了一眼,他们神魂之力强大,脱去凡胎便是神,自然能够看破少年真身。这哪是什么小少爷,分明是他们方才追的那只雪貂。看这只雪貂,怕少说也有两千年道行了。

    少年举手作揖道:“小可白桥见过两位道友!两位若为结界而来,请随我走。”

    “你的身上有血腥味。”任慈忽然道。

    白桥微微一笑:“道友好生敏锐的嗅觉,说的莫不是他们?”

    顺着白桥所指,任慈和石慧向前几步,就看到一丛篙草中叠着三具尸体,不过——

    “东洋人?”同为黄种人,不同国家的人面相区别还是很大的。

    “当年被封印在阵内的阴阳师后人罢了!”白桥斜睨了尸体一眼,轻描淡写道,“可惜,他们的先祖不行,后人也不行。这点道行也想要破夙家八卦阵,简直是痴心妄想。”

    “你是夙家人?”任慈皱眉道。夙家修仙道,怎么会和妖有关系?

    “两位道友不是普通人,怕也已经看破在下身份。小可化形之前便是夙家先祖的灵宠,后来化形便一直追随夙家主人左右。”

    想到那个关于森林公园雪貂的传闻,石慧心下一动道:“自这里被封印后,你一直守在附近?”

    白桥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

    “来这里的不外乎两种人,一种想要破阵放出里面的东西。”白桥指了指东洋人的尸体道,“另一种是外面那些人,想要加固封印。你们若不属于第一种必定属于第三种。”

    任慈和石慧皆有些困惑,白桥说两种人,却偏偏把他们列为第三类。

    “六十年前,主人率人破邪阵,临行前卜卦,为凶兆,又带了一丝生机。因知九死一生之局,当初随主人入阵的人都是自愿报名的敢死队,同行修士、战士皆知此役有死无生。”白桥道,“不想主人入阵后,却非常顺利,不仅压制了那些切腹的厉鬼,还打败了所有邪修和阴阳师。如此只要设法渡化冤魂,再落下诛邪阵诛杀那些厉鬼邪修即可。”

    “既然如此,为何最后却以八卦阵封印这里,而不是诛邪阵?”石慧不解。

    “摆诛邪阵前,主人欲将此地被坑杀的冤魂收入法器,以便渡化。全神贯注之时,为同行修士暗算。那两个叛徒不仅重伤了主人杀了数名同伴,还破坏了对邪修、厉鬼的禁制。”

    “主人身受重伤,为了阻止厉鬼邪修出逃,同行的战士饮弹自尽,任由怨气侵染自己的阴之体,以此获得对抗邪修和厉鬼的力量,修士亦死战不退。那一战极为惨烈,不管是邪修还是修士几乎伤亡殆尽,活下来的人也身受重伤,无力逃走。”

    石慧与任慈不由一愣:普通人新死就被怨气侵染,很快就会与那数万冤魂一样失去神智!如诛邪阵打开,那么这些人也会与厉鬼邪修一样被当做邪物诛杀,万劫不复。

    “主人不忍诛杀自己的同伴,又伤势沉重,便以自己为阵眼设下八卦封印阵,等待一线生机。我本欲留下,然主人令我诛杀逃走的叛徒,以及等待有缘人前来。”

    “那两个叛变的修士——”

    “一人死了,尸体就在这院子里,哼~连骨头都稀碎了。另一个倒是跑得快,已经远渡东洋,若非如此,那些东洋人也不会知道这里的秘密。可恨,我乃妖族不可轻渡东海。”六十年尸体变白骨不稀奇,不过骨头稀碎,大约是这位泄愤之举了。

    “我们能做什么?”石慧试探道。

    “八卦阵其实是一个生阵,若非灵气枯竭,它封印一地时可吸收灵气净化妖邪。”白桥道,“我在等一个能引灵气入阵的人。我守在这里多年,来的人不少,可惜没一个顶用的。你们两个身上灵气和生机异于常人,或许就是主人要我等的有缘人。”

    “原来如此!”任慈将信将疑,“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我追随夙氏一族两千年,对夙家阵法也不甚了解。幸而正逢一甲子又是血月,封印有所松动,我可带你们从生门入阵,然后去阵眼。”

    “如此,有劳带路。”

    白桥投前带路,任慈和石慧随后,果然走的生门,倒是信了几分。入了阵内,空间一变,方才还是断壁残垣,竟转入了地宫。

    却见地宫到处都是凌乱的尸体,干涸的血迹,有切腹的敌军,有饮弹自尽的战士,有死状不尽相同的修士和邪修,皆是面目栩栩如生,宛如穿越到了一甲子前。地宫中心,阵眼之上躺着一名身着白纱法衣的年轻女子。

    “这就是我的主人夙家家主夙夕!”白桥恭恭敬敬跪在那女子身侧道。

    任慈和石慧也发现了,这里的尸体虽然栩栩如生,可毕竟是尸体。唯有躺在阵眼上的女子是进入了龟息状态的活人。虽无意识,却在八卦阵将灵气输入她的身体,以此修复她的旧伤同时,借着自己的神魂之力镇压这里的亡魂。

    难怪她躺在阵眼上六十年都不曾苏醒,阵法虽然为她输送灵力,可镇压亡魂的所需与得到的灵气一进一出根本所剩无几。

    “我试一试,你小心一点!”任慈足下一点飘到了阵眼处,一手按着一侧图案引灵气入阵,然而封印竟然开始蠢蠢欲动。

    “这是阴阳八卦阵,一人不行!”石慧迅速按住另一边,同时引灵气入阵。

    两厢平衡,阵法终于稳定了下来,随着灵气入阵,阵眼变得明亮,灵气争相钻入夙夕的身体。地上的脉络逐渐显现出来,露出了一个八卦的图案。地宫之中仿佛有了风,风一吹,方才栩栩如生的尸体迅速化为白骨。

    这里的时空宛如半静止,如今灵气引入,生死的界限便分明起来。底下忽然有一个个魂体钻了出来,一半身体探出地面哀嚎翻滚。任慈与石慧不为所动,继续引灵气进来。哀嚎声此起彼伏,终于第一个魂魄钻出了地面。他身上的怨气和戾气竟然已经被洗去,露出了生前的模样,穿着一身老式军装,脸上还带着稚气的笑容。

    “那是随主人入阵的阿毛,当年入阵只要十九岁。”白桥忽然道。

    然被怨气侵染,如今再洗去怨气得到净化的同时,他已经忘却前尘,干净的灵魂带着几分懵懂。随着阿毛走出来,越来越多的魂魄从下面挣脱,最先出来的都是修士和战士,然后开始有孩童、百姓……

    “主人守阵六十年,早就与八卦阵融为一体,是主人帮助他们净化灵魂,让他们可以转生。”白桥含泪道。

    任慈和石慧也发现了,八卦阵本身没有意识,若非有人操控了阵法,断然不能先放出这些人,无一个恶鬼和邪修的魂魄出来。当八卦图全部点亮,一直躺着的夙夕忽然坐了起来,双目微闭,掐了个手诀,八卦阵生门大开。

    那些懵懂的魂魄本能地向夙夕所在方向颔首,然后化作一团白光从生门飞了出去。这些魂魄得到了八卦阵净化,有身怀功德,此界既然有六道轮回,他们定能有新生。又过了一会儿,夙夕终于睁开眼睛,掌控了八卦阵。

    今日得以脱身的魂魄不过数千,皆是身负功德。余下这些人想要渡化,怕不是一日之功。不过夙夕既然已经醒来,有她主持八卦阵,总有渡化之日。任慈和石慧知道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很快就告辞走了。

    过了几日,石慧就看到网上公布消息说森林公园要全面改造,周围的土地也要开发。森林公园的林木都不太长,占地多,又在市区偏中心的位置。前些年就有开发商盯上了这里,只都被压了下去。如今下文说要重新开发,倒是欢喜的人多。

    说改造,竟然短短一月筹备就开始开工了,这效率也颇为惊人。这边,任慈也接到了调令,他们过段日子就要回京城了。夏慈安的父母已经退休,近年身体不好,他们需要搬回去就近照看。

    石慧正与任慈在家说话,忽然听到敲门声,推开门就见夙夕和白桥站在门外。

    “若非两位道友相助,夙夕此劫难渡,特来谢过。”夙夕微微一笑,一旁的白桥递送上了一个小盒子,“我想这东西应该就是你们需要的,希望能够帮到你们。”

    石慧打开锦盒,就见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替命傀儡。傀儡中蕴含了无数功德金光,还有修士的修为倾注其中。

    “多谢!”石慧正色道。

    替命傀儡替命,哪怕没有取人性命,也会取你替命之人的福运,夙夕这枚替命傀儡的珍贵不言而言。

    “不必,你们也救了我。”夙夕微笑道,“在下告辞!”

    “夙姑娘,灵渠福利院有个叫夙绫的小女孩父母双亡,她说她在等她的姑婆。”石慧顿了顿道,“他父亲叫夙酹。”

    “多谢!”夙夕一愣,郑重稽首,干脆利落地带着白桥离开了。

    “夙夕就是夙绫的姑婆?”任慈惊讶道。

    “末法时代,十八岁的筑基期巅峰,看来夙氏一族果然有些底蕴。”石慧道,“六十年前,夙夕十八岁,夙绫说她姑婆年近八旬,不正对上了?非普通人,姓夙,这样的特征可不多。”

    “可夙夕沉睡了六十年,夙酹死时不到四旬,即便是姑侄,夙夕也不可能知道夙酹父女存在。”任慈说着自己先愣住了,拍了拍头道,“瞧我这脑子,夙酹的年龄可能是假的。”

    夙家人既然是修仙道,夙酹自然不会显老。许是为了生活方便,不引人注意,修改了年龄。特殊事件管理局就为一些身份特殊的人提供这类帮助,让他们可以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以免引来轰动。

    楼下,夏祈堂对背着妹妹的夏祈祐念道:“大哥,爸爸说过了,音音一天只能吃一根棒棒糖,你给她三根实在太过分了。你看她又含着糖睡着了,肯定要蛀牙。”

    “我知道了,可你又不是不晓得,我最怕她哭了,有什么办法呢!”

    “那你也不能——”

    “别唠叨了,你比妈还唠叨!”夏祈祐抬眸就见两道白影从身侧经过,对夏祈堂道,“看,美女!”

    夏祈堂:……大哥,你今年才十二岁好么!那个小姐姐少说也有十七八岁了吧!

    石慧寻了一个绳子将替命傀儡穿好,等孩子们回来,就让女儿挂在脖子上。做好这一切,正好听到楼下叽叽喳喳说话声,走到窗前就看到楼下吵吵嚷嚷准备回家的三个孩子。

    有了替命傀儡,又有他们夫妻相伴左右,想必小音音可以平安地长大的。至于最后一劫,人生在世,谁有没有个死劫。这般想,心中顿时轻松下来。

    “我们还是被扶映雪算计了!”石慧忽然笑道。

    扶映雪指点他们找到夙夕以及告诉他们至亲之命替夏祈音的死劫根本是环环相扣。任慈在这里的身份本是借用他人,于是音音可替命的血亲就只剩下了石慧和堂堂。

    手心手背都是肉,石慧不可能用堂堂去救音音。她当年会破釜沉舟一般的与系统交易救儿子,如今自然也会愿意舍弃此生救女儿。夏祈音本是无寿之人,只有得到旁人的寿数,生命才能延续。所谓三次死劫,其实是一次,夙夕的替命傀儡为媒介,石慧在此界的阳寿是代价,为夏祈音争得一线生机。

    “可心甘情愿不是吗?”任慈握着她的手笑道。

    是啊,不管是神王楚殷指使器灵假扮系统与她交易,还是后来扶映雪公布真相又指点他们破音音的死劫,都是阳谋。他们确实救了堂堂,让堂堂得到了新生,让音音得到了一线生机,更是让她与任慈相聚。

    扶映雪也早就道出了原委,神王选择任务者是补充神王宫的新鲜血液,他们的历练已经足够,那神王宫怎么可能让他们在下界白首。于是扶映雪不畏泄露天机反噬,也指点了她如何救女儿。

    石慧想要音音活,她与任慈就只能放弃这里的一切,为神王宫所用。好在神王宫的目的也是庇佑万千小世界,即便不在这世上,他们也会用自己的方法守护孩子们。

    想明白了这一点石慧倒是彻底放松了下来:“你早就想明白了,竟不告诉我。”

    “早知道晚知道有什么区别。”

    是啊,结局注定,知道多少已经不重要。幸而任慈与夏慈安交换内容是为他父母养老送终,抚养夏祈祐。依着神王宫的信誉,他们可以陪伴孩子们长大成人。

    至于日后要为神王宫效力,若神王宫的作风依旧,也不难接受,许将来还会见到许多故人吧!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撒花,求十分好评呦~

    从2017年5月1日开文至今已有两年半,基本坚持了日更,全文1000章共计337万,终于圆满完结。特别鸣谢一直追文的亲亲,尤其是全文订阅,投雷输送营养液的小可爱。你们是支持我日更的最大动力,感谢!

    收藏作者专栏有更多故事等待临幸,期待把更多精彩故事带给大家。正文完结后,番外《慈母系统》不定时更新中。白明敏(陆浮白)的故事《剑行天下》已经在连载中,《小龙女游记(综神话)》将于12月8日开文,另有以堂堂为主角的悬疑玄幻《百鬼夜行》预收中,希望可以继续得到大家的喜爱和支持。

    最后为庆祝故事完结,特发一元红包100个,前一百个撒花可得。长评和部分精彩评论另有惊喜,数目不多,先到先得,博君一乐!么么哒~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